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1发布:

国产小嫩货视频在线观看【游园惊梦 】【完】

精彩内容:

那是一個微寒料峭的秋日,葉嘯無事,閑逛之際,來到一所大院子。院子門口立著兩具石雕,左邊是一只白鹿,右邊是一只綠色的鴨子,一高 一矮,一白一碧,雖不對稱,但卻悅目,仿佛暗合天地之間的至理。門上一匾,匾上兩繡金大字「金門」(什幺時候出海了?想見識園內風光,推門而入。假山流泉,間或修竹澗蘭,與尋常園子未見有什幺不同,曲曲折折轉過幾個彎,景色大變。遠處一片茂竹,面前卻豎著一個破廟,廟門口辟了一塊地,種了一些花草,葉嘯只識得蘭花與艾草,想來都是一些入藥之物。一臉色蠟黃、身量瘦小的女子立在廟口,神情淡漠,只是悠然看著手中的一只海棠。葉嘯不是沒見過美女,只是在這村女面前卻覺得有些惴惴,可是那女人玉指閃電般一點葉嘯的天印穴,只聽「撲」一聲,男人仰面倒地,她竟也全身光溜溜的跨騎在葉嘯身上,跟葉嘯熱情的擁吻著,她的下體門戶大開,清清楚楚的看到葉嘯毛茸茸的陰囊挂在下面,村女粉嫩的菊門正對著他的視線,而濕渌渌的陰戶口正接著葉嘯陽具的根部。只見那根大陽具緩緩的來回往上挺,後來上挺的速度越來越快,大聲的傳來「沽滋」「沽滋」的聲音,村女呻吟的悶聲越來越大,想必他們倆的熱吻還未結束,只見村女的頭微微一擡,便說:「你這個壞人……」

  說著便雙手頂著葉嘯的胸膛挺起腰,將她一頭及背的長發往後一甩,便將上半身定住不動,腰部以下已開始前後馳騁,看來村女想在趁被我之前早點結束她這段通奸的行爲!伴隨著村女咬著唇不住的呻吟淫叫,她前後騎葉嘯的速度也逐漸加快,村女不停的把頭前俯,後仰……突然,村女叫出了聲音:「喔~頂……頂到……了……噢~~啊……」

  說著她便往前伏在葉嘯的懷裏,仍是不住大聲淫叫。村女股間的菊門一縮一縮的,知道村女的高潮要來了,葉嘯伸手扶著村女的兩片屁股,終于聽到他說話了:「你這個賤女人……把我的雞巴夾得有夠爽……喔……你看我幹死你……」

  話沒說完葉嘯已經開始不停的大力往上挺,他雙手的手指陷入了村女屁股的肉,還有其中一只食指伸長了去揉村女的屁眼,弄得村女會陰部的肌肉不停的收縮,揉著揉著那只手指竟然插了一節進去!「啊~啊~別玩……玩人家……肛門……喔~好~好爽……」

  村女竟說這種話,真是太不像話了。「村女……喔~你真緊……喔……」

  「噢~要……喔~要~丟~了……啊……」

  這一對男女的的交合處傳來陣陣「沽滋」「沽滋」的淫聲,忽然間見到葉嘯喊一聲:「要~射~了……」

  隨即葉嘯將村女的屁股往下一壓,雞巴往上奮力一挺,這一挺,腰部已然懸空。村女見狀開始擡起臀部,快速的上下套弄著葉嘯的雞巴!只見葉嘯的陰囊一緊,過了叁秒才放松,隨即又一緊,村女的陰部往下一套,立刻沿著陰戶口周圍流出濃稠的白色液體。「射了……喔~趕快射……喔~全部射進去……快!」

  村女叫著,腰部卻是不住的上下套弄。葉嘯的陰囊就這樣緊了又松,緊了又松的來回幾次,村女的陰道口雖然已圍著一圈精液,她仍然奮力的幫葉嘯把所有的精液射出來!當她屁股擡起的時候,把陰道裏的壁肉翻出來,往下套的時候,陰道裏又擠出少許精液。終于,懸空的腰部摔落在地上,村女也伏在葉嘯的懷裏,兩個人抱在一起不停的喘息著。葉嘯的雞巴還舍不得拔出來,村女的屁眼也仍一陣一陣的收縮著,想必是剛才的一陣高潮還馀力未消吧。「噢……還是跟你幹最爽了……呵……」

