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2发布:

国产成人Av片无码免费40岁黄奕自曝当总裁,何洁谈生存困境,这档节目也太敢说了

精彩内容:

談到2020年的關鍵詞,“姐學”一定算一個。

前有《乘風破浪的姐姐們》中所向披靡的“無價之姐”,後有《奮鬥吧!主播》在直播實戰考核裏,努力爲自己殺出一條血路的“有價之姐”。

24位參加比賽的“播姐”在節目中所呈現的,簡單來說是對于在直播行業從無知到入門的養成系經曆,複雜來說,更像是一副女性職場群像圖。

——不同年齡、不同階段的女性,帶著各自在職場上的困惑和焦慮來到這檔節目。

有人爲了學習,有人力求突破,也有人,只是迫切想要證明自己。

但無論目標如何,她們在節目中的種種表現,都或多或少給了我們在職場生存的啓示。

一、20歲女性,是對未來迷茫的無措感,想爲以後的自己賦能。

李藝彤,今年25歲,作爲SNH48二期生以《劇場女神》公演正式出道,畢業後單飛變成女歌手和演員。

其實她參演的網劇不少,公司給的資源也還算不錯,但一直不溫不火,名氣遠遠不如同期出道的鞠婧祎。

此次來參加比賽,關于動機她說得很直接——“不清楚未來會發生什麽事情,但也許有一天帶貨會成爲生存下去的關鍵技能。”

同從選秀節目中出道的高秋梓也在接受采訪時說:“來這裏就是之前做過幾次直播賣貨,給我帶來了自信感,想試試。”

並直言:“直播嘛,就是賺錢多啊!”

很明顯,愛豆們也不知道自己適合什麽,無非就是秉承著“蒼蠅腿也是肉,總歸是聊勝于無”的心態,來看看自己能否憑借這檔節目獲得更好的資源。

又或者說,趁年輕大膽博一下,給自己試錯的機會。

二、30歲女性,是對當下職業無起色的焦慮感,渴望尋求事業突破口。

《奮鬥吧!主播》裏,30歲+的“播姐”至少占了叁分之一,就從大家最熟悉的歌手何潔說起吧,她給我的焦慮感最強。

何潔一身嘻哈服入場,面對衆人一臉輕松無謂,但真到個人采訪談起直播,她收起嬉笑,真實地承認是“逼不得已,大家都要做。”

顯然,何潔內心本不想當賣貨博主,一是覺得掉價,二是害怕上熱搜。

但爲什麽最終還是來了?——因爲生活讓她妥協。

2005年,何潔因《超級女聲》正式進入演藝圈,成了彼時炙手可熱的明星歌手,談了幾段無疾而終的戀愛,最後嫁給了演員赫子銘。

2017年兩人離婚,何潔因爲私生活人氣一落千丈,頓時成爲衆矢之的,事業也慘遭滑鐵盧。

何潔曾自曝自己生活困難,大半年沒有工作,還要獨自贍養叁個孩子,窘境之下被迫辭退保姆,同時接其他藝人看不上的十八線商演的活。

據資料顯示,何潔上一次作爲歌手正式演出,已經是去年五月的事。

再比如主持人司雯嘉。2005年以播音主持、表演專業成績雙雙第一的身份考進上海戲劇學院,加上出衆的外形,司雯嘉前途可謂是一片光明。

畢業之後,司雯嘉擔任了上海廣播電視台的主持人,先後主持了多個王牌節目和晚會活動。

但,大家有幾個人認識她呢?

她自己也在節目裏調侃,幾乎和在座多數姐姐都有過合作,但大家出場,沒有一個人認出她。

同職業的汪聰隨後也附和道:“主持人在節目中的存在感,越來越低。”

這也是多數職場女性的困境

——本職工作遇到了瓶頸期,和自己有關,也和行業大環境有關,一時難以找到解決辦法,只能將目光轉向別處,尋求一份可觀的副業。

叁、40歲女性,渴望突破過往成就的桎梏,希望創造新的機會。

蔡少芬出道29年,大衆對她最深刻的印象是——娘娘。

仔細回想一下,近些年她的作品除了《甄嬛傳》出圈外,似乎也別無其他。現在出鏡,多數時候都是和老公張晉秀恩愛。

這次來到《奮鬥吧!主播》,蔡少芬對自己有期待——她想看見另一個不同的自己。

的確,對于蔡少芬這類身上標簽太單一的藝人來說,過往成就即是榮譽,也是桎梏。

既然想打破大衆對自己的刻板印象,那就必須勇敢踏出第一步——拒絕舒適圈,嘗試在陌生領域學習冒險。

黃奕因離婚糾紛隱退娛樂圈的這幾年,嘗試了個人創業。比如自己開了一家MCN公司,還投資了一家極有名氣的網紅蛋糕品牌。

這次來《奮鬥吧!主播》,黃奕直言有兩個原因,一是希望通過自己的行爲打破大衆對帶貨主播的偏見,二是想讓自己的事業更上一層樓。

黃奕沒說官話,作爲創業者,她看問題商業又理性,也就顯得有點過于利己。

但黃奕當下自給自足、走路帶風的樣子,恰恰是我作爲女性最想看到的——不爲婚姻所累,不沉溺在過往,好好創業,努力打拼,活成自己最好的模樣。

四、五十歲女性,是怕被時代淘汰的緊迫感。

說實話,這檔節目最讓我驚喜的兩位嘉賓,是我們的“雪姨”王琳和“香港小姐冠軍”陳法蓉。

王琳老師在節目中自曝,雖然自己50歲了,但每次工作之余,都會和兒子一起玩手遊,還會在網上用年輕人的語言聊天,讓隊友猜不出她是個“老太太”。

這說明了王琳老師心態年輕,但同時也反應了一個問題——她非常害怕與時代脫軌。

她來參加這檔節目的初衷,也是因爲知道直播是大趨勢,希望和年輕人交流時沒有代溝,所以來學習。

而陳法蓉老師呢,其實已經很少出現在大衆眼前了,算是半個隱退狀態,說是“過氣”藝人也不爲過。

她從未涉及過直播領域,但她知道現在是“人人主播”的時代,她想學,並且有志向成爲一個成功的、優秀的“播姐”。

這不禁讓我想起生活中同齡人的困境——社會與時俱進,會出現越來越多他們陌生迷惑的事物,如果自己不進步不追求,在職場的生存空間就會越來越小。

其實《奮鬥吧!主播》裏還有很多有故事的女性,每一個單獨擰出來,都值得我們探討和深究。

不同年齡有著不同的職場焦慮,但她們不安全感最終來源都一樣——女性容易在職場遭到歧視。

衆所周知,當下職場環境對于女性並不友好。

比如事業和家庭,需要去考慮如何平衡的永遠是女性;比如某位女同事業績出衆,大家第一反應不是她實力強,而是走了“捷徑”;比如在面試過程中,未婚未育的女性會被判定爲有一定的風險,已婚未育則是高危人群......

這些職場對女性隱形的惡意,都在加劇她們在職場上的不安感。

但說到底,這些其歧視的根源,是因爲早在男權社會裏,男性就給女性下了“刻板定義”——她們只能做什麽,只配做什麽。

《奮鬥吧!主播》這檔節目,不僅是給我們提供了一個藝人轉行的職業跨界範本,更是讓我們看見了女性如何打破職場偏見的可能性

——拒絕他人給自己貼標簽,學會脫離舒適圈,勇于嘗試新事物,憑本事把“入場券”和話語權攥在自己手裏。 国产成人Av片无码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