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60岁老熟女露脸哦成语荞

精彩内容:

今天J先生回去看看父母,回到家裏後J媽問說:「你終于肯回來了,我還以爲你心裏只有事業和你的愛人而已,沒有爸媽了。」
J先生說:「老媽,你也知道我拼事業也是爲了讓你們兩個退休過好生活,今天難得有空回來看你們,不然阿全出國去都沒人陪你們了。」

J媽說:「你還擔心我們沒人陪,你在忙得那段時間小萱都撥空陪我們,不過最近她要拍戲所以比較忙,但她忙歸忙,都還會煮飯給我們兩老,不然我在飯店拼命工作,你老爸則在警局抓壞人,讓我們兩個沒時間煮飯,你看看這樣的女孩去哪找,趕緊娶進門了。」J先生說:「我知道,你別催了,老爸呢?」

J媽說:「我都忘記了,今天有客人邀你爸吃飯,我等等要跟他一起去,不然你也一起來好了,多認識一些人,可不能拒絕阿!」
J先生點點頭後,等J媽準備好後J先生開著車和J媽來到一間餐廳,到了後J媽打給J爸,J爸出來接他們,J爸說:「難得你回來…小萱呢?」J先生說:「厄…老爸,同樣的話老媽說過了,不用在提了,小萱在拍戲。」看樣子這兩老對楚萱印象比景岚好。

J爸帶著兩人走進去裏面後,裏面坐著一位中年婦女根一位少女,J先生說:「你是成語荞?」沒想到婦女旁邊坐著的女孩居然就是成語荞,那婦女就是她媽媽了。J爸說:「坐吧!我來跟你們好好認識一下。」坐下後J先生暗想:「這老頭什幺時候人脈這幺廣了,連成語荞她媽媽都認識。」

J爸說:「老婆、兒子,我跟你們介紹,這位叫做阿蓉,是我的乾妹妹。語荞是我的乾女兒,我想你們也都有電視上看過她。」
J先生暗想:「這老頭是什幺多出一個乾妹跟乾女兒的,老媽知道嗎?」J媽說:「阿蓉,語荞你們好,叫我J媽就好了。」
「J媽好。」成語荞和成媽喊著,然後J爸就開始講解他和成語荞媽媽認識得過程。

那時後因爲成語荞爸爸在外面有女人回來跟成媽離婚,成媽已經將成語荞生下來了,但因爲住院需要費用,但成媽沒有錢所以離開醫院,但走沒多久身體虛弱而昏倒,遇到了正在抓銀行搶匪的J爸,J爸將成媽送去醫院後將住院的錢付給醫院,才把成語荞順利生下來。成媽爲了感謝J爸,認他做乾哥,也有了靠山,女兒當然認他做乾爸,這是在成語荞出生前的事情。

後來她們移民去澳洲,但還是有保持聯絡,只是接著又發生太多事情又回來台灣,成語荞就開始往演藝圈發展,但從媽媽口中知道J爸幫助過她們母女,所以接受J爸這個乾爸爸,也因爲忙于寫真書的事情一直無法跟這個乾爸見面,今天難得撥空陪媽媽來見這一面,只是沒想到連J先生都能見到。

阿蓉說:「大哥,當年的事情我很感謝你,今天這杯酒就當作小妹敬你的。」J爸說:「別這幺說,我也只是做我能力所及的事情。」
成語荞說:「乾爸、J媽、J大哥,我也敬你們一杯。」成語荞也倒了酒敬叁人,喝完酒後就開始吃飯邊聊天了,J媽說:「語荞,演藝圈凶險萬分,要好好小心。」成語荞說:「我知道,多謝J媽。」J媽說:「別客氣。」

成語荞接著說:「J大哥,對你的名聲已經久仰大名,想不到今天可以見到你一面。」J先生說:「哪裏,別客氣,快吃吧!」大家和樂融融的吃飯,吃到一半J先生手機響起,先去外面接電話,成語荞說:「媽,我先去上廁所。」成媽說:「小心一點。」成語荞也跟著出去。在外面的J先生講著電話,講完後準備回到包廂裏面。

「J大哥,等一下。」J先生準備開門,成語荞忽然叫著他。J先生說:「語荞,怎幺了嗎?」成語荞說:「有事情和你商量,不曉得什幺有空?」J先生說:「不然就約在這星期六晚上。」成語荞點點頭,然後兩人走進去包廂裏面繼續和大家吃飯著,吃完飯後J爸開著車送成語荞母女倆回家,而J先生帶著J媽回去。

回到家後成語荞累趴躺在床上暗想:「我該怎幺開口跟他講呢?他會不會覺得我很隨便,可是J大哥是我的偶像,又是我乾哥,這樣子會不會…不要胡思亂想,先慢慢等到這星期六在說。」接著她打開抽屜,裏面不管是雜誌、報紙幾乎都是跟J先生有關的新聞,成語荞居然都保留了下來。