  葉嘯竟然出言不遜。過沒多久,村女用雙手撐起上半身,甩了甩她那頭長發,說道:「我們要趕快收拾一下,我老公快回來了!」

  說著村女擡起臀部,離開了葉嘯的雞巴,剛剛才射完精,他的雞巴還有八分硬。令人驚訝的是,村女一起身便向後退,雙腿張開跪地上,高高的朝天翹起臀部,頓時村女的股間大張,一覽無遺,她粉嫩的菊門微微外翻,而她整個的陰部跟底部的陰毛整片糊糊的,陰蒂跟小陰唇都因爲充血而發紅發脹,張開的兩片稍黑的小陰唇間滿滿的精液填滿陰道,有一道精液正緩緩的沿著大腿根部往下流。當村女熟練的防止陰部的精液流出的同時,村女突然一把抓住他的雞巴便往嘴裏送,她上下吸吮了數次後,將長發撥向右邊,開始從左邊舔著雞巴的根部。我才明白,原來村女在用嘴幫葉嘯把汙穢的雞巴清理乾淨!村女從側面上下的含著雞巴的莖部,又舔了舔葉嘯的陰囊,然後微側著頭,伸手除去吃進口中的陰毛。低聲問道:「你在這做什幺?」

  「等人。」

  「等何人?」

  「等一個中了七星海棠仍能活轉的人。」

  「七星海棠是何物?」

  「天下第一毒,我手上。」

  「一個人呆在這兒,不寂寞幺?」

  「心中有牽挂,怎會覺得寂寞?」

  「牽挂是什幺?」

  「是你耕作這塊地,但不要指望它能長出什幺。」

  葉嘯不懂,又覺得無話可說,讪讪退去,往前方竹林掠去。進得竹林,忽聽得一歌聲響徹雲霄,調子又格外淒厲,詞是很好的:「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歡樂趣,離別苦,陸郎陸郎你是只豬!」

  歌詞的意境直轉而下,那調子也慢慢低了下去,直至微不可聞,歌聲歇處,茂竹後轉出一個道姑來,那道姑美目如電,掃到葉嘯身上,頓覺得半邊身子都麻了,趕緊抽出爲防社會風氣江河日下而隨身佩帶的一根鐵棒接地,這才將道姑電量甚足的秋波消掉,我微灑道:「你是何人?」

  葉嘯嘻道:「我是鄙人。」

  她不怒反笑:「你是路人幺?」

  我不覺有些寒噤,不敢油嘴,低聲說:「我只是過路的,想進這園子來看一看。」

  「有『路』、『園』的都要殺!」

  話未說完,葉嘯便覺得身子叁處一涼,驚叫道:「你做了什幺?」

  她邊放電邊嬌笑道:「叁根我常用的繡花針而已,叁分陽勁,八分陰勁,半個時辰發作一次,陽勁附的是情花毒,陰勁附的是冰魄氣,看你還敢小看我們叁八!」

  電畢狂笑而去,笑未絕,又唱道:「問世間情爲何物,如我者有幾多。貪嗔癡愛,幾時得脫……」

  他突然用力地抓住美道姑的乳房,美道姑發出呻吟的叫聲,歹徒邪惡的笑著說:「你也很喜歡這樣,對不對啊?」

  她死命的搖頭,希望傳達她的厭惡,但是葉嘯仍然繼續他的挑逗。美道姑感覺到乳頭被含在葉嘯的嘴裏,他一會兒輕咬著,一會兒吸吮著,她雖然惡心,身體卻開始享受起這樣的挑逗,淫水不自覺的流出。葉嘯將手移到她的下體,察覺到她的興奮,一邊撫弄下體,一邊說著:「你還蠻享受的嘛!等一下你就知道我的厲害了。」

  美道姑感覺到他的手不停地逗弄著小穴,並將頭移到她的小穴,開始吸吮著淫水,道姑的身體在享受著這樣的快感,臀部不自覺的開始擺動,迎合著他的吸吮。然後突然之間一切停止了,道姑開始淫蕩起來,興奮的身體渴求著進入,開始呻吟。不知道過了多久,道姑感覺到葉嘯的肉棒在身體遊走,然後他拿開道姑嘴巴的布條,用他的大肉棒塞滿嘴,道姑已經興奮得開始自動吸吮他的大肉棒。從來都沒有吃過如此美味的肉棒,可口的味道充滿著嘴,興奮的感覺讓她已經忘記肮髒。然後道姑懇求他的進入,他默默地將肉棒移開,道姑以爲他答應了懇求,開始奸淫了,可是他還不放過,又再將嘴塞起,只用肉棒在洞口來回摩擦著。然後感覺到他離開了,跟著,道姑感覺到有熾熱的液體滴到皮膚上,身體開始顫抖。道姑聽到他說:「喜歡嗎?這是我特別爲你准備的蠟燭喔!爲我們的相聚所慶祝!」

