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2发布:

一线高本道高清免费视频聚光灯 他演的李大钊,为什么这么出彩?张颂文讲表演心得

精彩内容:

“試看叁十年後,必是赤旗的天下。”

這是電影《革命者》中李大钊揮舞著國旗呐喊的一句台詞。

有觀衆觀影後貼出這一句話,並深情寄語:“守常先生,一切如您所想。”

7月1日,電影《革命者》上映,並登陸全國超710家IMAX影院。片中,李大钊及受其感召的各界仁人志士積極探索、熱忱追尋正確革命道路的故事,跨越時空觸動今日的萬千觀衆。

《革命者》由管虎監制,徐展雄執導,張頌文、李易峰、佟麗娅、彭昱暢領銜主演,以1927年4月26日爲時間起點,呈現了李大钊上絞刑架前的最後38小時,通過閃回式的敘述和多重身份視角,深度還原出一個“有血有肉”的革命先驅形象。

出生于廣東韶關的張頌文是片中李大钊的扮演者。

在25歲那年,從小就喜歡電影的他從廣東走向了北京電影學院,開啓了他的表演之路,貢獻了此後一次次被觀衆稱贊的“教科書般的演技”。小南特別邀請到了張頌文,和我們聊聊這部電影台前幕後的故事。

要把李大钊演成一個“人”

得知要飾演李大钊的時候,張頌文的第一反應是

“怎麽能讓大家相信李大钊是一個活生生的人”

。一個普普通通的中國人,爲何能做出這樣一件轟轟烈烈的大事?是什麽讓他有這種改天換日的精神和氣概?這是張頌文需要去理解的。

爲了把李大钊演成一個“人”,張頌文去翻看了他在每個階段做過的事、說過的話、寫過的詩。由于影像的缺乏,一個十幾秒鍾的視頻成爲了張頌文鑽研動作神態的珍貴資料。後來張頌文發現,通過一些文字可以洞悉到一個人的生平,李大钊寫過的內容以及學生對他的評價,都成爲了幫助張頌文走進角色的重要工具。

“我只是一個塑造和扮演他的人,我臨時把我的軀體借給了這個角色。”張頌文說,“裏面可能有一半以上是我在假設他會怎麽想,另外一半可能是我張頌文本人,我覺得作爲一個人,他的出發點應該會是這樣的。”

李大钊是個怎樣的人?

這些珍貴的文獻資料真實地觸動了張頌文,“讓我覺得他就是一個人。”

具體是個什麽樣的人? 張頌文分享了

關于李大钊的叁件事

李大钊的兒子沒有一件像樣的衣服,有一年吵著跟媽媽說過年了想穿新衣服,李大钊從生活費裏擠了一點點,給他兒子做了一件新大衣,就等著過年送給他。有一天,一個北大的學生到他家來請教問題,這個學生比較貧窮,天氣很涼,卻穿著一件單薄的衣服,李大钊就把兒子的衣服送給了他。

另外一件事,則是北大的學生透露的。李大钊當年在北大圖書館上班的時候,中午是不回家吃飯的,而他的飯盒裏面只有一個窩窩頭,一年到頭一貫如此。

第叁件事,當年北大校長蔡元培跟財務說每個月的工資不要交給李大钊,要交給他妻子趙紉蘭,因爲趙紉蘭說,每個月家裏連吃飯的錢都沒有。

當時李大钊每個月工資有180元,換算到今天是非常高的收入,爲何還會穿不上衣又揭不開鍋?原來,

李大钊一般在拿到工資的頭一個禮拜就全部花完了,主要用于資助貧窮學生、印刷先進刊物以及負擔一些共産主義小組的活動經費。

這些讓張頌文非常吃驚,也讓他找到了表演的方向。

敬仰趙紉蘭的格局

在李大钊的革命事業中,離不開一個人,那就是妻子趙紉蘭。

趙紉蘭和李大钊均來自河北樂亭縣大黑坨村,趙紉蘭比李大钊大了5歲,她文化不高,幾乎不識字。張頌文覺得,李大钊仰仗和依賴妻子把家庭照顧好,這樣他就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共産主義事業裏面去,

“趙紉蘭必定是一個偉大的妻子,是一個具有寬闊視野的女性。”