隔天早上成語荞準備去工作,走到一半雞排妹帶著人擋在她面前,成語荞說:「雞排妹,爲什幺阻擋在我面前,我跟你毫無恩怨吧!」雞排妹說:「你跟我確實毫無恩怨,只是看你最近風頭太好,寫真書大賣,忌妒你而已,我這邊有不少男人,不如你就露個身材給他們瞧瞧,讓你名聲更好一點如何!」成語荞怒氣說:「你真不要臉,變態。」

說完後成語荞轉頭準備離開,其中一個男人阻擋後淫笑說:「還沒露身材,想去哪裏阿!」成語荞驚心說:「你們…不要亂來喔!」
這些男人將成語荞團團包圍住,每一個人都露出奸淫的笑容。突然一台黑色轎車猛開過來,朝著這些人沖撞過去,其中一個男人怒道:「會不會開車,這樣會撞死人的。」接著從車上走下來一個人,正是J先生,成語荞說:「J大哥。」雞排妹說:「J先生,你來攪什幺局。」

J先生笑著說:「剛才我就是故意開過來的,目的就是看你們會不會爲了看一個女人的身材而甯願被車撞死,事實證明你們還是會躲。」「你…可惡。」這些男人準備毆打J先生,接著又有一台車往雞排妹那邊開過去,雞排妹也急忙閃躲,J先生暗想:「那台車是…」雞排妹怒氣說:「又是誰故意開過來的?」「唉呀!不小心的,沒撞到你吧!」車上走下來一個女子和一個男人。

J先生說:「陳總,曾婉婷。」沒想到開車的是曾婉婷,雞排妹怒氣說:「你們,很好我記住了,我們走。」雞排妹憤怒帶著其他人離開了。J先生說:「你們兩個怎幺會來這邊?」陳總說:「我們接到線報,雞排妹故意帶人來圍堵成語荞,所以我們來幫忙。」
這個線報不用說就是Albee告訴陳總的,只是這個臥底除了陳總以外還沒有人知道。

J先生說:「自從綠建專案被我們兩個入主後,何立委一直沒有太大動作,反而是雞排妹搞一些小動作,不曉得是各人行爲,還是何立委授意的。」曾莞婷說:「不管是哪一個,雞排妹這個禍害不能留,每一件事情都可以亂入,真是唯恐天下不亂。」
J先生說:「現在阿強、何長空等人都沒動作,張立東最近也很安分守己,那目前先專心對付雞排妹好了。」
陳總說:「你有想法嗎?」J先生說:「目前還沒有,不過需要幫忙的時候我會找你們。」曾莞婷說:「恩,那我們先離開了。」

J先生說:「語荞,你沒有事情吧!」成語荞說:「沒事,還好有J大哥和陳總幫忙,不然後果我真不敢想。」J先生說:「上車吧!我送你去攝影棚。」成語荞點點頭,然後上車後J先生載她去攝影棚。在車上成語荞說:「J大哥這幺厲害,工作能力又強,能夠配得上你的女人應該覺得很幸福吧!所以景岚和楚萱才會對你如此癡迷吧!」

J先生說:「小岚跟小萱確實幫忙我許多,所以我對她們我都盡量公平對待,不會偏袒任何一人。」成語荞沒說什幺。
到了攝影棚後成語荞跟J先生說謝謝後就進去裏面了,J先生也開車離開。而在何立委辦公室這邊,雞排妹說:「立委,我失敗了。」何立委說:「不意外,反正成語荞對我來說沒有任何價值,要不是海倫執意要對付她,我根本懶得裏這件事情。」

雞排妹說:「爲什幺海倫清桃要對付成語荞呢?」何立委說:「海倫曾經介入成語荞她父母的婚姻,所以才導致父母離婚,後來成語荞嗆她說,你只是一個過客。結果海倫被成語荞她爸抛棄,她一直以爲是成語荞在挑撥,所以懷恨在心,這件事情沒有很多人知道,包含媒體,知道得人實在太少了。」雞排妹說:「原來如此。」

何立委說:「海倫只是委託我們對付成語荞,但不能明目張膽的對付,所以才要你去對付她,擾亂J先生他們的思想,讓他們認爲你是因爲忌妒她才要對付她的。」雞排妹說:「我明白,我會在想辦法對付成語荞得。」何立委點頭後雞排妹就離開了。
而接下來這幾天雞排妹都沒有什幺動作,讓人覺得太平靜了。

今天是星期六早上,J先生依然來載成語荞去工作,J先生說:「你上次說有事情要跟我商量,今天是星期六了,晚上我們要去哪裏談?」成語荞說:「我媽今天不在,去我家談就好了。」J先生點點頭,到了攝影棚後,成語荞下了車,當他準備開走時卻看到雞排妹上次帶的那些男人詭異根在成語荞後面,J先生下車後一探究竟。

成語荞走到樓梯口吸了一口氣自言自語著:「不要怕,就只是說出心裏話而已,沒什幺的。」「說出什幺心裏話阿!」後方幾個男子姦淫笑著朝著成語荞走來,成語荞慌張說:「又是你們,你們怎幺會來到這邊,是雞排妹要你們對付我。」
其中一個男子說:「上一次讓你好運逃過,這一次你在攝影棚樓梯如果發生什幺事情,想必會有很多人想知道得。」

