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精品偷拍6页欲望记

精彩内容:

(一)
  她終于打算在那個成人網站上注冊一個用戶號了,用什幺用戶名呢?她想了想,敲下了“XXX兔兔”這個名字,“熱兔兔?騷兔兔?管他呢,就是不知道他看不看得出來是我呢”,她想著。
  他是她的前男友,曾經專心的互相愛過,她愛他的聰明,他愛她的身體,意深情濃之時,他曾經抱著她的裸體感歎“你真是渾身上下都是性器官啊”。渾身上下這幺好,他還是最喜歡她的奶子,經常抓著她乳房揉啊、親啊,每天睡覺前不管有沒有做愛,都要把她的奶頭塞進嘴裏吸一通,吸得她全身發軟、下體發脹才肯罷休。他管她的奶子叫兔兔,開始是因爲奶子很白,和他在一起兩年以後,她的那雙奶子變得渾圓、飽滿,一有人碰她,奶頭馬上就會有反應,硬硬的漲著,還真有小白兔的意思。
  前男友現在已經是別人的老公了,她也成爲了別人的老婆,但是兔兔這個愛稱一直還留在心裏。她站起來走到鏡子前仔細打量自己,胸還是那幺大,腰還是那幺細,只是眉眼間沒有了以前怯怯的神情,多了少婦的風騷。她摸了摸自己的乳房,想起老公昨天晚上命令她,“舉著奶子讓我好好吃一頓!”,她最喜歡老公這樣在床上粗魯地喝令她了,馬上乖乖地地用手擠著胸,媚眼如絲,柔聲呢喃著,“好老公,你要吃,我哪裏敢不給你吃呢,啊喲……好舒服啊……”,她想著自己和老公兩個人搞到發狂的樣子,身子開始發酥,下面慢慢的濕了。唉,可
惜啊,老公一大早出差了,一個星期以後才會回來呢,“今天就這幺想要了,看你這一個星期怎幺過?”她看著自己鏡子裏的騷樣子,忍不住半恨半笑的說了一句。
  她回到桌子前,用戶注冊已經結束,她開始尋找那個用戶名叫大叔的帖子。她注意這個大叔很久了,他說話得體,經常在論壇上和一些女人互動,時而風趣、時而溫柔,一派風月高手的樣子,她注冊用戶就是爲了他。沒多久,她就找到了大叔的一個回帖,他在公開撩另外一個妹子說“最近都好?想得很。”看這口氣,兩人還挺熟,她忍不住回了一貼,“你想她啥了?”
  沒多久,她就收到了論壇上第一封私信,果然是大叔的,打開一看:“我想
上次把她弄高了的時候她浪聲浪氣叫我親哥哥的樣子呀。你高起來是什幺模樣?加我!qqxxxxxxxxx”,她忍不住笑了,這幺直接!
  她想了想,沒有馬上回,而是拿著手機決定出去走走,她穿上黑蕾絲的胸罩,套上一件不緊不寬的絲綿連衣裙。要不要穿小內褲呢?不穿了!她心裏爲自己這樣的頑皮大膽驚訝,又有點興奮。
  她走在街上,9月裏涼涼的風透過裙子,愛撫著她的私處,好像男人的呼吸,兩片肉唇被喚醒過來,變得柔軟、滋潤,她暗暗的享受著這種感覺,頭忍不住微微仰起來,眼睛半眯,或許是她眼神裏的淫蕩,路上的好多。男人都注意到了她,眼睛一直向她看過來。
  男人們的眼神讓她的心更加肆意起來,她心裏開始發熱、發癢,下身脹脹的,濕濕的,風給她的快感更加強烈了,她覺得頭有點昏,于是找了街邊的一個長凳坐了下來。這時天色已經漸漸暗了,街燈初上,四周一切都變得不甚清晰。她默默地坐在城市裏這個角落,緊緊的夾住雙腿,任欲望狂流一點一點淹沒自己的理
智,玲珑有致的身子裹在那襲絲綿裙裏,一動也不動! “一個人啊?”旁邊不知什幺時候坐下來一個男人,跟她搭話。
                (二)
  他是誰?他是一只鬼,一只白鑽級別的色鬼。
  看官們無需驚悚,殊不知在世間行走的人中大約一半其實是鬼,他們外形和
常人無異,起居飲食也看似相同,只是他們的內心魅影重重,稍有誘因便鬼性難
耐。何以至此?說來也很簡單:人鬼兩界,本是一條冥河相隔,徑陌分明,然而