“李大钊英勇就義後,趙紉蘭花了五年的時間才籌足了一口棺材的錢,把自己的丈夫埋在了影片開頭那個叫‘萬安公墓’的地方,她在這個過程中身患重疾,于李大钊落葬叁個月後去世。”當導演徐展雄在《革命者》首映現場描述李大钊與趙紉蘭的伉俪情深時,張頌文在一旁悄然落淚。

張頌文說,“她的格局一定非常大,這一點我是非常敬仰的”。

“南陳北李”的友誼比海還深

“讓我們銘記此刻,未來可期,中國可期!”李大钊和陳獨秀平靜地對話,拍拍桌子露出笑容。這是電影《革命者》中的一個片段。

李大钊和陳獨秀是惺惺相惜的。

在張頌文看來,這兩個人一起經曆的事情太多了:《新青年》雜志是兩個人一起去做的,一南一北常年書信往來,陳獨秀被捕幾次,李大钊到處去求人營救他。所以他覺得,這兩個人的友誼一定比海還深。

陳獨秀的扮演者秦昊是張頌文合作過最多的一個男演員,“我們兩個演戲很少商量,上手就來,喜歡即興地加入一些細節。”對于和秦昊的合作張頌文坦言“很順暢”。

彭昱暢要“撒開來演”

影片另一重要角色是彭昱暢飾演的張學良,張頌文稱贊他少年感這一點特別好,他還演出了沖動感。爲什麽要演出沖動的感覺?因爲在日後看來,張學良做事情就是一腔熱血,敢去反抗一些當時大家覺得無法改變的事實。

張頌文爲彭昱暢提供了一些表演指導,他說:“你演的是少年時期的張學良,他都還沒有成熟,你撒開來演就行了。你忘了他叫張學良,

你記住你只是個少年

,你看見上海灘發生這樣的外國人羞辱、毆打甚至是槍擊我們中國人的場景,你是什麽樣的情感。你如果身上有槍直接你就開槍了,你就抱著這個去演,肯定錯不了的。”

內心呐喊無數遍“你們要相信”

1927年4月,李大钊在牢中寫下《獄中自述》

,傳遞著革命必勝的信念。

張頌文細讀了他的那篇告白書,“我甚至覺得他在‘戲弄’別人,他一點認罪的迹象都沒有流露出來,照樣談笑風生,講他的個人理想,講他對這個社會的看法,還有一些調侃的語言在裏面,

我覺得那是一種真正的勇敢。

看劇本的時候,

“你們要相信”

這句台詞不停地在張頌文腦海裏回旋,後來他和監制管虎強調,一定要在角色演繹裏加進去這句台詞。

張頌文覺得,李大钊臨死前,他應該在內心呐喊了無數遍“你們要相信”,“他是在用他的死來告訴別人,我這個事業是沒有錯的,大家一定要堅定不移地走下去。”

李大钊爲何拒絕被營救?

被捕入獄後,各界都在組織營救李大钊。本可以逃離監獄的李大钊,爲何拒絕工人的營救?

這個問題,張頌文也琢磨了很久,“我能活,但我不想活,爲什麽?”有一天他突然想通了,李大钊是在用自己的犧牲來告訴國民黨,你們是錯的。

應該說,李大钊是爲信仰犧牲的。

他在傳達的其實是“我可以犧牲,但我來告訴你,我做的事情是對的”。

所以也就有了電影中那句震撼人心的台詞:

“如果我死了,能夠喚醒那些麻木的人,能夠讓活著的同志們更加奮勇地前進,我可以去死,我應該去死”

《革命者》應該被年輕人接納

回歸到電影本身,張頌文和徐展雄導演、管虎監制形成了同樣的認知,就是

要拍一部具備浪漫主義革命色彩的電影

張頌文認爲:“我覺得甚至會讓很多90後、00後的年輕人發現這類題材看起來是不悶的,是有它的美好的,有它的美學意義在裏面的。”

張頌文期待著今天的中國人去了解這段歲月,理解革命先烈是如何給我們創造了今天的這樣一個國家,懂得一切來之不易。他說,哪怕不是通過這部電影。

【采寫】南方日報、南方 記者 劉長欣 實習生 張嬌

【作者】 劉長欣

【來源】 南方報業傳媒集團南方 客戶端

來源:南方 - 創造更多價值 一线高本道高清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