成語荞害怕一直往後退,這幾個男人不斷走過去,感覺在玩弄一個到手的獵物一樣。突然「碰!」一拳打向其中一個男人,來者正是J先生,J先生說:「還好我要離開前看到你們這幾個人鬼祟,所以就跟蹤你們前來。」「你可惡,找死。」其他人開始攻擊J先生,「別以爲只有J先生來而已。」忽然曾婉婷和阿義都出現對付這些男人。

阿義說:「套你們剛剛說得,這裏是攝影棚,如果發生什幺事情想必會有很多人想知道得。」曾莞婷說:「帶他們好好上個新聞。」
這些人被J先生等叁人聯手制伏後都被綁了起來,成語荞說:「J大哥,婉婷姐感謝你們。」曾莞婷說:「你現在還驚魂未定,阿義,你先把這些人帶給陳總,看要怎幺處理他們。」阿義點點頭于是帶他們走了,接著曾婉婷也告辭了。

J先生說:「語荞,你沒有事吧!」成語荞看著J先生突然抱上去哭著說:「還好你來了,不然我還真不知道該怎幺辦才好。」
J先生一時之間無法反應過來,只能安慰說:「沒事了。」成語荞緊抱不放,看樣子受到不少驚嚇,于是只能將工作延遲了,帶著她回去。開著車將成語荞送到家後,J先生說:「語荞,你家到了。」

兩人都下了車後成語荞邀J先生進入家裏面,進去裏面後J先生問說:「語荞,你說有事情要跟我商量,現在都沒有人,可以跟我說了嗎?」

成語荞吸了一口氣然後抱住J先生說:「J大哥,其實我從以前就很喜歡你很久了,你出社會的事情我都有在關注,聽到你是乾爸的兒子後,我一直認爲我們的關係可以在進一步,只是後來聽到你跟景岚在一起,我覺得自己可能跟你無緣了,把這份情藏在心中,只是前幾天看到你,對你的情愫又湧上來,在掙紮說到底要不要告訴你,想了想還是決定坦白告訴你。」

J先生說:「語荞,你是一個好女孩,值得別的男人對你好,但那個人不會是我。」成語荞說:「我知道,這答案我早就知道,但還是想說出來而已,就算得不到你的人,不過至少讓我得感受到你的溫暖好嗎!」J先生說:「你的意思….」話說到一半成語荞就吻了J先生下去了,J先生一開始想要推開,但成語荞抱得很緊,所以就接受這個吻了。

成語荞說:「我想要跟你做愛,一次也好,讓我感受到有你在我身邊,這就是我想跟你商量的事情。」J先生說:「我知道了。」
走進房間後兩人在床上激吻著,接著成語荞脫下衣服和褲子後,J先生也跟著脫,接著帶著成語荞到桌子面前打開大腿,低下去後舔起她小穴了,成語荞開始發出呻吟聲。

「好養,J大哥把人家舔得好養……..喔喔喔……..嗯哼嗯哼……..小穴都是J大哥的口水,舔的人家好熱阿…..我的腳都在顫抖著…..喔喔喔…….喔喔喔喔……..好爽,小穴被舔得好爽…..這是J大哥的舌頭在舔語荞的小穴……爽死了……喔喔喔……..恩齁恩恩…….好棒….好爽阿…..阿阿阿」

J先生說:「語荞,你的小穴已經濕了。」成語荞說:「因爲期待J大哥很久了,所以小穴就溼了。」J先生笑笑著,然後說:「換你來幫我含肉棒了。」J先生站在她面前,成語荞就像很乖的小貓一樣低下去幫J先生含肉棒,先用手握著肉棒然後在用嘴巴含進去,含的很深,J先生說:「含得可真深。」成語荞說:「這根肉棒今晚是我的,當然要含的深一點。」

成語荞說:「J大哥,我來讓你更舒服。」J先生沒有說話點點頭,接著成語荞將J先生推倒在床上後開始用舌頭舔起他的身體,要讓J先生更興奮,J先生說:「想要用這種方式刺激我的性慾嗎?」成語荞說:「是阿!你有興奮了嗎?」J先生用手撫摸成語荞的頭說:「你表現得很好。」成語荞說:「真的,我好開心。」

J先生從床上起來後,拿起電動棒插進去成語荞小穴裏面,電動棒開始旋轉著,成語荞又開始發出呻吟了,而J先生也用舌頭舔起她的奶頭,讓成語荞叫聲更淫更蕩。

「歐歐歐……..J大哥把人家奶頭舔得好養,好爽阿…….小穴被電動棒搞著,旋轉得讓小穴好奇怪……..喔喔喔喔……..喔喔喔……好爽,棒死了……喔喔喔…..爽死語荞了,奶頭上都是J大哥的口水…….阿阿阿阿……..阿阿阿阿…….爽死我了,好爽阿……阿阿阿…..歐歐歐….棒…..好棒了….喔喔喔」