世上悠悠千年歲月,哪有從來不出差池的時候,尤其在萬相混亂的盛世,免不了
有幾只鬼魂借著各種機緣飄來陽界。爲了把那口鬼氣保留下去,這些鬼必須盡快
找到人體安居下去,一旦安居,他們必須尋找下一個人,把鬼氣一點一點地流傳
開來,以免被陽氣吞沒。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鬼在世間的數量一天天多起
來。
  這些住在人體內的鬼不僅數目多,種類也多,有惡鬼,餓(chi)鬼(huo),錢迷鬼,色鬼,等等。色鬼數量最多,因此發展出一個色鬼等級制度,從低到高,分別分爲土鑽、黑鑽、白鑽、金鑽。這些等級高下分明,評估體系卻有些複雜,看官稍安勿躁,到了最後自然會明白。
  沒有人生來就是鬼的,都是在某一個地方、某一個時候遇見了另外一只鬼,
發生了一些事情以後被鬼氣入侵了。他也不例外。
  把他變成色鬼的女鬼叫梅姐。他們見面的那年,他22歲,她33歲,他幹
瘦,她豐腴,那個地下性愛培訓班的教室裏燈光昏暗,周圍人聲噪雜,空氣裏有
渾濁的體味,他只記得自己盯著她渾圓的翹臀,既興奮又疑惑:“她就是我的老
師?我能上她嗎?”
  教室裏的老師和學生配好對以後各自找了地方躺下來,有的人等不及培訓班
的組織者做開場白,已經急急地開始互相撫摸起來。他也很興奮,但還是耐著性
子等著組織者講完上課規則、宣布開始以後才伸出手去抱身邊的梅姐。梅姐“嘤”
了一聲,也不說話,任由他的手從胸部一直摸到腰部,從外面摸到裏面。她的奶
子很大,皮膚很滑,他的下體開始發硬了。
  “要我幫你拿出來嗎?”,這是梅姐對他說的第一句話,她的聲音有點啞,
軟軟的,好像她的肉體。
  他點點頭。
  “男人床上要霸道一點,你想要人家給你拿出來,就要學會命令女人:把我
的雞巴拿出來。來,跟著我說一遍。”梅姐用她軟軟的聲音這樣教他。
  “把我的雞巴拿出來。”他一字不落的照著說,不知道是不是受梅姐影響,
他覺得自己的聲音很好聽,有點霸道但是又不過分,他覺得這是她喜歡的。
  她微微笑了一下,伸出手把他的雞巴掏了出來。雞巴已經漲大了,紅紅的一
根,她一只手握住,另外一只手有些驚喜的摩挲著龜頭。他知道自己的龜頭特別
大,特別硬,他知道她喜歡自己的雞巴。
  “剛才才教過你,男人要怎幺樣來著?”梅姐愛撫了一會兒以後突然問,口
氣有點嬌嗔。
  他心思也快,想了想,說:“讓我用雞巴玩玩你的奶子。”
  她笑了,白白的牙齒,很美。“男人要學會調情,叫聲好聽的!”
  他想了想,“姐姐,快來用你的大奶子弄弄我的雞巴!”
  她笑了,讓他躺下,趴在他身上開始和他乳交,長長雞巴在一對大白奶子中
間進進出出,龜頭漸漸有點發紫,他手也不停,一直摸著她的奶頭和臉,梅姐的
奶頭紅紅的硬著,旁邊的奶暈有些發亮,她和他的呼吸都急促起來。
  “姐,你喜歡我的雞巴嗎?”
  “好喜歡。”
  “快替我吃吃。”
  于是她開始吃。他是一個體貼的人,來上課之前特地洗了個澡,雞巴幹幹淨
淨的,梅姐吃得很投入,她用舌頭來回舔龜頭,在龜頭下前方最敏感的那個點軟
軟熱熱的撫弄,然後再一趟一趟地吃進嘴裏,雞巴太長,于是她一只手握著雞巴
上下套動,一只手在他的肛門和蛋蛋之間撫摸著,漸漸的她開始一邊吃一邊從喉
嚨裏發出嗚咽聲,好像一切頭發情的母獸,那條舌頭仿佛變得很大很寬,大到把
他整個人都卷進去了,他在極度的快感中感到有點害怕。
  梅姐的舌頭慢慢緩了下來,幾秒鍾以後他清醒過來,才發現梅姐已經放開了
雞巴,滿臉潮紅的看著他。他有些不知所措,她突然說,“你真的想我教你嗎?”
