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插进媳妇的小穴

精彩内容:

一大早秋雲不太快樂的起床.自從公公來訪生活步調整個都亂了 ,尤其是夫妻間的親蜜行爲更是無法像以前那般的快活與盡興.秋雲 並不是很討厭公公,只是兩人生活過慣了多了一個人就是不一樣.
 
  早起出門運動的公公還沒回來,秋雲也就不避諱的只套件寬大的 襯衫,裏面就只有件小小的丁字小內褲.雖然是寬大襯衫卻也無法掩飾 秋雲那傲人的雙乳,只見秋雲走路時胸部的起伏就足以讓男人猛吞口水 了.
秋雲準備好了早餐,老公也剛好下樓吃起早餐.
 
  ”老婆最近牛奶好像越來越稀,火腿也是半生不熟的”
 
  ”喔!沒辦法牛奶最近不知怎麽搞的缺貨,所以只好加些水湊份量,那火腿冰凍太久,要煎熟不太容易,你就勉強吃吧!”秋雲意有所指的抱怨著.
 
  秋雲的老公尴尬的苦笑著,匆匆的吃下這加了料的早餐,一煙溜的開車上班去了.只留下近百坪的房子和郁悶的妻子. 
 
  收拾餐桌上的東西,秋雲接著要準備公公的早點.公公一直有在客廳邊用早餐邊看報的習慣,使得秋雲必須重覆的工作.這也是秋雲覺得公公難伺候的地方,在餐廳吃不是方便多了嗎?
 
  翻著冰箱看到昨天在超市買的小黃瓜不由得發呆,也不知道這小黃瓜要煮些什麽.想到昨天在超市自己不知怎麽一回事,看到它時居然一陣顫抖,雙腿不由的夾緊,還好有人叫了她一聲,否則可能要出洋相了.莫名其妙的抓了小黃瓜就往菜籃裏丟.
 
  秋雲看著小黃瓜忽然一陣肉緊,雙腿間的小穴泌出了淫液.已經一段時間沒有看到老公的寶貝,今天看到這小黃瓜居然有了一股想要男人插進蜜穴裏.想著想著就把小黃瓜放進嘴裏含了起來,另一只手往胸部撫摸而去.”喔!.....喔!.....”小黃瓜在嘴巴裏像陽具般的進進出出,手在乳房上挑逗著乳頭,秋雲忘我似的自慰,蜜穴的愛液像忘了關了水龍頭般的留出來,小小的丁字褲濕成一片.
 
  正當秋雲陶醉在自慰的快感時,卻也忘了運動回到家的公公.依舊繼續那快樂的行爲,只見她把小黃瓜從嘴裏往下到了蜜穴.腫脹得像花生的陰核可看得出秋雲激情的程度,一手快速的抽插小黃瓜,一手撫摸著那乳房,像要捏爆似的揉搓著.這一切都看在秋雲公公的眼中.
其實秋雲的公公打從秋雲進門就對她一直有著非分之想,只是礙于面子不敢下手,沒想到媳婦竟是這麽樣的騷浪,居然趁著沒人在家作起這檔事來,看來要好好的替兒子盡盡義務勉得媳婦讓兒子戴綠帽才好.于是悄悄的把一身衣服給脫光摸索到那忘我的媳婦身旁,肉棒冷不防的塞進秋雲微啓的小口.
 
  ”嗚....”秋雲上有公公的陽具下有小黃瓜,一時間不知如何反應,掙紮著想要吐出公公的肉棒.”秋雲讓爸爸來讓你更快活,爸爸會讓你滿意的”,公公邊說話邊伸出手去接手秋雲放松的小黃瓜,”喔....喔....”秋雲搖頭著呻吟著,公公知道秋雲有軟化的迹象,抽出肉棒讓秋雲喘息.
 
  ”爸我們不能這樣啊!這是亂倫的”
 
  ”放心你不說我不說就沒人知道了”秋雲的公公說話之間並沒有忘記手上的小黃瓜,抽插秋雲那泛濫成災的小穴.嘴巴湊上秋雲的雙唇,舌頭纏著秋雲的舌頭.秋雲也不再掙紮的享受來自公公的熱情.甚至伸出一只手去套弄公公的肉棒,感覺到公公沒有老公的長但卻比老公粗,不知道插進自己的陰穴是什麽滋味. 
 
  ”爸..媳婦想要你....插進媳婦的小..穴”
 
  公公早就迫不及待了,一聽到秋雲的召喚,把秋雲的雙腿架在肩上,小褲褲往鼠蹊部一擺就提槍上馬,滋的一聲插進了秋雲的蜜穴裏.
 
  ”爸...你的太...粗了慢......慢一點我會....受不了"
 
”我知道...宏嘉的比較..長我的比較粗....媳婦今天就.... 讓你嘗嘗不一樣的味道”  ”喔.....爸你插的我好滿....啊....我覺得好....好舒服喔......喔”
 
  秋雲的公公因爲年齡和剛才的刺激已經像拉滿弦的弓,隨時都會射出,所以更用力的抽插著,秋雲也隨著公公的動作,屁股也上下的配合著.
 