J先生說:「語荞,叫得很淫蕩喔!表情也很經典。」成語荞臉紅說:「討厭,是J大哥技術太好了,人家才會叫成這樣。」
接著成語荞走在桌子面前屁股擡高說:「J大哥,可不可以插我了!」J先生說:「想要了嗎?」成語荞說:「是,我想要了,把你的雞巴插進去我的小穴裏面。」J先生走過去後,肉棒對準小穴後開始插進去了,邊插雙手邊揉起她的胸部,成語荞叫聲更蕩了。

「阿阿阿阿…….歐歐歐歐……..J大哥的肉棒插進去我的小穴了,好粗魯但好爽阿…….歐歐歐……好硬,J大哥的肉棒好硬……爽死我了….好棒,語荞被幹的好爽……阿阿阿阿……好用力,好爽阿……喔喔喔喔……在繼續幹我…..更加用力幹我…….喔喔喔喔……爽死我了…..喔喔喔喔」

「語荞被J大哥幹的好爽……棒死了……喔喔喔喔喔……..阿阿阿阿…..幹的好用力,好爽阿……棒死了,繼續幹語荞……用J大哥的雞巴用力幹著語荞的小穴…….喔喔喔喔…….嗯哼嗯哼……好爽好棒阿…..給人家更多…..好爽阿……喔喔喔……歐歐歐歐……棒死了….好爽,好棒阿」

被J先生肉棒插進去小穴的成語荞不斷淫叫中,J先生用力的幹她,越幹越爽,J先先說:「語荞,你叫聲更蕩了,而且流出不少淫水出來,渴望很久了吧!」成語荞說:「等J大哥的肉棒很久了,我的小穴一直都在期待著,今天終于被幹到了。」J先生笑笑著沒有說話,接著帶到床上後,男下女上,成語荞跨坐肉棒上,自己主動動起小穴來,表情看起來更爽更舒服。

「阿阿阿阿……好硬又好粗的雞巴,語荞被你的雞巴幹的好爽阿……..歐歐歐歐…….好棒,爽死我了………喔喔喔喔……棒死了,繼續用力幹著我……阿阿阿……J大哥的雞巴把人家幹的好爽阿………棒死了…..阿阿阿阿……歐歐歐歐……小穴被幹的真爽…..喔喔喔喔….在繼續用力幹我….人家還要阿…..阿阿阿」

邊跨坐抽插後接著成語荞趴下去和J先生狂吻,肉棒持續抽插著,接下來成語荞趴在床上,J先生拉著她的雙手,肉棒用力「喀擦!喀擦!」、「撲滋撲滋」在她小穴裏面用力幹著,成語荞淫叫聲比剛才還要大聲,J先生說:「叫這幺大聲,不怕吵到其他人嗎?」成語荞說:「是J大哥的雞巴把人家幹得太爽了,人家才會這樣叫。」J先生說:「既然如此就繼續叫吧!」接著又是用力的抽插。

「喔喔喔喔……J大哥,你的雞巴好大好粗,好充實哦,把我的小穴塞的滿滿的…..繼續操我的小穴!用力幹著我……阿阿阿阿…..好棒,好爽阿……阿阿阿阿……幹死我…..用你的雞巴幹死我……喔喔喔喔喔……歐歐歐歐…….還要被幹…..人家還要繼續被你幹….嗯哼嗯哼…..歐歐歐歐」

「哦喔喔…..好用力…..幹得我好爽,J大哥的雞巴這幺強…….再用力幹我……不要停……阿阿阿.啊啊…….我不要你停下來,繼續幹我小穴….嗯…….用你的雞巴繼續幹我小穴……..喔喔喔喔……..阿阿阿阿…..J大哥,語荞求你不要停下來…….喔喔喔…..用力幹我….阿阿阿阿阿阿」

J先生說:「語荞,叫聲和表情都很棒,乳房也凸出來了,很興奮喔!」成語荞說:「很開心,被J大哥的肉棒幹爽了,在繼續操我。」
成語荞躺在床上後,j先生肉棒在用力幹下去,推起她的胸部繼續舔著奶頭,十指緊扣著,然後肉棒不斷幹著成語荞的小穴,J先生的肉棒和技術一次又一次讓成語荞爽到叫上天。

「被J大哥的雞巴搞得好爽,好棒阿……..喔喔喔喔喔……..阿阿阿阿……把人家小穴塞得滿滿,淫水流更多出來…….阿阿阿阿…..好棒,好爽阿……棒死了…….喔喔喔喔…….爽死我了……繼續幹我….用你的雞巴繼續幹著語荞,不要停下來……喔喔喔喔…..好爽…..爽死我了阿…..好棒阿」

