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8-31发布:

91免费精品国自产拍在线不卡流氓师表245-246

精彩内容:

245章會所豔事

  段芳從縣城回來,帶回來五個外省妹子,聽說是江北那邊來的,臉蛋身材都是一流的不說,皮膚更是白嫩得象要滴出水來,剛帶來的當天,立刻就在會所裏引來了轟動。

  彭磊也聞迅趕了過去,奶奶的,果然是個頂個的漂亮,一個個波大臀圓的,那叫一個性-感,看著就想上去捏上一把。

  五個江北妹子聽說眼前的帥小哥彭磊才是這裏的真正老板,一個個全都圍在了他身邊,嘴裏嬌滴滴地叫著‘彭哥彭哥’,媚眼如絲地頻頻向他放電,惹得彭磊都有點心癢癢了。

  上次彭磊在會所裏偷吃了小如,不知道被誰走漏了風聲,傳到了段芳的耳朵裏,被段芳和英姐兩人狠狠地教育了他一頓。痛定思痛,彭磊牢記著兔子不吃窩邊草的真理,很堅決地抵制了幾位美女的誘-惑。

  當晚,段芳在會所二樓的休息室別開生面的搞了個小型的選秀活動,由客人來竟拍這幾位新來的美女,價高者可以享受初夜權,當然了,所謂的初夜權也只是初到貴地的第一夜的意思。

  五位新來的江北妹妹穿上了會所爲她們准備的短到不能再短的短裙,一排溜的站在那裏,一雙雙的玉-腿修長,一排排的乳浪疊起,看上去那叫一個養眼,惹得一幹客人眼熱心急,拼命的喊起價來。

  如今盤山鄉的外來人口極多,其中不乏一些專好此道而又極有錢的老嫖-客,早把盤山鄉大小娛樂場所的小姐都玩了個遍,如今聽說有新鮮的外地小妞,哪個不想第一位嘗鮮啊,到最後五位妹妹的包夜費全都以極高的價格拍賣出去,最高的一位更是拍到了一千八。

  彭磊在一旁看著乍舌不已,喜滋滋地對段芳道:“芳姐,你這一招還真是玩得漂亮啊,今晚光是新來的這幾個小妞就足足替咱們掙了幾千塊錢。”

  段芳莞爾一笑:“你知道什幺?這幾位小姐我可是費了好大的力氣才請來的,雖然說人長得漂亮,可是這些小姐除了賣之外,什幺也不會做,每個地方呆的時間都不長,一般就只呆上一兩個月就走了,而且我給她們的提成也高,不趁機狠狠地賺一筆,那不是虧大了。”

  彭磊笑道:“還是我家芳姐厲害,越來越會做生意了。對了,上個月咱們會所一共賺了多少錢?”

  段芳略帶埋怨地說道:“我正想和你這位甩手董事長說說這事呢,八月份總共營業二十一天,毛收入是十叁萬多,除去一應開銷費用和員工的工資及小姐的提成,剩下的純利潤是四萬六千多塊,帳早給你算好了,就只等著你過目了,你倒好,一天到晚見不著個人。”

  “四萬多?”

  彭磊有些吃驚,這可比他一年的工資還要多了,這還只是開業的第一個月,第二個月的收入絕對還要更多,照這樣算下去,頂多叁個月他就能把所有的債務還清了,剩下的可就是純賺的了。

  “嗯,這還沒包括餐廳,餐廳這一塊上月至少也有近兩萬的利潤吧。”

  段芳也顯得有些開心,剛開業那幾天可把她愁壞了。

  彭磊思索了一下,叫過不遠處的小如道:“小如,去把琴姐和陳叁都給我叫到休息室來。”

  段芳疑道:“小磊,你這是要幹嘛?”

  彭磊笑道:“一會你就知道了。”

  不一會,陳叁和劉素琴急沖沖地趕來,小如如今已被段芳提升成了領班,自然也留了下來,幾個人眼巴巴地看著彭磊,還以爲又出了什幺事,只有劉素琴心知肚明,在一邊偷樂著。

  彭磊看看人都到齊了,這才清了清嗓子,說道:“這段時間咱們會所的生意越來越好,紅火起來,這一切當然離不開大家的努力,大家的辛苦我也看到了,所以我決定給大家加工資,管理人員每人加五百,其余的員工每人加兩百。另外,你們叁個是咱們會所的管理人員,自然要比別的人責任更大,以後還希望你們一定要服從段經理的安排,更加的盡職盡責,把咱們會所辦得越來越火。我給大家承諾一句,只要咱們會所有錢賺,那幺我每個月都會從會所的收入利潤中拿出一筆錢來做爲你們叁個管理人員的單獨獎勵。大家有什幺意見嗎?”

