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8-31发布:

欧美精品大香伊蕉在人线玉楼春:桃夭为何能成功勾引孙世杰?吴月红输得不仅是颜值

精彩内容:

電視劇《玉樓春》中,爲了突出女主林少春(白鹿飾演)的機智聰慧,其他配角均成了練拳的沙包。不僅整個百戲班都在爲林少春所驅使,就連老謀深算的首輔孫遜,妻妾懼怕的太太沈氏都在林少春面前強行降智。而林少春一路過關斬將進入孫府猶如狼入羊群,如入無人之境。這樣女主大開金手指,所向披靡的劇情“爽”固然是“爽”了,但終究因缺乏勢均力敵的對手顯得有些乏味蒼白。不過這一切在林少春的師姐桃夭(王西飾演)上線後變得完全不同。

作爲與林少春系出同門的師姐桃夭,雖然技藝不如林少春,但在對付男人方面卻天賦異禀,無師自通。她過往的諸多男人不少人爲她傾家蕩産,傾盡所有,可到臨了還惦念著她的好,反而覺得是自己沒福氣,配不上桃夭這樣的好女人。世上能讓人家破人亡、社稷傾覆的紅顔禍水不少,比如著名的褒姒、蘇妲己等,但像桃夭這樣禍禍了人還在大衆面前留下一個有情有義的好名聲的女人,真應該算是極品狐狸精了。

不過看下桃夭以往的劣迹,她這樣的狐狸精似乎專門爲引誘書生而存在。在她的獵物中,基本都是像孫世傑這樣出身富貴之家,口讀聖賢書,心念才子佳人的悶騷書生。這類人往往懷著愛情的理想主義,對書中的顔如玉心馳神往,在現實中也是重度顔控;明明手無縛雞之力,卻容易對弱女子泛濫同情心,還特喜歡英雄救美;在皮囊與靈魂之間,更容易迷惑于女子美麗的皮囊和外在技藝,卻不懂得欣賞真正有趣和與衆不同的靈魂。客死破廟的曹叁公子是如此,孫世傑亦是如此。

在孫世傑和吳月紅的這段婚姻中,表面上看是吳月紅(辣目洋子飾演)配不上孫世傑,但細究起來其實應該是孫世傑(赫雷飾演)配不上吳月紅。吳月紅雖不是古典意義上的美女,但作爲將門虎女,她卻具有一種巾帼不讓須眉的精神氣,不僅武藝精湛,健康活潑,爲人也十分大度直爽,心思單純,敢愛敢恨。這樣的脾氣秉性,在普遍講究賢良淑德的時代,比那些精通琴棋書畫的嬌弱美人更爲難得。從她在馬球場上男人們對她的稱贊便可看出,吳月紅的飒爽英姿才是真正與衆不同的存在。除了不通文墨這一點,也堪作一位賢妻。嫁給孫世傑這樣迂腐無能的書生,被深藏于深宅大院之中,是真的委屈了。

如果能換一個思想更開明,爲人更大氣,更有英雄氣的男人,吳月紅身上的這些閃光點就會被不斷發掘,吳月紅也能變得更加富有魅力。但是孫世傑顯然不是那種偉男子。他只是一個活在自己世界裏的書生。看似風雅,實則世俗。他只想找一個傳統意義上的好妻子,所謂的溫柔美貌,善解人意,琴棋書畫,都不過是滿足自己作爲男人的虛榮心。至于妻子到底是個怎樣的人,他根本就沒有真正了解過。

其實縱觀桃夭勾引孫世傑的全過程,你會發現,桃夭的高明之處便在于她特別善于將自己包裝成這類書生的夢中情人,然後只負責下鈎子去“勾”,試探魚兒的反應和態度。如果魚兒願意咬鈎,她再繼續下第二個第叁個鈎子。哪怕最後這個男人被她吃了個精光,桃夭也在面子上做得相當敞亮,完全一副被動無辜的樣子。而男人們哪怕有所察覺,但仔細一想,基本都是自己的選擇,也就只能啞巴吃黃連。

就像她第一次與孫世傑見面,假裝在街上被孫的馬車撞倒,自己嘴上說沒事,不追究,卻放任丫頭故意與孫世傑胡攪蠻纏,又是抱怨衣服髒了沒得換,又是說要誤了堂會。最後給孫世傑留下一個孤單背影獨自離去,而小丫頭則故意留下繼續向孫世傑討說法。當看到孫世傑以玉佩相抵時故意將自己住的位置透露給他,還用的是強調的語氣。在刁蠻丫鬟的襯托下,讓桃夭顯得格外清麗脫俗。如果換一個神經大條一些的男人,估計也不會把這段邂逅放在心上。但對于在本就對婚姻甚爲不滿的孫世傑來說,這樣柔弱文雅的桃夭卻引起了他的注意。