「還要,語荞還要你的雞巴在人家小穴裏面幹著……..ㄜ阿ㄜ唉…….歐歐歐歐…….好會插,J大哥技術好厲害,把人家幹的好爽…..繼續幹我…..用力幹著我……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好棒,我們兩個合爲一體……嗯哼嗯哼……爽死我了……歐歐歐歐…..要去了…..我要去了…..阿阿阿」

J先生終于讓成語荞高潮,高潮後的成語荞身體被噴得都是精液,接著J先生又花了一個小時讓成語荞又達到叁次高潮,成語荞才去洗澡,而J先生躺在床上睡覺。過幾天後成語荞帶著成媽去農場玩,順便好好放鬆一下,不然每天工作都沒時間陪家人,母女倆也好久沒有好好相處了。

成語荞說:「媽,我們兩個這幾天都在這裏好好玩一下,玩完在回台北就好了。」成媽說:「當然好,有你這個女兒陪我玩什幺都好。」母女倆去附近景點走一走看一看,但是她們都被雞排妹給跟蹤了,雞排妹奸笑想著:「J先生沒有跟你們前來,成語荞,你和你媽逃不掉了。」不曉得雞排妹這次又出什幺詭計。

山腳下一台黑色轎車開到國家公園的停車場後,J先生下了車,他自言自語說:「這一次雇主居然想在這國家公園附近開一間餐廳,地形都勘察好了,問我可以怎幺蓋,手上這份設計圖是他設計的,問說哪邊需要修改,總之先去那雇主所說的地方看看才知道要怎幺修改。」

J先生看著住址尋找那地點,終于讓他找到了,土地不大而且還有涼亭,J先生左看又看,自言自語著:「從這地形來看,以設計圖來說,這張設計的餐廳太大,必須要減小一些,看樣子得花一些時間熬夜了,先去附近看看在說。」J先生去附近地方走走看看。

另一方面成媽走到一半喊累了,母女倆就在附近的店家休息順便吃東西,成語荞說:「媽,你想吃什幺?」成媽說:「一碗乾麵就好了。」成語荞點點頭跟店家點餐來吃東西,過沒多久東西都來了,兩人都開始吃東西,吃著吃著成媽突然昏昏眩炫的說:「奇怪,怎幺那幺想睡覺,我有那幺累嗎!」話說完後成媽就趴在桌上睡著了,怎幺叫都叫不醒。

成語荞喊著說:「媽,累了我們回民宿睡覺,媽。」成語荞怎幺喊成媽都不會醒。「別白費力氣了,除非藥效過,否則怎樣喊都不會醒的。」雞排妹從廚房裏面走出來,成語荞驚訝說:「雞排妹,你怎幺會在這裏?老闆,你們..」雞排妹說:「這間店面在你們踏上這裏前,我就先把老闆關在其他地方,換我的人在這邊守株待兔,現在終于讓我等到了。」

成語荞說:「雞排妹,我跟你無冤無仇,爲什幺叁番兩次要對付我?」雞排妹說:「我跟你無仇,但有人跟你有仇,但這人目前無法出面,委託何立委,但他現在也太多事情,所以就由我出面。」成語荞說:「是誰要對付我?」雞排妹說:「這就看你有得罪誰了,J先生不在這邊,沒有人救的了你了。」

雞排妹和其他男人步步進逼,成語荞想逃跑,但媽媽還在對方手上,雞排妹說:「想要回你媽媽嗎!很簡單,只要陪我身邊這些男人,每一個都睡一晚,我自然就放了你媽媽。」成語荞說:「鄭家純,你好下流。」雞排妹說:「其實不管你願不願意我都無所謂,因爲你吃的東西裏面我也放了安眠藥,只等你乖乖一睡,醒來後你就會徹底失身了。」

「你…」成語荞還沒說完話,整個人眼前視線越來越迷糊,也站不穩了,「啪!」最後整個人倒在地上睡了。雞排妹說:「這個老得我處理,至于她,你們就睡了她吧!順便拍幾張照片好好控制她。」「是。」這些男人慢慢走到成語荞面前準備將她帶走,這時候一個身影從外面走進來,雞排妹訝異說:「你…怎幺會…」還沒說完後接著一陣拳打腳踢,成語荞和成媽都被人帶走了,而雞排妹和其他人也被另外一台車帶走。

「這裏是哪裏?」不曉得過了多久成語荞醒來,醒來後發現自己躺在床上,成語荞左看又看,又看著自己的衣服都還是完整的,沒有被侵犯過的痕迹。成語荞暗想:「怎幺回事,我居然沒事情。」「你醒了。」有人從廁所出來,成語荞說:「J大哥,是你。」
J先生說:「還好我去勘查地形,遇到雞排妹對你和成媽下毒手,所以救了你,至于她和那些人,有人會處理的。」
成語荞說:「J大哥,謝謝你,又救了我一次。」

J先生說:「這沒有什幺,成媽我已經請醫生來看過了,還好安眠藥沒有放很多,只是少許而已,不會有大礙,目前在隔壁房間睡覺。」成語荞說:「當初我媽落難是乾爸救了我媽,現在我遇到危險,是你救了我,我們母女倆一直被你們所救,這個恩情不曉得該怎幺償還比較好。」J先生說:「這沒有什幺。」J先生說完後成語荞又主動吻上去了。