  ”爸....我快要....泄了..快...快....再用力點...啊..啊...我...我...泄了”秋雲終于在公公的努力下高潮了.
”媳婦....爸爸也..要....要射了”說完把肉棒抽出來,一股股的精液射向秋雲的乳房,還有一些射到了秋雲的嘴邊.
 
2.
  秋雲的老公宏嘉被秋雲一翻調侃後,頗爲無奈的開著車到公司上班,他太了解秋雲騷浪起來那種樣子.雖然家裏很寬大,但父親的房間就在隔壁,
 
如果一個不小心聲音傳出去那才是難爲情.這畢竟是夫妻之間最隱私的親蜜行爲,而且他也不想讓父親覺得秋雲是這樣的人.
 
   當他正在想著有什麽方法讓父母親和好,並且讓父親盡快回家去.思緒也跟著想到跟秋雲激情的畫面,欲念不由得往下竄去,褲裆慢慢的膨脹起來像是在私處搭了一個小帳篷似的.
 
  ”總經理,總經理”宏嘉的秘書叫著他,像是做錯事一樣.
 
  宏嘉這時候才回過神,臉色微紅露出尴尬的笑容問道”有事嗎?”
 
  其實宏嘉的秘書跟秋雲是從高中一直到大學的同學,叫秀霞,她也是秋雲安排在宏嘉身邊的探子,人長得滿好看,身材卻比秋雲更好.只因爲晚認識宏嘉,才會讓秋雲捷足先登.
 
  ”總經理,對不起因爲我敲了很久的門,您都沒有回答,而且董事長來電話好像很急的樣子,所以我只好開門進來”
 
  ”沒關係,是我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了.”宏嘉邊說邊拿起電話.是父親要他去排解他跟宏嘉母親之間的問題.宏嘉想想今天剛好是星期六,下午休息,自己也很久沒有跟母親見面吃飯,于是要父親跟秋雲說晚上就回母親家去,並在那過夜.父親聽了興奮得很,宏嘉當父親是因爲自己要幫忙他而高興,他那知道父親想的是另外一回事.
 
  宏嘉講電話時,秀霞正在整理一些文件,俯著身體讓宏嘉看了她那傲人的雙乳,而且還似有若無的飄著淡淡的香水味,這讓宏嘉更難過了,小弟弟幾乎就快暴了.
  
  ”總經理如果沒事我想先下班去了”秀霞背對著宏嘉邊整理文件邊告訴宏嘉,高翹的臀部包在貼身的窄裙裏,修長的雙腿穿著淡黑色網狀絲襪,腳上細線的高跟鞋,誘惑著宏嘉,這個時候怎麽能讓她離開.
 
  ”秀霞下午有事嗎?可以的話一起用餐吧!”宏嘉要制照機會讓兩個人在一起的時間,”我是想了解慶宗最近生意上是否較爲上軌道沒”
 
  秀霞想想自己老公剛開始創業受到宏嘉很大的協助,況且下午也沒事,也就答應了宏嘉的邀約.終于有機會了,秀霞等這個機會已經等了很久,宏嘉終于注意到她了,從認識宏嘉她就一直幻想能跟他單獨相處,直到跟慶宗結婚才放棄這個念頭.
 
  兩人愉快的用餐,就像熱戀中的情侶,話題也由彼此的另一半談到自己的身體,秀霞因爲喝酒的關係把自己放得更開.慶宗自從忙于創業,每天都要很晚才回家,性生活更是無法配合自己的須要,讓自己飽受慾望的折磨.宏嘉也因爲父親的關係跟秋雲無法享受魚水之歡.兩人居然惺惺相惜起來了.
 
  宏嘉忽然發現眼前的秀霞有著一種讓他沖動的感覺,拉著秀霞的手深情的望著她,”秀霞你好美”這時候的秀霞的確很美,紅潤的雙唇,微醺的雙眼,讓人有想一親芳澤的舉動.宏嘉再也按捺不住,在秀霞的耳邊低語,秀霞臉龐更是泛紅的點頭.
 
  宏嘉見機不可失,放了錢拉著秀霞往自己的車走去,兩人坐上車子迫不及待的擁吻起來,還好宏嘉的車子貼著深色的隔熱紙,否則這限制級的畫面不知要羨煞多少人.宏嘉發動了車子往郊區駛去. 
 
  ”總經理你要到那去”秀霞紅著臉,想著剛剛宏嘉在自己耳邊說,”我想要你”時,不知從那來的勇氣,也忘了彼此都是非常熟識對方的另一半,答應了他,現在心裏還猛烈的跳著.
  
