10.0

2022-08-30发布:

FATE同人之性辱战争序章-11作者wujianggg11d

精彩内容:

字數:97055
***********************************
本文是fate更改過一些事件和設定以後的同人本,內有一些略重口的元素,可能出現的元素有調教(必然有),虐打(輕度),失禁(僅限于小便),身體改造(不會太過),觸手(必然有)以及一些羞恥play(必然有),如果有不喜歡這類的讀者的話,請慎入。
作爲h爲主要內容的本書之中,除了主角以外,任何男性角色都是醬油的命,要不然就是出場沒多久就悲劇,要不然就是作爲場景道具的命(比如羞恥play時的觀衆),反正也沒人在意的對吧?本來這篇文是只想寫saber來著(saber本命啊,雖然我寫出來的文一般都是對saber調教得比較狠的),但是爲了配合大家的口味,加入了遠坂凜、間桐櫻、美杜莎和伊莉亞絲菲爾,當然爲了配合規矩,伊利亞的身體年齡會調整的)……另外,本文不會太過詳細去介紹原作設定,最多只會帶到一兩筆,所以請自行補完(因爲本來好不容易寫了n多字了結果居然死機全丟了……所以沒耐心了……)
***********************************
序章吉爾德雷是穿越者
第四次聖杯戰爭,以不知從哪裏找回了劍鞘的騎士王一劍斬殺英雄王,然後被衛宮切嗣以令咒命令破壞聖杯結束,衛宮切嗣也在那時被聖杯爆炸産生的黑泥沖擊殺死,只有言峰绮禮一人憑著聖杯中流出的一些黑泥維持生命活了下來,並且依靠圈養在那場大火之中的犧牲者提取魔力使自己繼續存活下去。
戰爭結束後,過去了十年……
在言峰教會的地下室之中,教會的神父——言峰绮禮正俯身畫著什幺。
在他的周圍,是那些除了還有生命迹象以外,完全看不出像是活人,身體的毛發和皮膚都徹底融掉燒焦了,連移動都做不到的,上次聖杯戰爭無辜的受難者。
用手蘸著這些遇難者的血液,言峰在地上畫著魔法陣。
在他的手臂上,閃爍著二十多個令咒——那是上一次聖杯戰爭,言峰绮禮殺死了作爲裁判的自己的父親言峰璃正而奪得的額外的令咒。
「——宣告。」
隨著第一聲,言峰绮禮就從「人類」的範疇脫離,成爲了這個降靈魔術的一個螺絲,失去了對自己身體的控制,只能聽憑身體繼續著接下去的咒文。
「汝身在我之下,托付吾之命運于汝之劍。」
「遵從聖杯的召喚,倘若遵照這個旨意和天理,回應吧!」
「在此宣誓,吾乃成就世間一切善行之人,吾乃背負世間一切罪惡之人——」
魔力的洪流扭曲了空氣,在房間的中央制造出了大量的光芒,將原本充斥著紅色和黑色的悶熱的地下室變得讓人感覺陰冷。
空氣變得狂暴,言峰绮禮甚至能感覺到他的身體快要被如同鋼鐵一般的風壓撕裂了。
在魔法陣的正中央,可以感覺到氣息。
「——纏繞汝叁大之言靈,自抑制之輪中降臨吧,天秤的守護者——!」
最後一句咒語完美地唱誦了出來,就像是事先演練過無數次一樣熟練。
這句咒語的落下,意味著魔術的結束,也意味著英靈(servant)真正降臨。
擡起恢複控制的手擋住可以刺傷雙眼的光芒,言峰绮禮靜靜地等候著。
「咕嚓!」
然而就在光線消失以前,一道黑色的尖銳硬物擊穿了空氣,狠狠貫通了言峰绮禮的心口。
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更沒有動用令咒的時間,原本應當會在這場聖杯戰爭中扮演極爲重要角色的言峰绮禮的一切就被剝奪了,不論是令咒,魔力回路還是生命。
從聖杯處獲得的生命力,在被貫穿的瞬間就消失了。
體內充當生命的黑泥噴湧而出,同時言峰绮禮感覺到自己對黑泥的控制也在飛快地消失,快得讓他甚至連挽回的機會都沒有。
「遵從召喚而來,我以法師(caster)之身份降臨于此,然後,你的任務就完成了,請你去死吧,我的master喲……」
很熟悉的聲音,難道說是自己認識的英靈嗎?
在雙眼失去視線以前,言峰绮禮看到了熟悉的衣服和陌生的臉。
那是一件寬松像是小醜一樣的法袍,罩著一個和這肥大的法袍完全不相稱的,灰青色短發,皮膚發青的幹瘦英俊中年男子。
那張臉無法很好地辨認,但是那身衣服,言峰绮禮卻是記憶猶新。
第四次聖杯戰爭之中,因爲毫不掩飾地獵殺普通人,引起了巨大恐慌而被衆英靈圍殺,駕馭著巨大海魔的惡靈,法國十年戰爭的英雄,墮落成魔的「藍胡子」,吉爾德雷。
如果給言峰绮禮多一點時間,他或許就認得出來,那張臉其實就是吉爾德雷的臉,只不過原本像是蟾蜍一樣令人不舒服地突出著的雙眼縮回了眼眶之中,從扭曲的面貌中恢複了英俊而已。(這是真的,元帥正常狀態是老帥哥)
但是他沒有時間了,死亡的甯靜很快抹平了他的一切思緒。
平靜地看著地上的屍體,又環視了一圈,吉爾德雷嘴角突然輕輕一勾。
「真是難搞……」
看了看自己像是僵屍一般長著長而尖的指甲,骨瘦如柴的雙手,以及那雙手上捧著的人皮書,吉爾德雷不知是滿意還是無奈地笑著。
他是吉爾德雷,也不是吉爾德雷。
好的,他是穿越者,而且是個性格比較鬼畜的穿越者,其他的信息因爲太麻煩所以就不贅述了,反正也沒人會在意。(餵不要誤會,他並不是吉爾德雷那種鬼畜的殺人狂,對于殺人什幺的,我們的主角表示才不要呢,世界就是要大家一起被一坨和平包圍著才會美好嘛……(言峰绮禮一臉血地瞪著你啊餵)
他的鬼畜,體現在他對于「性」的執著和對「愛」的扭曲表現上。
用比較簡單而籠統的話來說,就是抖s紳士一只……
在穿越成爲吉爾德雷的時候,他還才剛剛被召喚出來,本來還在擔心怎幺面對雨生龍之介那一屋子的「藝術品」,但是結果在發現原來是麻婆神父召喚他以後,繼承了吉爾德雷一切記憶,擁有了各種堪比魔法的黑魔術的他很果斷地選擇了殺人越貨,搶奪了言峰绮禮的一切,當然,收獲遠比他所想的要多得多,比如黑泥的操縱,有了這個能力,在聖杯戰爭中就已經算是無敵了。
作爲穿越者,我們的主角自然也知道這個世界的一些設定,當然,他不會蠢到單純地去相信劇情,這是無比愚蠢的,尤其是在他打算自己更改劇情的現在——他還不知道,其實劇情早從第四次聖杯戰爭結束的時候就已經改變了,比如英雄王和衛宮切嗣的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