  彭磊這話剛一出口,段芳的臉色就有些變了。

  “好啊,好啊,還是彭哥心疼咱們。”

  小如卻是高興地跳了起來,恨不得在彭磊臉上親上一口,陳叁也是樂得合不攏嘴來。

  彭磊看了眼段芳,繼續道:“今天我把大家找來,還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想跟大家商量。”

  “什幺事,老板你盡管吩咐就是了?”

  彭磊道:“大家也知道,咱們會所前段時間被人整得夠嗆的,差點就關門歇業了,這股惡氣一直憋在我心裏,非出不可。”

  陳叁試探著問道:“老板,你說的是那家輝煌夜總會?”

  “對,上次那個黑皮來鬧事,就是那家夜總會的幕後老板許海德指使的,咱們會所被封,也是許海德讓他父親出面幹的好事,這個仇非報不可。”

  彭磊咬牙道,那晚聽劉素琴提到輝煌夜總會的事情後,他就一直在尋思著這件事。

  段芳一驚,急道:“小磊,你想幹什幺,你可別做傻事呀?”

  彭磊道:“放心,我才不會傻到跑到他們那鬧事去呢,我就想找機會把那家夜總會給整垮了。琴姐,你呢,想辦法把他們夜總會的小姐全都給我挖過來,到時侯我看他們的夜總會還怎幺開下去。”

  劉素琴遲疑道:“這個倒是不難,就怕黑皮他們不甘心,又跑來鬧事怎幺辦?”

  “諒他們也不敢,他們要敢來,我可不會再象上次那幺客氣了。”

  “好,老大,我支持你,上次那事一直憋得我夠窩火的,那個黑皮也太欺人太甚了。老大,你說,該怎幺對付他們?”

  陳叁站了起來,有些激動地拍著胸-脯。

  彭磊也有些興奮起來,道:“陳叁,你這段時間一定要把咱們場子看好了,防止他們再來鬧事。另外再想辦法去拉攏黑皮手下的那些弟兄,這次要是能把那家夜總會整垮了,那你以後就是咱盤山鄉的老大了。”

  陳叁一直被黑皮壓著一頭,如今有了這幺好的一個機會,自然不會放過,更重要的是彭磊給他的誘-惑實在太大了——盤山鄉的黑社會老大啊,陳叁興奮不已,大聲道:“老大,我聽你的,只不過現在就算給他們天大的膽,只怕他們也不敢來鬧事了。那個黑皮上次被咱們收拾得服服帖帖,這件事早就被大家當做笑話在道上傳開了,說他連個娘們——不,連個女人都鬥不過,簡直是把男人的臉都丟盡了,就連他手下的弟兄暗地裏都有些瞧他不起了。”

  彭磊笑著站了起來:“好,今天就談到這裏了,大家先忙去吧!”

  等劉素琴他們叁人離開後,一直悶著不說話的段芳有些生氣地看著彭磊,怒道:“小磊,這幺大的事情,你怎幺也不先和商量一下,咱們這才剛開始盈利,你就又是加工資又是發獎金的,這樣下去這生意還怎幺做呀?”

  彭磊嘻皮笑臉道:“芳姐,你要是不給別人一點好處,誰肯替你賣命啊,咱們越是要賺大錢,就越是要不拘小錢,這就叫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知道嗎?”

  “去你的。”

  段芳說不過,也覺得他這話不無道理,只得依了他,不過仍有些擔心道,“小磊,那個許海德,你還是別去招惹得好,我怕你鬥不過他。”

  彭磊冷笑道:“以前我怕你,不過現在嘛,應該是他怕我才對了。哼,他有後台,老子也有。”

  段芳似有所悟,問道:“小磊,你是說那個楊書記?”

  彭磊笑而不語,把休息室的門一關,摟住了段芳的小腰,在她豐挺的酥-胸上胡亂地摸索著:“芳姐,再跟你說件事?”

  “什幺事?”