但第一次孫世傑雖然有些心動,但畢竟不是急色之人。因此當有其他事情糾纏時,他就把桃夭這檔子事兒給忘在腦後,並沒有送銀子去贖回玉佩。所以桃夭的第一次勾引並不算成功。後來,當桃夭無意間從林少春那裏得知孫世傑是孫府大公子時,便開始有針對性地繼續下鈎子。一個歸還玉佩的動作,不僅有個入情入理的說法,也隱藏著撩撥。這樣隱晦的弦外之音,如果是個不解風情對她無意的男人,那也就是交銀子了事;如果是個對她上心的人,自然會去聽桃小築走一遭,以顯示自己所謂的君子之風。而孫世傑恰好是後者。

到了聽桃小築後,桃夭並沒有急著往孫世傑身上貼,而是刻意保持一個社交距離,還配上了朦胧的紗簾,給孫世傑制造了一個唯美的幻境。桃夭除了彈琴唱歌便將話語權完全交給孫世傑,既不評價,也不插嘴,讓孫世傑自己開始吐露心聲。隔著一個紗簾,孫世傑看不清桃夭的表情,而桃夭卻完全將孫世傑的一舉一動、一颦一笑看了個通透。當孫世傑把她當做解語花在真心傾訴時,桃夭卻在利用孫世傑的吐槽來抓取有效信息,用自己多年的社交經驗評估自己對孫世傑的吸引力大小。最後,故意不要孫世傑的錢,而說了一番當朋友的話,悄無聲息地拉近了彼此的關系,還暗示孫世傑若有不開心可以隨時來找她。

可以說,桃夭的每一步都是非常隱晦,非常自然的欲迎還拒。如果不是因爲孫世傑本身就是十分吃這套的迂腐書生,其實他有許多的機會可以跳出桃夭的溫柔陷阱。如果他是那種狠心人、薄情郎,對桃夭這樣的人不會憐香惜玉,甚至打算吃了就跑,桃夭自然會很快露出真面目。只可惜,孫世傑在迂腐之外還有些自以爲是的虛僞道德,于是當桃夭對他從感情勾引發展到道德綁架時,他便毫無招架之力。

相比之下,吳月紅(辣目洋子飾演)除了顔值輸給桃夭之外,也完全不懂得如何在孫世傑面前揚長避短,營造氣氛。對吳月紅來說,表達喜歡的方式就是天天找各種理由黏著他,纏著他。要麽委屈自己,努力變成他想要的樣子,要麽便采取霸王硬上弓的辦法,希望孫世傑屈服。可是前者只會讓她失去自我,暴露自己的短處和不足,給人留下一無是處的印象,而後者則讓孫世傑感到男人的屈辱,從而對吳月紅心生厭惡。

本來在林少春的幫助下,吳月紅在馬球場上的飒爽英姿讓孫世傑看到了一些可敬可愛之處,只可惜吳月紅在看到孫世傑後表現得過于急躁獻媚,又讓好不容易建立起的那點好感煙消雲散。而吳月紅卻認爲孫世傑不喜歡自己打馬球,又回到原來的老路上,學自己根本就不擅長的彈琴,于是一下又成了那個笨拙狼狽的吳月紅。殊不知,她貼得越近,反而讓孫世傑避之不及。

其實吳月紅與桃夭相比,輸就輸在對孫世傑動了真情。爲了這份情失去了自我,總像迎合孫世傑的喜好,卻又和自己的本性向背,于是顯得進退失據、笨拙狼狽。其實孫世傑一些時候的要求明明是刁難,是爲了讓她知難而退,而吳月紅卻完全聽不出這些話中的弦外之音,因此更被孫世傑所輕視。而桃夭則特別善于抓住男人的心理,又對男人沒有那麽多期待,因此能十分冷靜地將遠近距離把握得十分妥帖,反而能撩撥起像孫世傑這樣的書生對她的欲望。

其實面對對脾氣秉性完全迥異的丈夫,吳月紅最好的辦法就是主動給予彼此一定的空間,讓孫世傑放松,同時也給自己一個經營自己的空間,放大自己的長處,做自己愛自己。如果把自己經營好了,把所有的長處都展現了,一個男人還是選擇對你視而不見,則說明兩個人根本不合適。與其不斷地糾纏讓他生厭,不如主動放手,采取“你若無情我便休”的態度,起碼能讓自己過得開心一些。原本吳月紅是《玉樓春》中最可愛的女子,真不希望最後她因爲桃夭的排擠和孫世傑的冷淡而郁郁而終 欧美精品大香伊蕉在人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