成語荞說:「J大哥,我願意用我自己去報恩,所以今天要了我吧!」J先生說:「跟上次一樣做愛嗎?」成語荞說:「J大哥,我想要你徹底好好調教我,讓我在你的調教下沈淪,就算不能成爲你的最愛,至少也能成爲你的性奴,我也甘願。」J先生說:「你想清楚了?」成語荞說:「我想清楚了,不管多羞恥都可以。」J先生說:「好,那我就來好好調教你。」

J先生拿出一套浴衣讓成語荞穿上,但是胸罩不能穿,成語荞點頭後穿上浴衣把胸罩脫掉,接著J先生拿出一條紅色繩子綁住成語荞全身,尤其是那胸部,綑了兩次,雙手往後面綁著,J先生拿出海豚電動棒出來後,在電動棒塗著東西說:「語荞,我現在塗得可以增加你精液和淫水的藥,高潮後噴出的淫水會比之前還多。」成語荞有些緊張,但因爲是J先生,所以她很放心。

塗完後將電動棒插進去小穴裏面開始旋轉著,然後拿出另一根電動棒插進去屁眼裏面,雙穴都插進去後,開啓開關,兩根電動棒開始旋轉著,J先生也舔起成語荞得胸部,慢慢發出呻吟聲,而且比上一次更淫蕩了。

「喔喔喔喔……..喔喔喔…….兩根電動棒在小穴和屁眼裏面旋轉著,搞得兩邊都好奇怪阿…….阿阿阿阿…….海豚電動棒的海豚頭軟刺搞的人家子宮好養,好奇怪阿…….恩喔喔喔…….一直撞擊著子宮,語荞會受不了阿……..喔喔喔喔…….歐歐歐歐……..棒死了…..雙穴好爽,好棒阿」

「全身都被綁起來搞著,人家受不了阿…….奶頭被J大哥舔得好爽……..另外一邊奶頭被手指彈得好敏感……喔喔喔喔…….ㄜ阿ㄜ阿…..喔喔喔喔…….爽….語荞被搞得好爽阿…….棒死了……電動棒一直不停搞著兩邊的穴……阿阿阿阿…….好棒,爽死我了……歐歐歐….語荞好爽,在給我多一點阿」

J先生說:「語荞,你的小穴開始在流淫水了,很爽吧!」成語荞說:「好爽,J大哥,人家好爽,還要阿!」成語荞用一種渴望表情看著J先生,彷彿看到甘霖一樣,J先生將電動棒拿起來後說:「語荞,你看電動棒這幺溼了,舔一下吧!」J先生將兩根電動棒都塞在成語荞嘴裏面。

J先生說:「我們去戶外吧!」成語荞說:「去戶外做什幺?」J先生說:「徹底的調教你。」J先生幫成語荞穿上浴袍後,誰都不會發現浴袍裏面試個赤裸裸又被綑綁的身體,帶著成語荞來到民宿外面的農場這邊一顆大樹這邊,成語荞說:「J大哥,這樣不會被發現嗎?」J先生說:「是你說多羞恥的事情都可以做,放心我不會害你的。」
成語荞點點頭,在大樹底下兩人激吻著,J先生的手指往小穴那邊抽插,讓成語荞烏住嘴巴發出呻吟聲。

「嗯哼嗯哼……在戶外這邊做,人家還是第一次,好丟臉阿…….歐歐歐…….小穴被J大哥的手指抽插得好爽…..棒死了……阿阿阿….嗯哼恩……歐歐歐歐…..好棒阿……爽死人家了…….喔喔喔喔…..好爽,棒死了…..小穴倍手指幹的好爽…..歐歐歐……嗯哼…喔喔喔喔….好棒阿……棒死了…..喔喔喔喔」

J先生說:「你的表情很興奮,一點都不像剛才會怕的樣子。」成語荞說:「是你說不會害我的,也是我自己要調教的,所以不能怨任何人。」J先生說:「你倒是看開得很快,那服用利尿劑如何!」成語荞說:「好。」沒有任何思考一下子就答應起來,J先生拿出利尿劑後,成語荞服用下去後,接著J先生拿一個水桶放在成語荞小穴下面說:「等等噴尿就會尿在這邊了,好好欣賞自己的尿吧!」說完後J先生這樣看著。

「阿阿…..要尿了…..喔喔喔喔…..尿出來了。」沒多久成語荞就尿出來了,尿都灑在水桶上,成語荞臉紅的說:「這就是我的尿。」
J先生說:「該回房間了。」帶著成語荞回到房間後,J先生解開繩子,而J先生坐在沙發上,成語荞像一只小狗一樣爬過去含著肉棒,甚至乳交,成語荞說:「J大哥,人家想要被幹了。」J先生說:「你表現得很好,答應你。」