  “想。”
  “一晚上學不全的,至少要叁個月。”
  “那就叁個月。”
  “你知不知道,你讓我教你叁個月以後,你會變成一個色鬼。”她看到了他
眼裏的笑意,正色道,“別以爲這是一件好笑的事情,你以爲色鬼很快活嗎?其
實好苦,叁天不沾女人的淫水,你就會寢食難安。一個月沒有,你心裏就會鬼哭
狼嚎,惡鬼們會聞聲而至,來找你附體。你必須要不斷地尋找女人和男人,勾引
他們,把他們也變成色鬼,即使是最愛的人,你爲了自己的生存也必須下手。你
做得到嗎?”
  他猛然意識到她的每個字都是真的,心裏也有了一絲懼意,可是剛才的快感
太強烈了,面前這個的肉體太誘人了,周圍的淫聲浪語太好聽了,他哪裏能夠止
步。他心中獸性萌動,一把把她按在身下,用大龜頭頂著她的仙人洞,洞口早已
經濕透了,被龜頭一碰,她的陰道一陣抽搐,她忍不住呻吟出來。
  “說,要不要教我?”,他看著她的騷樣子,忍不住逗她。
  她呼呼的喘著氣,努力抓住失態前最後一點鎮定,“你的雞巴長得很好,人
又聰明,如果只是爲了學床技,根本不用來上這個課。你今天操了我,我怕把持
不住自己,是非要把你變成鬼不可了。你想的話,就使勁插我,姐姐慢慢教你怎
幺用你的大龜頭刮我的逼,捅我的花心,讓你快活到天上去。”
  這等淫話落耳,他哪裏把持得住,雞巴噗嗤一聲進去了叁寸,她失聲叫了起
來,“啊……”,她叫床的聲音七分快活、叁分痛楚,聽得他血脈贲張,開始抽
動,性交時的陰道好像變成一條肉蟲,貪婪的蠕動,每一寸都想和他的雞巴交合。
他的雞巴在她的陰道裏也變成了獸,一條渾身長刺,翻騰狂亂的獸,想喝她滴滴
答答的淫水,吃她的每一寸嫩肉。那天晚上,他幹了她半個小時,她高潮了叁次,
在他射了以後十秒鍾以內,她用口又讓他再次噴射了一次,他在最後那五秒鍾內
知道了什幺叫四肢通透,什幺叫靈魂出竅。
  此後叁個月裏,他們兩個人幾乎天天做,梅姐教他如何在床上疼愛女人,如
何挑逗、虐待、制服女人,教他各種體位,如何撫弄G點、陰蒂、陰唇、奶頭,
他們在床上做,地上做,廚房、洗手間、車裏、野外,隨時隨地,最出格的是在
墓地旁邊,兩個人同時高潮,喉嚨深處發出的吼聲如同鬼魂。
  成爲了色鬼的他有著鬼的嗅覺,叁米之內的女人若流著淫水,在他鼻子裏如
同花香。他還有鬼的直覺,每當具有色鬼潛質的女人出現在周圍時,他會有豹子
碰到羚羊時的興奮。今晚,他經過這條街,就感到了這種興奮,一側眼,他看到
了她,他知道,他的下一餐出現了。
  她轉過頭看了看坐在身邊他,他長得並不特別出色,甚至有些普通,細長眉
眼間流露著風流之氣,眼神卻是幹淨的。她忍不住微微一笑,說,“你不是也一
個人嗎?”

                (叁)
  她的臉轉過來的那一刻,直直的長發隨風飄動,他眼前一亮,心中暗暗贊到,
“好一個美少婦!”,她大約30來歲,皮膚很好,用膚如凝脂來形容也不爲過,
眉眼彎彎,十分風流,一張肉嘟嘟的嘴唇,似乎隨時都在鼓勵男人動情。這張俏
臉加上她下身淫水獨特的香味,刺激著他的視覺和嗅覺,他內心的色鬼開始嗷嗷
做吼。
  “你好性感啊。”他看住了她的眼睛,平鋪直敘的口氣,似乎沒有任何暗示。
  “真的嗎?”她有點兒慌張。在前男友和老公之間,她有過一段風月場上的
荒唐時光,既然有讓男人們無法抗拒的美色,又懷著找樂的心,狂蜂浪蝶的場面
也是見過不少的。可是面前這個男人的坦然讓她說不出的窘,她那一刻分明覺出
自己是他眼中的盤中美食,他理所當然的坐下,系上餐巾、拿起刀叉、准備開吃
了。
  她的慌張完全沒有逃過他的眼睛,他覺得有點好玩,有惡作劇的沖動,他牽
起她的左手,看著她的婚戒問,“你老公沒有告訴過你嗎?”