  ”以後單獨相處不要叫我總經理,叫我的名字,來叫叫看”宏嘉看著秀霞,”快啊!”
  
  ”宏嘉!”秀霞像個新嫁娘似的叫著.讓宏嘉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手握著秀霞的肩膀讓秀霞的頭靠在自己的肩頭上.一股甜蜜的感覺攏罩在整個車上.
 
  車到了郊區的一家汽車旅館,宏嘉拿了鑰匙往指定的房間開去.看著身邊的秀霞嬌羞的模樣,似乎從沒到過這樣的地方.進了車庫,門還未關妥,宏嘉就打開秀霞的車門抱起秀霞往樓上房間去,還邊低頭吻著秀霞的雙頰.到了房間宏嘉熟練的用腳把房門給踢關起來.
 
  兩人像是乾柴烈火般的燃燒起來,彼此都不再拘謹的扒去那多余的衣服,四片嘴唇吞噬的對方的舌頭,”喔..嗯..宏嘉..喔..”秀霞這時候已經無意識的呻吟,只見她躺在床上任宏嘉爲所欲爲.
 
  ”喔..我.好舒服..好..舒服...”
 
3.
  一陣翻雲覆雨後,宏嘉跟秀霞兩人氣喘籲籲的相擁.宏嘉低著頭吻去秀霞額頭上的汗珠,雙手輕撫著她烏亮的發絲.秀霞閉著雙眼享受來自宏嘉甜蜜的溫柔.
 
  秀霞現在才發現平時在辦公室斯斯文文,指揮若定的總經理上了床後居然是如此的模樣.弄幹她時讓她有如一艄在驚濤駭浪中起伏的小船,結束時又是如此的體貼溫柔.讓她慢慢的從高潮平靜下來.跟自己的老公真有天壤之別.
 
  ”舒服嗎?有沒有弄痛你!”宏嘉輕輕的在秀霞耳邊呢喃.雙手並不時的撫摸秀霞細致的肌膚.
 
  ”嗯!好養哦..”秀霞扭著被宏嘉壓著的身驅,感覺到在她體內的肉棒隨著精液滑了出來,一陣空虛襲上心頭.好想在一次充滿啊!
 
  ”你的東西流到床上了,趕快起來免得弄髒了床單,我順便到浴室清洗一下”秀霞說著推開宏嘉走進浴室.
 
  宏嘉看秀霞一手捂著陰部,屁股一扭一扭的走著.不由得好笑,難道秀霞真的都不曾到過像這樣的愛情賓館,居然還擔心會弄髒了這裏的床單.
  
  透過浴室的毛玻璃,宏嘉窺視著秀霞那玲珑有致著身材,高聳著的雙乳,如筍尖般的乳頭.平坦著小腹,微翹的雙臀.比秋雲有過之而無不及.在自己身邊居然而不覺,真是蒙著眼睛過日子.身下的陽具也慢慢的向浴室裏的美女致最敬禮.
 
  在浴室裏的秀霞沖著水,心想著自己在未結婚前也有過荒唐的歲月,但婚後就不曾有過慶宗以外的男人.今天跟另一個男人到這裏是否太過淫蕩呢?而且還是自己最好的朋友老公,不知道宏嘉怎麽想她也許會認爲她是個隨便的蕩婦吧! 
 
  正發呆時,一雙乳房被輕輕的蓋住,乳頭從指縫中露出還不時的夾起.本來軟陷在乳房內,豎硬了起來.宏嘉站在她的背後,陽具如石般的頂住她的股溝內.秀霞整個人軟貼在宏嘉的懷裏,頭靠在宏嘉寬厚的胸膛有一種被保護的感覺.
 
  ”嗯..嗯..”秀霞平伏的心再一次的被撩起,口中無意義呻 吟,”喔...喔..宏嘉你..不是..才結.束”,話未說完,雙唇即被宏嘉給用舌尖塞入,兩人打起激烈的舌戰,分不清是誰在誰的口裏,唾液隨著兩人舌頭進出互相傳送.
 
  宏嘉把一只沿著胸口滑向秀霞的小腹,來到秀霞淒淒芳草之地, 順著往下而去.另一只手忽重忽輕的捏著她的乳房.”不行了..我 ..不要..不要這樣...逗我..啊.啊..”.
 
  秀霞上下都被挑逗,雙手反轉著握住宏嘉的陽具套弄,眼珠向上翻白,好一幅春光圖.宏嘉把秀霞轉過身來,捧起秀霞的下巴,舌尖舔著秀霞半開的雙唇,秀霞像一個要不到糖吃的小孩追著宏嘉的舌頭 ,想要宏嘉趕快進入她貪婪的口中.
 
  眼前的美人如此模樣更讓宏嘉有必征服她的快感,雙手由背上滑向豐滿的臀部,一手一片的屁股一捏一放,使得秀霞雙乳在自己胸膛 磨擦,那一份快感讓他幾乎失去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