  那樣熱燙的感覺轉換成爲興奮的感覺,開始燃燒她的身體,高潮了!道姑顫抖著的身軀顯示出高潮,他看見了,說:「喜歡嗎?你高潮了喔!我知道你想要我,可是我不會這麽輕易就給你,我要讓你體驗到一生中最不一樣的性愛,讓你終生難忘。」

  然後道姑感覺到陰唇被夾子夾起,一邊一個夾子,刺痛的感覺又傳達到道姑身體的每個部份。夾子夾住了她的乳頭、乳房……身上許多地方,然後他將雙手的繩子改成背在身後的捆綁,道姑感覺到他另外用了一條繩子,將的身體捆綁成A片裏面的模樣。道姑的胸脯被繩子上下捆綁,乳房像是要彈出身體一樣的凸出。他的蠟油又開始繼續在身上滴下,道姑忍不住地扭動著,最後她的姿勢變成跪趴著,像小狗一樣的滴蠟燭了,蜷曲著身體。他停下來後說:「喔!我的小奴隸,看看你淫蕩的樣子,讓人忍不住想欺負你呢!」

  他從後面抓住了道姑的乳房,用力地在道姑的肩膀上咬了一口,道姑呻吟著叫出來:「好喜歡這樣的感覺喔!」

  道姑感覺到他的舌頭在全身上下舔著,好像是如此的美味,道姑又開始興奮了。然後他問道姑:「我拿掉布條之後你會不會大聲求救?」

  道姑搖搖頭,道姑已經想跟他做愛,不管他要道姑做什麽道姑都願意,只要他肯跟她做愛。道姑想要他插,她想要他把大肉棒插進饑渴的肉洞深處,道姑想要他在身體裏抽動,想舔他的大肉棒……天啊!他讓道姑興奮得如此毫無尊嚴,就算要舔他的腳趾頭都願意,只要他肯插道姑。于是他將道姑口中的布條拿掉,套上項圈,將雙腳的繩子解開。他要道姑學狗叫,道姑服從的叫;他要道姑在他面前尿尿,她尿了,他用嘴接住道姑的尿,讓她覺得非常的羞恥。他越來越興奮,看到被他如此羞辱的道姑,讓他興奮起來,于是他要道姑舔他,舔遍他全身上下,然後又開始吸吮他的大肉棒、舔他的卵袋。

  道姑求他插、滿足她,然後他將道姑轉過來,以臀部面對他,他用他的大肉棒摩擦著道姑的臀部。突然之間他插入了,卻是插到了小菊花裏,道姑痛苦不堪。他前後地擺動,用力的插入,一次又一次的沖刺。道姑開始享受著這異樣的快感,雖然帶點疼痛的感覺,但是這不曾享受過的快感卻在道姑的雙腿間綻開來,道姑淫蕩的叫聲越來越大聲,又高潮一次了!道姑羞恥的將頭埋在床上,他卻將她的頭拉起,要道姑看清楚自己的淫蕩,道姑覺得好羞恥、好羞恥。然後他又將他的大肉棒塞到她的嘴裏,道姑聞到自己肛門的味道,混雜著淫水的味道,但仍毫不猶豫地舔乾淨了他的大肉棒。他問道姑:「想不想我插你的小穴呢?」

  道姑高潮了兩次,雙腿早已經沒有力氣,道姑只能喘息著,搖搖頭說:「夠了,你已經讓我上了兩次天堂,我好累喔!」

  可是他說:「現在才開始呢!我知道你的淫蕩,我知道你想要,我要解放你的淫蕩,讓你成爲我的小母狗。」

  然後他又開始玩弄道姑的小豆豆,挑逗著她的身軀。道姑的身體又再度興奮起來,不斷地流出大量淫水,道姑從來沒有這樣淫蕩過,道姑聽到自己說:「幹我!幹我吧!我求你幹我!用力幹我!我要你!我要你……」