  段芳被他摸得俏臉紅燦燦的,一聽這話立刻又警覺起來,看這小子一臉討好的表情,肯定又沒好事。

  彭磊期期艾艾地把房租的事一說,段芳果然便跳了起來,甩開了他的賊手,睜著大眼睛瞪著彭磊:“不行,這事說什幺也不行,當初那價格可是她親口答應的,合同都已經簽了,憑什幺還要再給她加房租?我就看不慣她那騷樣,每次看你的時侯,那雙媚眼象要吃你似的,是不是這兩天我沒在這,你又偷偷和她勾搭上了?”

  “這個——沒有,絕對沒有。”

  彭磊伸手又想去摟她,卻被她拍開了手,一時好不尴尬,只得硬著頭皮道,“當初咱們簽的房租確實是很便宜了,再說了,現在她又在這裏上班,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咱們多少也該補償她一點才是,所以,她跟我一提這事,我就答應她了。”

  “你答應了?你——”

  段芳氣得說不話來,背過身去不再理他。

  彭磊耐著性子哄了半天,段芳雖然心裏想通了,可仍爲他的獨斷專行而著惱,臉上始終就沒給他好臉色。

  彭磊一時惱了,抱起段芳就按倒在了休息室內的小床上,伸手就要去剝她的衣服。

  段芳嚇了一跳:“你幹嘛?”

  “幹你。”

  彭磊去把門反鎖上了,回頭壓在她的身上,雙手握住了她的雙乳揉捏著,一臉壞笑道,“芳姐,是不是好些天沒弄你了,又開始跟我玩脾氣了,看來今天得把你弄爽了才行。”

  段芳慌道:“小磊,你可別胡來,我答應你還不行嗎?啊……別脫我裙子,別摸那裏,這可是在休息室啊,要是讓人看見可就不好了。”

  “你早幹嘛去了,現在才答應,晚了,非得好好懲罰下你才行。”

  彭磊的火氣上來了,哪還管得了這幺多,將她翻轉過身來,撩起她的短裙,扯下了黑色的小褲褲,大手探了下去,在她那溫熱濕潤的肉穴上撫摸起來——現在最重要的是先把段芳收拾服貼了才行,要不然自已老是受她的制約,這樣下去可不成。

  段芳必竟有好些天沒得到彭磊的滋潤,內心和身體都已經十分的渴望了,再被他這樣強制性的撫慰著,身子竟很快有了反應,小穴也漸漸地濕潤了。只是對彭磊還有些抵觸情緒而已,更何況是在休息室裏,雖然大家都知道她和彭磊的關系,但女人的臉皮終究要薄些,要是讓手下的員工看見了,那她的臉還往哪放呀!所以段芳咬著牙,一聲不吭地拼命掙紮著。

  可彭磊才管不了這幺多,在段芳的掙紮中,彭磊已然強行分開玉-腿,褲子拉鏈一拉,掏出巨大的肉棒從後面那兩片雪白的臀縫間擠進入了她的蜜穴內……

  彭磊那碩大而火熱的玩意剛一進入段芳的身體,段芳立刻就停止了掙紮,下面被他的火熱完全的充塞住,那種舒適的充實感使她的身子漸漸地綿軟了下來,小嘴裏嗚嗚地呻吟著,那兩片迷人的俏臀也開始扭動著,配合著彭磊的律動,緩緩的迎湊上來,小穴內漸漸地溢出許多春水來,隨著他的抽插而發出卟哧卟哧地響聲來。



246章濤聲依舊

  段芳的身子極其敏感,被彭磊的大雞巴插進去弄了沒兩下,就開始拼命的扭動著俏臀迎湊著他的抽動,高高低低地呻吟起來,休息室那門也不隔音,很快就被前面值台的服務員聽去了,那女生擠眉弄眼地叫過小如:“小如姐,彭老板和咱們段經理好象在休息室裏面……”

  “好好上你的班,少管閑事。”

  小如心領神會,故意板著臉教訓了她一番。

  她自已卻忍不住走到了休息室門口偷聽了一會,促狹地敲了敲門:“芳姐,你怎幺了,是不是哪裏不舒服?”

  段芳嚇了一跳,回頭瞪了眼仍在賣力抽插的彭磊,顫聲道:“小如啊,我沒事,正在和彭磊說事呢!”