成語荞躺在床上後接著J先生將肉棒插進去,將她帶到床腳邊摸著她的屁股動起肉棒,用力的幹著她的小穴,成語荞開始淫叫著,J先生說:「這次表現比上一次好,所以我幹得用力一點。」成語荞說:「好開心,小穴棒死了。」接著開始用力幹著成語荞了。

「烏阿阿…..歐歐歐歐…….好硬,J大哥的肉棒好硬阿…….好爽好棒阿…..幹的好用力,好爽阿…….喔喔喔喔…….棒死了,繼續用力幹我…..人家被幹的好爽阿……棒死了…….阿赫阿赫…..歐歐歐歐…….語荞好爽,繼續幹著語荞……阿阿阿…..好爽…..棒死了阿….J大哥,人家還要更多喔……喔喔喔喔」

「喝阿…..嗚唉阿阿…….J大哥把人家操得好爽,雞巴好粗阿…….好爽好棒阿……用力幹著我,你的雞巴好用力在人家小穴裏面幹著…..喔喔喔……好爽好棒阿……喔喔喔喔喔…….繼續幹我…..不要停下來…..喔喔喔……爽死我了阿……阿阿阿……歐歐歐歐…….好棒…幹的好用力阿」

J先生說:「語荞,明明就沒有服用春藥,卻叫根發情一樣爽。」成語荞說:「J大哥技術太好了,人家才會這樣一直叫。」
J先生笑笑得,接著成語荞下床後,J先生走到她屁股後面擡高後肉棒插進去,胸部緊貼著牆壁被幹著,成語荞說:「J大哥,幹死我,用你的雞巴幹死我。」J先生說:「好,我會幹死你的。」繼續用力抽插著。

「喔喔喔喔喔…….好爽好棒阿…..被幹的好爽…..棒死了,爽死我了阿……歐歐歐歐……好棒,好爽阿……你的雞巴把語荞幹的好爽,人家不能沒有你的雞巴……喔喔喔喔……爽死我了…..語荞要你的雞巴一直幹著我……阿喝阿赫……歐歐歐歐…..棒死了……爽死我了阿…..歐歐歐」

「好爽,J大哥的雞巴把語荞幹的好爽,讓人家沈淪下去…….歐歐歐歐……好爽好棒阿…..用力幹著我,棒死了……在更加用力幹我…..喔喔喔喔…….喝阿阿阿……噗噗滋滋……喔喔喔喔……..好爽…..棒死了…..阿阿阿……好粗好硬阿……繼續操我….不要停…….歐歐歐歐….嗯哼嗯哼」

成語荞被幹的越來越爽,然後接著J先生抱著成語荞接吻,雙手摸起她的奶子肉棒邊插著,成語荞也緊緊抱著J先生。
「喔喔喔……好爽…..棒死了…..能夠這樣子抱著你被幹……做多少事情都值得了…….喔喔喔喔……好爽….棒死了……你的雞巴把人家幹的好爽…….喔喔喔……奶子也被你摸得…..舔的好爽阿……..阿阿阿阿……..好爽阿……小穴都被雞巴塞得滿滿的……歐歐歐…..好爽阿……喔喔喔……..棒死了……阿阿阿…….J大哥,我好爽阿……語荞被你幹的好爽阿……棒死了……阿阿阿…..用力幹我不要停下來…..喔喔喔」

J先生說:「這幺喜歡我雞巴。」成語荞說:「好喜歡,被你的雞巴幹得很爽,好棒阿!」J先生說:「真是一個淫蕩的女人。」
抽插完後成語荞說:「J大哥,我還要被插。」J先生說:「還要被幹嗎!」成語荞點點頭,J先生說:「受不了你,就繼續幹你吧!」
成語荞開心的,然後成語荞躺在床上後,兩人在床上激吻著。

「阿阿阿阿…….好棒阿,雞巴又進來了…….喔喔喔喔……好爽,J大哥的雞巴把人家幹的好爽…….ㄜ阿ㄜ阿……棒死了,繼續幹我….好爽…..棒死了…….喔喔喔喔……幹的好用力阿……好棒阿…..喔喔喔…….繼續用力幹我…..不要停下來….不要停阿…..喔喔喔喔…..好爽….爽死我了阿」

「棒死了,你的雞巴把人家幹的好爽阿……語荞被幹的好爽阿…..棒死了,爽死我了阿…….喔喔喔喔……..歐歐歐歐…..雞巴好粗暴在我裏面幹著……喔喔喔……阿阿阿阿…….J大哥,要去了…….我要去了阿……語荞要高潮了……射在語荞裏面…….喔喔喔…..好爽….去了….高潮了」

「撲!」沒多久成語荞高潮了,精液和淫水流了不少,成語荞說:「J大哥,人家好滿足。」J先生說:「我也是,你先去看你媽媽醒來了沒有。」成語荞點點頭,去隔壁房找成媽,但成媽還沒醒來,所以又回到房間裏面和J先生睡覺了,而在另一個房間裏面,成媽早就醒來了,只是沒出聲而已,她看著手機裏面影片,居然是剛才成語荞做愛的影片。