  腦袋已經沒辦法控制的身體了。他躺在泥地上,道姑的身體開始去勾引他,道姑雙腳打開跨在他的臉旁,臀部不斷地在他臉上搖擺,一下子蹲下將小穴貼在他的臉上,一下子又將小穴推到他的嘴前,然後道姑趴在他的身體上,成69式大口地吃著他的大肉棒,他也用舌頭挑逗著道姑的小穴,用舌尖舔道姑的屁眼,道姑興奮得大聲發出淫叫。然後他一把將道姑抓過來,快速地將大肉棒捅進了道姑濕淋淋的陰道裏,用力地幹小穴,道姑身體也配合著他上下前後擺動。他一會兒快,一會兒慢,有時沖刺,有時停止,釣足了道姑的胃口。最後在道姑懇求的言語下他終于解放了自己,而道姑也同時到達了第叁次高潮。不知何時道姑已然飄然而去,不知所蹤,可是葉嘯兩滴眼淚猶在腮邊,又裂嘴而笑,似有拈花的味道。正在似仙非仙,欲乘風飄去之際,耳畔傳來「咕咕」兩聲,一個人,准確地說是一個倒人來到面前(他可是用手走路啊)倒人瞪著我:「你怎幺不哭完?」

  「我哭了嗎?」

  「你臉上不是眼淚,難道是眼屎?」

  「喜極而泣不行嗎?」

  「爲何喜?」

  「悟通是喜,得道是喜,解脫是喜,會意是喜!」

  「你喜,你喜,喜你的頭!」

  倒人疾如閃電般點了葉嘯穴道,將葉嘯倒轉身子靠在一根粗竹幹上(沒有竹幹可拿不成大頂)這下可將這倒人看了個分明:一身很多洞的衣裳,連雞也不肯築窩的亂發。葉嘯歎道:「我看倒是你該洗洗頭了,洗頭的地方嘛,我倒是可幫你介紹兩叁家……餵餵,你幹什幺?」

  那倒人居然一手撐地,用另一只沾滿泥巴、指甲縫裏藏汙納垢的手拍向他背上那件叁十八塊削價真維斯T_Shirt 上,葉嘯撕心裂肺大叫:「歐陽鋒,你不要以爲我不認得你就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侮辱我的人格可以,但你不可以侮辱我的真維斯。」

  身邊已冒起陣陣白霧,象流行的武俠片療傷醫毒傳功通用的場景在上演,居然聽得倒人說:「哈哈!我可不是老毒物,我是老乞丐,幾十年來改革開放、互通有無,他那幾招蛤蟆功我早學全了,就是叫得不地道,老毒物碰見你可不會救你,你以爲你長得象楊過?OK啦!」

  老乞丐突然將手一撤,讓我摔了個嘴啃泥,我口袋裏的零食稀裏嘩啦掉了一地,正在七葷八素間,眼神瞥處見洪七公抓著我的巧克力往嘴裏塞。「這是聞香閣的還是余味齋的,手藝倒長進不少。」

  葉嘯突然覺得手腳已靈動如常,忙抓起一把蓮蓉軟玉糖往嘴裏兜裏塞,又開始掉頭狂奔,七公居然與老毒物同流合汙了,總是比較危險。七公遙笑道:「慢跑慢跑,下次請我療毒時多帶些好吃的來,還有,不要玩深沉了……」

  我一路狂奔,一路咀嚼蓮蓉軟玉,覺得還是活著好,實在、平和、真實,象陽光下的自己,伸伸手就能摸到,象嘴裏的這粒蓮蓉軟玉,在舌與唇間貼切地遊移,這種樂趣應該是另外一個世界裏感受不到的。竹林盡處,竟是一海草原,種種不可能的場景轉換在這個園子裏實現得天衣無縫,葉嘯實在是累了、倦了,在秋日陽光下溫情的草原中醉了,倒了下去,身旁然是熱烘烘的秋草的幹燥氣息,有一陣惬意爬上心頭。葉嘯左滾叁圈,右滾叁圈,覺得左滾比較舒服,于是向左邊滾去,滾得正得意間,葉嘯耳邊傳來一陣低語,劫後余生的葉嘯五官似乎更加靈敏了,于是屏住氣息不敢動彈。聽得一女聲道:「大哥,終是苦盡甘來,你看這蒼莽草原,不是絕好的塞上牛羊場所幺?」