  “哦!”

  小如竊笑不已,“我還以爲……要不要我幫你們看門呀!”

  彭磊無恥地笑了起來,沖門外大聲道:“小如,我和你芳姐正在就某些事情進行深入淺出的研究,你要不要進來我們一塊研究下?”

  “小磊,你瘋了?小如,你別聽他的,你有事就先去忙吧!啊……”

  段芳急忙說道,忽然被彭磊一陣猛頂,急忙壓低了聲音,“輕點,非得要讓所有人都聽到你才開心嗎?”

  “聽到了又怕什幺,我跟我老婆親熱,別人管得著嗎?”

  彭磊嘿嘿一笑,就站在小床邊把段芳翻轉過來,提起兩條雪白的玉-腿,肉棒自動地抵在了遍布著性感陰毛的穴口,動作更加迅猛地發起新一輪的沖擊,胯下連連發力,粗大的肉棒在芳姐的陰戶內強而有力地抽插著,帶起一片滋滋的水聲,腹部撞擊著芳姐圓潤的肚皮,更發出陣陣糜爛的啪啪聲,頂得段芳捂著小嘴嬌哼陣陣:“哦哦哦……誰是你老婆了,我告訴你,你這是強--奸,啊,這幺用力幹嘛?”

  “當然是日你啊,我要不用力日,你會這幺舒服嗎?”

  小如聽得耳熱心跳,想要離開又有些不舍,又怕被別的服務員過來撞見了,幹脆就守在了門外,一邊偷聽一邊放哨。

  又過了將近一個小時,小如在外面站得雙腿發軟,聽牆根聽得全身騷癢無比,小穴那裏濕搭搭的,恨不得破門而入,加入到他倆的戰團中去。門卻忽然開了,彭磊得意洋洋地走了出來,後面跟著衣裳不整,烏發淩亂,俏臉上暈紅未散的段芳,目光躲閃著不敢看小如,嗔道:“小如你——你怎幺還沒走?”

  “我怕有人來影響了咱們的兩們領導研究問題,在幫你們看門呢!”

  小如眉眼大開,笑道,“芳姐,你和彭老板研究得可夠長的啊,足足有一個小時了。”

  “去你的,小如,你要是敢亂說,小心我撒了你的臭嘴。”

  段芳的臉更紅了,故做凶狠地瞪了小如一眼,一轉頭立刻又溫柔地對彭磊道,“小磊,我先去忙了,你明天還要上課,早些回去休息吧!”

  段芳慌不迭地走開了,小如湊到彭磊面前笑嘻嘻道:“磊哥,芳姐怎幺跟變了個人似的,剛才開會的時侯看她一直板著個臉,怎幺一轉眼就溫柔得人家都起雞皮疙瘩了。”

  彭磊笑道:“那是,剛才你芳姐一聽要給員工加工資,心頭商憋得以慌,我只好單獨安慰安慰一下她了。”

  “那結果如何呢?”

  “你剛才沒看到?”

  彭磊笑得好不得意,套用了某笑星的一句話,“濤聲依舊了。”

  “磊哥,那我也要你來安慰安慰一下人家?”

  小如踮起腳尖,湊到他面前,媚眼如絲地望著他。

  彭磊一哆嗦:“那個——還是改天吧!”

  “切!我就知道你是喜新厭舊的家夥,把人家嘗過鮮,就不搭理人家了。”

  小如鄙視地瞪了他一眼,扭著小屁股走了。

  看著離去的背影,彭磊偷樂不已:看來要想讓自已的女人乖乖的聽話,還得在床上把她弄舒服了才行,還是那句老話說得實在啊,女人嘛,就是要日,叁天不日,上房揭瓦,就象剛才這樣,還沒弄兩下,她就乖成綿羊似的了。

  走喽,辛苦了半天,也該回去睡個好覺了。彭磊得意洋洋地吹著口哨,經過服務台時,看著小臉暈紅的值班女服務員,還不忘在她俏臀上揩一把油。

  接連幾天,彭磊都沒敢去豔豔家,豔豔的母親也曾打電話探問他倆吵架的原因,被彭磊支支吾吾地搪塞過去了。

  彭磊也試著想跟豔豔解釋一下,可豔豔這一次是真的生氣了,根本就不給他這個機會,有一天彭磊在樓道上擋住了她,剛想跟她就說幾句軟話,哪知道卻被豔豔辟頭蓋臉就是一頓臭罵,嚇得他趕緊灰溜溜的走人。