  她心中氣惱,這人恁地無禮!身子卻微微顫抖了一下,從他的手傳過來的那
股暖流迅速地包圍了她的每一根神經,她心跳加快了。她想把手抽回來,可是自
己的手似乎只是象征性的動了動。
  他低聲說,“我抱抱你,別害怕。”他環住了她的肩,握著她的手,兩個人
一動也不動的坐了大約五分鍾。在這五分鍾裏,她感覺自己的身子在他的手下越
來越熱,腦子裏一片空白,周圍的噪雜似乎漸漸遙遠,街燈初上,城市有點慵懶,
她也開始覺得疲倦。他感到了她的城牆在塌陷,于是拿起她的手,放進嘴裏開始
吸允。他微熱的舌頭細致地愛撫著她的纖纖玉指、她的身子一點一點的暖了,一
寸一寸的軟了,一塊一塊的酥了。女人高漲的情欲哪裏會被一個資深色鬼錯過,
他知道她的身體今晚必須被滿足。
  可是,碰到這樣的一個風流人物,他怎肯一夜情便將她放過,他要用一場性
愛的盛宴洗滌她的魂,讓自己的鬼氣進入她的心,讓她也變成色鬼。他用好聽的
聲音說:“告訴我你的性幻想,我來幫你實現。”
  她並不是邪穢淫亂的女人,只是在這個男人面前,性這件事情好像百無禁忌,
什幺都自然合理,他想讓她幹什幺都但說無妨,她說什幺自己也不會害羞。她想
了想,說,“我好想看別人做愛,我也想別人看我做。”
  他拖著她的手站起來,她竟然跟著走了幾步以後才想起來問,“去哪?”他
說,“我們去一個性愛派對。”
  城市已經換上了撩人的紅綠夜裝,她在這個城市裏生活了很多年,可是今晚
每一個角落似乎都新鮮有趣、神秘莫測,每一個窗戶裏似乎都激情暗湧。她心如
擂鼓,隨著他穿過了幾條街以後來到一個看似非常普通的酒吧,他帶著她徑自往
後面走,穿過了好幾個過道以後又上了幾層樓,樓道裏有一個大漢,面無表情的
對他們點點頭,打開一扇朱紅色的門。
  屋子裏很多床,床上很多人,不,是很多身體,男人女人的身體,大約一半
的男人還穿著內褲,少數女人穿著情趣內衣、丁字褲,剩下的都是赤裸裸的身體。
他們叁五成群的聊天、調笑,似乎這是最自然不過的事情。從來沒有見過這等場
合的她有點兒發呆,他很撫慰的摟著她說,“慢慢來,沒關系。你先到這邊的新
人區坐坐,我陪著你。”她這才看到角落裏的一圈沙發上坐著幾個男女,著裝整
齊,滿臉和她一樣充滿了新奇。
  她暗暗噓了口氣,坐下來以後忍不住拉緊了他的手,雖然他也是個陌生人,
可是在這個地方,他幾乎是她的依靠。而他,似乎也完全不在乎她的這種依賴。
  突然有女人的叫床聲傳來。她順聲看去,不遠處的一張床上,有一個男人在
狠狠的操他身下的女人,女人像一頭母獸四肢著地跪在床上,兩瓣圓圓的屁股高
高翹起,男人在她身體裏的的每一次抽擦都讓她發出長長的呻吟,一副欲仙欲死
的銷魂模樣。同一張床上還有兩女一男,身邊有這樣兩個人顛鸾倒鳳,他們哪裏
耐得住,也開始如饑似渴的你侬我侬、上下撫摸。慢慢的,俱樂部裏各個角落都
有人開始動興,肉欲如同一個不斷升級的蘑菇雲,隆隆作響,脹大了很多雞巴,
濕潤了每一個女人的下體。
  坐在沙發上的一對已經忍不住了,女人跪在地上想給她的男人口交,這時候,
一個侍者走過來,彬彬有禮的說:“不好意思,性交必須去床上,讓大家觀看,
這是本俱樂部的規矩。”
  看別人做愛和讓別人看是她暗藏多年的性幻想,如今幻想突然要變成現實,
她心中竟然是一半興奮,一半害怕:自己的身體真的好看嗎?做愛的樣子會不會
滑稽?高潮時的抽搐是不是很醜?她本能的抱緊了自己。
  他看出了她的害怕,把她摟過來,有點霸道的擡起她的臉,說了一句“傻瓜”,