成媽暗想:「語荞,這是你自己的選擇,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的選擇沒有錯,當J先生的後宮還比較幸福一點。」
沒想到成媽居然把成語荞和J先生做愛畫面都錄影下來了。而休息了一段時間後,只聽到房間裏面又出現成語荞的呻吟聲了。

「喔喔喔…….這樣子被綁起來被電動棒幹著好棒,好爽阿…….阿阿阿阿…….歐歐歐…..海豚電動棒又插到我深處了,爽死我了…..阿阿阿…..棒死了,但我更想要J大哥的雞巴……阿阿阿……想要雞巴幹著我…..嗯哼……好爽好棒阿……歐歐歐……阿阿阿….明明剛剛被插過,現在又想要了….喔喔喔」

房間裏面成語荞整個身體和雙腳又被綑綁住,雙手也被繩子綁著懸在半空中,小穴插著海豚電動棒,J先生說:「語荞,這樣子很爽吧!」成語荞說:「好棒,好爽阿!但我更想要你的雞巴,人家會更爽。」J先生說:「放心,絕對會給你的,母狗荞。」
成語荞說:「母狗荞,好淫蕩的淫語,可是人家好喜歡,求你幹我這只母狗。」

J先生點點頭,海豚電動棒拿起來後,肉棒繼續插進去她的小穴裏面了,J先生說:「看我好好插暴你。」開始繼續幹著她。

「阿阿阿…..好棒,好爽阿……用你的雞巴用力幹我,幹死我…….阿阿阿阿…….好爽,棒死了……歐歐歐……好爽,插得好滿好棒阿….嗯哼…..棒死了…..歐歐歐歐……好爽好棒阿…..幹我,用你的雞巴幹死我這個母狗…..喔喔喔……歐歐歐歐…..好爽好棒阿…..嗯哼….棒死了….繼續幹我….歐歐歐」

「喔喔喔喔……棒死了,好爽阿…..小穴都被雞巴插滿了…….歐歐歐…….好爽好棒阿…..幹我,用雞巴繼續幹我……嗯哼…….歐歐歐….爽死我了….好棒阿……被幹的好爽阿…..棒死了…..還要更多…..人家還要更多……喔喔喔…….好爽,棒死了…….J大哥雞巴好大好粗….幹的人家好爽阿…..又要去了….喔喔喔喔」

又高潮了之後J先生又射進成語荞小穴裏面,成語荞才滿足,J先生說:「語荞,過幾天我要帶小萱回去,你也一起來吧!畢竟大家都是一家人。」成語荞點點頭。

在民宿過一晚後,J先生帶著成語荞母女倆回台北。接著J先生手機響起,曾婉婷打來的,接起來後曾婉婷說:「J先生,我將一個影片傳給你,想必你看了會很喜歡。」

J先生說:「什幺影片?」接著曾婉婷挂上電話後,沒多久曾婉婷傳影片到他的LINE,J先生停在路邊看著,影片內容是陳總爲了給雞排妹一個狠狠的教訓,把她帶到一個土地,叫人用挖土機把雞排妹和那些人埋在土裏,只是後來警察來了,陳總乾脆將雞排妹交給警察,目前正在拘留中,但剩下的人都被陳總處理掉了。

J先生說:「還好先連絡了陳總幫忙,現在雞排妹被關起來,暫時無法在興風作浪。」成語荞說:「這樣就好,只是到底是誰要對付我,這還是一個謎。」J先生說:「到時後自然就知道了,現在想這些也無濟于事。」成語荞點點頭,帶著她們回家後,J先生也回去了。

回到台北後兩個星期J先生今天帶楚萱回去吃飯,成語荞母女倆也受到邀請都來J先生家吃飯,J先生也介紹楚萱給成語荞母女倆認識,J爸和J媽也都對楚萱大讚絕口,只是等待J先生何時娶進門而已。等到吃完飯後,J先生原本要帶楚萱回去,但J媽堅持要楚萱在家裏過夜,而成媽也和J媽聊天著,成語荞就先和J先生出去走走。

成語荞說:「看樣子J媽對楚萱姐很滿意,吃飯時都有說有笑的。」J先生說:「我媽本來就很喜歡小萱,也很贊同我們在一起。」
接著J先生說:「對了,我要你做的事情做了嗎?」成語荞一時臉紅,兩人走到一條小巷子,成語荞緩緩脫下衣服,裏面沒穿胸罩,內褲裏面插著電動棒,整個身體是被綑綁的。

成語荞說:「你要我做的,我都有照做。」J先生說:「很好,不得不說,做爲一個後宮根性奴,你表現得倒是很好,晚上想被幹多久。」成語荞說:「想要一直被你幹,幹到你爽爲止。」J先生滿意點點頭,然後成語荞就將整件衣服脫下來爬到J先生面前含起肉棒。在J先生對成語荞的綑綁調教下,成語荞成爲J先生的後宮兼性奴,逐漸沈淪。
60岁老熟女露脸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