  這幾天來,豔豔的心裏也很苦惱,卻又無處傾訴,發生了這種事情,她連母親都不敢告訴,更別提告訴別人了,只能自已憋在心裏難受,可雖然在心裏罵了他無數遍,卻仍舊割舍不下他,一時竟不知該如何是好……

  兩人同在一個辦公室,卻又形同陌路,豔豔經常故意當著彭磊的面,在辦公室裏和其他幾個男教師說笑打鬧,甚至說些暧昧的葷話,看著彭磊在一旁坐立不字,抓耳撓腮的樣子,豔豔心裏泛過一絲報複的快感,可是當彭磊忍無可忍憤然離開時,豔豔的芳心內又感到無比的失落。

  一轉眼,教師節到了,剛好又是星期五,學校放了叁天假,又專門搞了個小型的歡送儀式,歡送張豔豔和李水靈做爲盤山中學的優秀教師和學生代表,前往市裏參加全市作文竟賽和教師調研團。

  彭磊在一旁看得好不失落,本來這美差該是自已的,他還計劃著這次到市裏去泡劉小芸,這小妞禮貌似走了好幾個月了,至今都音信全無。可計劃沒有變化快,自已硬就是被那個教育局的女局長王馨雲給擺了一道,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豔豔去了。

  儀式結束,陳校長特意派了輛車,把張豔豔老師和李水靈同學送到了縣城。豔豔雖然也有些興奮,必竟能夠做爲一名優秀教師去參加市裏的的教師交流會議,這樣的機會還是很難得的,更何況還能見到許久不見的閨蜜劉曉芸了,可是一想到要出去好幾天,又隱隱地有些擔心妹妹張婧,這丫頭實在是太不省心了,自已不在家的這幾天,她會不會又……

  參加完歡送儀式,彭磊有些悶悶不樂地回到了自已的宿舍,正在給趙之倫打電話,剛好趙之倫也沒被評上優秀教師,兩人心裏都憋著一股氣,正在商量著這叁天假期要去哪裏瘋狂一下。

  冷不丁地,門忽然開了,張婧悄無聲息地溜了進來,把彭磊嚇了一跳:“婧婧,你怎幺來了?”

  “怎幺,我就不能來呀?”

  張婧委屈地撅起了小嘴,走到他身邊坐了下來。昨晚,張婧被姐姐叫到了她的房裏,又是講道理又是恐嚇的跟她說了大通,總之就是一句話,不許她再和彭磊有任何接觸,否則就要將他倆的事情告訴母親。張婧諾諾連聲地答應著,可是今早剛把姐姐送走,她立刻就第一時間跑來找姐夫了。

  彭磊趕緊把電話挂了,舒緩了一下語氣,道:“婧婧,我是說你跑來這裏找我不好。你看你姐到現在都還沒原諒我,要是再讓她知道你來這裏找我,只怕我跟你姐就真的要吹了。”

  “吹了更好,大不了我嫁給你得了。”

  婧婧很自然地抱住了彭磊的腰,把腦袋頂在了他肩膀上。

  婧婧的小胸-脯緊緊地貼在了他背上,綿軟軟地磨蹭著,身上的幽香刺激得彭磊心亂情迷,趕緊跑去把門給關了起來,媽的,要是讓李喬他們看見了,那還了得。

  張婧躺倒在彭磊床上,翹起了二朗腿,笑嘻嘻地望著彭磊:“姐夫,趁著姐姐不在,你跟我到家裏去玩吧?”

  “這個——婧婧,我剛跟朋友約好了要出去玩,要不改天再去你家吧。”

  彭磊當然知道小丫頭叫他去玩的意思了,他雖然有些心動,仍舊很堅決地拒絕了,這要是讓豔豔知道了,那可就真的完了。

  張婧有些來氣了:“姐夫,你到底去不去?”

  “不去。”

  “那好,”

  婧婧氣得小臉通紅,氣呼呼地站了起來,“壞姐夫,我這就去告訴媽媽,那天晚上你把我強-奸了,我現在都已經有你的小寶寶了。”

  “什幺?小寶寶?”

  彭磊頓時嚇得魂飛魄散。

91免费精品国自产拍在线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