然後開始吻她。他的舌頭慢慢探入,開始和她的舌頭交配,她無法克制體內奔騰
的欲望,分明的回應著,糾纏著他,輕輕的咬他的唇,把舌頭伸進他的嘴裏向他
求愛,于是他那條溫軟細致的舌頭慢慢地變得瘋狂,他開始毫無顧忌的親她,親
她的下巴,鎖骨,然後親到她的耳邊,有點兒戲谑的說:“你再看一會兒吧,我
摸摸你,你再舒服也不許大叫啊,否則侍應生就知道了,你就要去上床去給大家
看了哦。”
  她覺得又好笑又感謝他的貼心,找了個姿勢裝著看俱樂部裏的人,把自己的
身子躲在他和沙發之間。俱樂部裏這時候激情澎湃,有女人跪在地上給男人吃,
有69互相口交,有3p、4p,淫樂之聲不絕于耳。
  他的手很快就摸進了她的裙,觸摸之處寸寸肌膚都溫軟滑膩,令人酥醉,若
他不是風月場的高手,只怕是要把持不住、直入黃龍了,他不徐不疾、溫柔而堅
定地向她的隱秘之處進攻,很快他就發現了她原來沒有穿小內褲這個秘密,居然
也不驚訝,只是在她耳邊笑罵了一句,“小騷貨!今晚看我怎幺收拾你。”經過
這幾個小時的發酵、調情,她的肉欲早已浸潤了她的每一個細胞,這一句“騷貨”
落在耳裏,真是說不出的纏綿受用,她忍不住“嘤”的一聲,只想脫口求他愛撫
她。

              (四)終結篇
  她的身子蜷縮在他和沙發之間,他的手在她的下體摩挲愛撫,只覺手下肌膚
溫軟滑膩,屁股肥美圓碩,縱是他風月老手,也覺得妙不可言,無法自抑。很快,
他的手猛地撲到了她的陰部,開始揉捏她的陰唇。抑制了一個晚上的情欲在她體
內奔騰而出,她禁不住“啊”的喊了出來,剛剛出口,他便用手蒙住了她的嘴,
在她耳邊輕聲說,“不許叫!”
  她知道他不讓她叫出聲來,是爲了不招侍者注意,否則按照俱樂部規定,他
們就要去床上做給所有人看了。這樣被這個陌生男人蒙住嘴、進入身體仿佛有被
強暴的意思,這個念頭讓她更加興奮起來,她的淫水汩汩的流出來。他的手在她
的陰道口逗弄著她,還火上澆油的在她耳邊戲谑地說,“這幺濕,想不想我操你?”
她殘存的一點自尊讓她不肯點頭求歡,于是他的手更加壞了,在一片滑膩粘黏的
蜜液中往前遊走,捏住早已充血腫脹的陰蒂,輕輕的彈了幾下。亢奮中的她哪裏
受得了這樣的刺激,她的屁股本能的向他的下體挺過去,尋找著被擠壓插入的快
感,口中再也忍不住的求出聲,“插我啊,受不了了……”
  他的手分開她的玉蚌,滑入她的身體,然後輕輕松松的找到了她的G點,她
的陰道已經完全興奮起來了,處處嬌嫩溫暖,G點也已經充血變大,彈性十足的
等待著愛撫。他的手指靈活熟練,在G點周圍不斷劃著圈圈,然後又不斷擠壓。
她的下體被這樣刺激著,眼前的性愛派對此時已經如火如荼,一個女人在床上被
叁個男人圍住操得死去活來,大叫“啊……啊……你們操得我的騷逼好爽啊……”。
在身體、視覺、聽覺的各種刺激下,她很快就感到絲絲爽極了的快感從那要緊處
點襲來,她的舌頭本能的舔住他捂在她嘴上的手。他知道她要高了,一把把已經
堅挺的雞巴緊緊壓住她的屁股,手下毫不留情的繼續刺激著,感到背後那只大雞
巴的她快感一下子爆發了,陰道一陣一陣的痙攣,卻沒有雞巴填補,這種極度快
樂時的空虛讓她幾欲發狂,竟然一張嘴咬住了他的手。
  長長的快感終于結束了。他的手和她的嘴終于彼此放開,她瘋狂的轉身開始
尋找他的身體,她想抓住那根剛才從後面壓住她的雞巴,想舔它,吃它,把它狠
狠的插入自己的身體。
  他卻捉住她的手,提醒她說,“我們去床上做吧。你想不想嘗嘗被一群男人
女人摸的味道?”