  半晌無人作答,那女子又輕問道:「難道還有什幺未解的心事嗎?」

  忽聞一雄渾低沉的男聲道:「阿朱,我這一生負你甚多,本該與你平安喜樂地過完下輩子,只是想起聚賢莊上的那些冤魂……」

  那女子接過話頭:「不免心裏難安,要給他們一個公道是幺?」

  男子道:「牛脾氣發作,英雄性格使然,阿朱,你答應我……」

  「大哥不用說了,我與你同去,當初若不是爲我,你也不會大開殺戒。」

  「阿朱……」

  「大哥,我是嫁牛隨牛,也是牛脾氣發作,小女子性格使然!」

  葉嘯心頭一陣溫熱,又一陣淒涼,英雄總是這般收梢幺?葉嘯開始往又滾,邊滾邊想:「這滿世界連個抓小偷的都快沒了,你還逞英雄幹嗎,終究是理想中的人物,當不得真的。」

  滾得累了,睜開眼,眼前一雙繡鞋,再一路上望,更是一身冷汗:一張秀麗絕倫的瓜子臉上,眼眶處卻是兩個黑洞。葉嘯一呆之下,忘了站起。忽聽她開口道:「做人你總跟著我,做鬼你還跟著我做什幺?欠你的已經還你了,還待怎的?」

  葉嘯正象爬起答話,卻聽一少 年惶急道:「阿紫姑娘,我……我只想護得你周全,你眼睛不方便,我在旁總是好些。」

  原來盲眼少女背後還站著一單薄少 年,一張臉如同被火燎了一般,眼眶處也是空空如也,十分可怖。葉嘯聽那少女反譏道:「我眼睛不方便……哼,你眼睛不一般瞎了?護得我周全,除了姊夫,這天下又有誰護得我周全!你再不走開,哼哼……」

  幾根碧汪汪的綠針向那少 年周身射去,少 年也未見有什幺大動作,一只手臂似蠶兒吐絲般昂揚幾下,拍出一股陰勁,將那幾根碧針砌落。少女似是知道此招無功,跌跌撞撞便往前奔,邁得幾步,又即絆倒,少 年忙奔上前來攙扶,卻遭她撒手道:「不要過來,我不會理你的……如同姊夫不會理我一般……」

  話畢竟嘤嘤哭了起來,只是卻流不出眼淚,十分的詭異難過。葉嘯爬起來,懵懵懂懂地徑自離去,「這世界是怎幺了,你愛的不會愛你,得不到的如何也放不下,好不容易兩情相悅了前路又總是險上惡水,無有甯日。老天啊蒼天,這便是活著的重心幺?葉嘯要問一問你,因何緣何,常苦少樂?」

  葉嘯夢遊般四處亂行,迷糊中見前方一對男女款款而去,郎情妾意,盡在行雲流水步態中。女子回過頭來向葉嘯一笑,葉嘯微微一怔,見她笑得甚是柔和,兩邊臉頰上的抓痕也幻化成燦爛的音符,葉嘯心铉忽動:「只有玄慈與葉二娘終得圓滿?」

  斜陽盡處,葉嘯終出草原,遙遙見一山谷。尚未入谷,就聞得一股味道:先是甜,後又苦,再則平淡無味,有時又覺得目眩神迷,間或又感到了無生趣,萬念雜生間,葉嘯已轉入山谷。谷中無其它,單單只長著一種奇花,有的碗口大,有的枯萎憔悴,有的幾瓣花萼大,幾瓣花萼小,有的卻已結了果子。一容貌清華的少女荷著一把花鋤,悠然望著面前一支行將枯去的奇花,不語。葉嘯又泛起似曾相識的感覺,低聲問道:「你在這做什幺?」

  「等人。」

  「等何人?」

  「等一對中了情花毒仍能活轉的人。」

  「情花是何物?」

  「上古奇花,眼前便是!」

  「你一個人呆在這兒,不寂寞幺?」

  「心中有歡喜,怎會寂寞?」

  「歡喜是什幺?」

  「是這支情花將去,化作春泥更護花!」

  葉嘯惱了,怒了,叫道:「爲什幺你們就該這樣,葉嘯不喜歡!」

  抓住一朵開得最盛的情花便扯,一扯之下,頓覺萬箭穿心,伊人浮上心頭。葉嘯醒了。是南柯一夢。真的只是一個夢而已。夢裏有鬼,有葉嘯。


【完】


13806字節數
国产小嫩货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