  此時此地此景,縱是貞女烈婦也必淫性大發,更何況被多人撫摸觀看本就是
她的性幻想。她粉頰飛暈,確切地說,“好想。”
  他牽著她站起來,走到一張床邊上,然後一語不發地把她的裙子褪了下來。
燈光下,她只穿了一個黑色胸罩,並不習慣在衆人面前裸體的她本能的抱住了自
己的身體,他不慌不忙的打開了她的胸罩,于是她全裸的身體就這樣暴露在他和
周圍人的面前。
  她身材窈窕,纖腰不盈一握,胸部和臀部卻很豐滿,此等婀娜有致的身材,
加之眉目如畫,肌膚勝雪,這樣的美色不僅驚豔了他,周圍男男女女也紛紛轉頭
看了過來。
  她有點自豪,這樣的自信心鼓勵著她的淫蕩,她拉住他的皮帶,叁下五下的
脫了他的褲子,當他陽具終于出現在她面前時,她心裏喜不自禁,他的雞巴很大,
紅紅的杆身上青筋暴起,龜頭很大很硬,她忍不住興奮地跪下去,貪婪地抓住他
想吃。他卻輕輕抓住她的頭發制止住她,說,“想吃的話,求我。”
  在他粗大漂亮的雞巴面前,她已經完全失去了所有矜持,媚得跟水兒似的說,
“哥哥,求你給我吃吃你的雞巴吧。”
  他笑了,心想真是一個好胚子,然後又教她,“你想大家來摸你的話,求他
們啊。”
  她依言轉頭對周圍的人說,“請各位爺們姐們隨便摸,我好喜歡。”
  就這樣,她開始跪在床上給他口交,粗大的雞巴在她嘴裏進出,她一邊舔著
龜頭,一邊摸著他的根部和蛋蛋,龜頭上分泌出了的透明淫液鹹鹹的,她貪婪的
舔食著。不知什幺時候,兩個男人和一個女人挪過來開始摸她,她感覺到很多手
在她身上遊走,有人開始把玩她的奶子,然後有人親她的身子、奶頭,她興奮得
有點發狂,仿佛一頭母獸。
  狂歡之中,他突然拿出一個眼罩蒙住了她的眼睛,把她放平在床上。她嬌喘
籲籲的想抗議,他很溫和的說,“別害怕,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的,蒙上眼睛
更舒服。”果然如他所言,看不見的恐懼使她的身體變得更加敏感,在她身上撫
摸的手仿佛越來越多,她的乳房、頸部、陰部、大腿被同時撫摸,她覺得自己成
爲了古希臘時的性奴,被公然放在台子上讓人玩弄取樂,這個畫面讓她騷到丟魂
攝魄。當她覺得不可能更加興奮時,她的嘴裏被塞進一對奶頭,另外一個女人把
奶子擠在一起餵進她嘴裏。她貪婪的舔著、吸允著,那個女人的呻吟加重了她的
興奮,她想去抱那個女人的身體,可是有人卻把自己的雞巴塞進她手裏,憑著形
狀大小她知道這不是剛才他的雞巴,被肉欲淹沒的她腦子酥麻,想都沒想就開始
給那個雞巴套弄起來。
  有人開始舔她的陰唇,熱熱的軟軟的舌頭開始逼近陰蒂,她在被快感淹沒之
前尖叫起來,“哥哥,求你拿雞巴來操我,我受不了了!你再不給我,我不行了
……哥哥,求你啊。”
  然後她只知道身上的那些手一只一只的停下來、離開了,旁邊有人在性交,
聽起來是剛才把奶頭塞進她嘴裏的那個女人在呻吟。在她不知發生了什幺的時候,
有人擡高了她的腿,一只火熱的雞巴“噗嗤”一下挺入了她的身體,她被恐懼和
快感同時刺激,發出一聲長長的尖叫。
  她聽到他的聲音,說“是我。”
  她被期待膨脹了多時的欲望噴湧而出,她擡起胯去就他,嘴裏忍不住的胡亂
求他,“好哥哥,親老公,操我,操s我的騷逼,我好想你的雞巴,你的龜頭刮
得我好爽……啊……來,好哥哥,你插這幺深啊……啊……”,百余次抽擦以後,
她再次被極度的快感吞沒,全身無法控制抽搐,喉管裏發出銷魂的呻吟,陰道在
痙攣中包裹著他的陽具反複蠕動。
  他還不肯放過她,又換了幾個姿勢繼續插她,直到她暈暈乎乎的時候,開始
使勁擰她的奶頭,她的身體本來興奮的有些無知無覺,一疼之下,一陣毫無預兆
的高潮再次吞沒了她,在她欲死欲仙的嬌呼聲中,他猛力抽擦了十余下,終于射
了。
  接下來的幾天,她和他幾乎夜夜都在性愛俱樂部尋歡。她慢慢的越來越習慣
被大家觀看、撫摸,然而最後,她讓他的雞巴進入時,她只想和他兩個人一起做。
  第六天他把精液射滿她全身以後,終于問她:“你不想被兩叁個雞巴同時幹
嗎?”
  她搖搖頭。
  “爲什幺呢?”
  “……”
  他摸著她的頭發笑了。他開始和她說自己變成色鬼的故事,告訴她色鬼的苦,
叁天不沾淫水,色鬼就會寢食難安。一個月沒有,心裏就會鬼哭狼嚎,惡鬼們會
聞聲而至,凶險異常。色鬼必須要不斷地尋找女人和男人,勾引他們,把他們也
變成色鬼,即使是最愛的人,爲了自己的生存也必須下手。
  “我就是你的目標,你的下一家,是嗎?”她一邊擦拭著自己的身子,一邊
平靜的問。
  他點了點頭,說,“你已經被我變成色鬼了,你知道嗎?而且,你和我一樣,
將是白鑽級別的色鬼。”
  他即使不說,她也知道老公出差以後這一個星期裏自己靈魂深處的變化,所
以即使乍聞自己已經入了鬼界,她也並不吃驚或者害怕,只是有點兒傷心的想,
“以後的路更加多一些身不由己了”。聽到他說“白鑽級別的色鬼”,她忍不住
好奇的問,“什幺叫白鑽級別?”
  他慢悠悠的說,“色鬼數目衆多,境界高低差異極大,故分爲土鑽、黑鑽、
白鑽、金鑽四個層次。你看這俱樂部裏,色鬼芸芸,那些只顧自己快活、不顧對
方感受的是土鑽,最低級別。那些沉迷于群交的人屬于黑鑽,他們享受著身體的
極樂,卻沒有體會到最好的性交還是兩個人之間的靈肉結合。而你我雖然享受著
群交,還是更加享受一對一的性愛,因爲性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是兩個人之間
最深的交流啊。”
  她同意的點點頭,又好奇的問,“那什幺是金鑽呢?”
  他呵呵笑起來,“我還沒有到那個級別,不知道,估計是走向虛無的裝逼級
別,哈哈。”
    ***   ***   ***   ***   ***
  第七天
  她坐在機場,柔腸百轉。
  老公出差一周,飛機再過一個小時就到了。前一天他給她說的關于色鬼的故
事並不讓她害怕,短短一周,他帶著她走進了一個性愛的新天地,個中快樂太銷
魂了,即使是迷津險途,夜叉海鬼似的妖物衆多,她也是必赴湯蹈火跟隨他去的。
只是她從昨天開始一直在糾結一個問題:現在自己已經成爲色鬼,該找誰做下一
家、分擔這心裏的森森色鬼氣息呢?老公嗎?
  她想著他的單純,他的善良,他的癡情,自己怎幺下得了手?而且如果老公
變成色鬼,也必須出去覓食,她又如何面對那個分裂的世界?她想得自己肝腸寸
斷,清淚雙流。
  機場廣播裏傳來老公乘坐的航班已經到達的信息。她終于打開手機QQ,找
到性趣論壇上那個大叔的短信,把他的QQ號加入了自己的聯系名單。
  滴滴!她低頭一看,“美女,約嗎?”是大叔。
  她沉吟了片刻,打下了一個字,“約”。
                (完)

精品偷拍6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