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辛苦的打工妹

精彩内容:

梅桂自從高職畢業後,即離鄉南下謀職,可是一時也找不到合乎自己興趣的工作。迫于生活的拮據,于是到處尋找工作,縱使待遇不高,可是目前總算先穩住吃飯。她原先想借著找一個高新又合乎自己的工作,奈何在深圳人浮于事,人生地不熟,要想謀得高薪的工作談何容易。  
今天,她和往常一樣,又再尋找工作,卻在工業大道踫到了上個月在公園劃船時結織的張小龍。張小龍馬上向前同小婧打招呼。“小姐,我是張小龍,上次你讓我找的工作,已有了著落。”小婧不由自主的應聲︰“謝謝,真謝謝你,你可真是是個好心的人,我只不過在交談中順口向你提起,你竟然就…”如今工作已有了眉目,她眉開眼笑,就好像壓在心頭的火石頭,突然掉了下來。  
“我真不知道該怎塴謝你?”她感激的問道。  
“那兒話,來!午飯的時間已經過了,我們進去吃飯一邊聊!”  
“好!”她回答。  
他挽著她的手,並肩地走進了餐廳。  
兩人坐定之後,服務生送來了菜單,小龍選了叁菜一湯,另叫了兩杯果汁。  
上菜後,小龍拿起筷子,指著菜,說︰“小姐,來!吃飽後我們再談正事。”  
小婧的肚子也餓了,她可毫不客氣挑著筷子,吃了起來。  
過了叁十多分鍾,張小龍見小婧,已擺回了筷子,他也隨著把筷子擺了回去。  
張小龍拿起果汁啜了一口,說︰“小姐。”他輕噓了一口氣。  
小婧妩媚地擡起頭來,對著他微微地笑。  
“上個月,我已和我的朋友元泰商量過了,總算他答應了。”  
小婧眼楮一亮,心情不由緊張起來,這實在是令人興奮的事。  
她按耐不住滿心喜悅激動地說︰“那要多久才能上班?”  
“我想很快,頂多不出叁天。”張小龍溫和的說。  
“謝謝你!常先生多謝你的幫忙。”  
“別客氣!”  
“爲了表示我的由衷感激,這頓飯我請客。”  
張小龍微笑,瞧著小婧,心裏偷偷地笑,嘴上卻說︰“得了,我請吧,這成何體統,由我付帳,豈有讓你破費的道理,還是等下次吧!”  
小婧感激地看他一眼,心想︰“自己也沒有多少錢了。”  
“那就請你在你朋友面前多美言幾句。”她道。  
“那是當然。”小龍用手撫摸她的秀發,笑著說︰“這還用說嘛?送佛送上天,我定會的,更何況我是多幺樂意幫助你。”  
小婧心頭一抖,臉兒發紅,她長到這幺大,有生以來還沒有一個男孩子贊賞過她,心中有說不出來的喜悅和高興。  
更何況面前這人,二十五、六歲,體格健壯,英俊潇灑,風度翩翩,一副斯文樣。  
張小龍看了看手錶說︰“小姐,時間還早,我們換個地方如何?”  
小婧望了望他,點了點頭。  
張小龍帶了小婧走入附近的咖啡廳,他一進入,裏面漆黑黑的。  
小婧不曾到過這種地方,伸手不見五指,她怕怕地說︰“張先生,這裏黑黑地,我怕怕!還是換個地方吧!”  
她說完,轉身就要走了出去。  
張小龍眼明手快,伸手就攬住她的細腰,把嘴貼在她耳邊道︰“別怕!有我在你身邊。”  
小婧身不由己,被他帶到樓上雅座。  
當她上樓發現,走道兩邊每對情侶,不是互相擁抱,就是互相接吻,看的心裏發麻,面紅耳赤,她想著︰“還好,裏面漆黑的,否則常先生看到這副模樣,不羞死才怪。”  
張小龍挑了一個靠死角的座位。  
“請坐。”  
他們坐定後,服務生問道︰“你們喝點什幺?”  
小婧抛個眼色,徵求他同意。  
“隨便。”  
小婧道︰“來兩杯檸檬汁好了。”  
服務生送了冷飲後,張小龍吸了一口,搭讪道︰“這兒情調不錯,氣氛還不錯。”  
隨著話聲,右手有意無意地搭在小婧肩上。  
小婧本能地想把他的手推開,但是她的工作機會操在他的手中,更何況他人也不錯。  
他見她毫無反應,小龍色心大動。  
張小龍伸出試探她的手,見她又沒有拒絕,于是,更加放肆,那不老實的手就滑至她的腰部。  
同時,左手也輕撫著她那修長的大腿。  
這種舉動,使她有如觸電一般,心頭就像受到刺激般的加速跳動。  
小婧全身都冒了冷汗,不如如何是好。  
每當她看見男女們如何調情,她的臉兒都會發紅,借故避開。  
但是,話說回來,那個少男不動情,那個少女不懷春。  
她是多塴希望有一天能夠遇到白馬王子,品嘗那甜美的滋味。  
她自己告訴自己,坐在旁邊的他不是嗎?  
但他不是她心中的偶像,因爲相差的距離,有著那幺一段。  
更何況他有一個善良的熱心,也可以抵過去了。  
何況他現在又如此的舉動,不也表示他對我的愛慕之心嗎?  
想到這裏,不覺轉頭瞄他一眼,那如道他也露出了熱情的眼神看她。  
她心頭一驚,粉頰變紅,不由自主地把頭靠在他的肩上。  
張小龍見她嬌淫模樣,心裏已有幾分膽量,手臂摟住她的腰。  
小婧借勢依偎在他的懷裏。  
張小龍見機會不能失,他的左手扳著她的脖子,並把嘴唇壓在她的唇上。  
她立刻把頭搖擺過去,急欲爭脫。  
但是,當他在她的面頰、臉部一陣熱吻時,她就不再動了。  
他把舌頭伸入她的口中,又吸又吻她那丁香的櫻桃小口。  
她變得溫馴、可愛的棉羊一般,軟綿綿地,任他宰割。  
眼見他得寸進尺。  
張小龍的手在她那粉腿上,由下往上地摸索了上來,慢慢地接近要塞。  
她用手止住他的進入。  
可是,他在大腿上打轉,摸得雙腿發軟,兩手發麻,全身發抖。  
她的手移走了,不再阻止他的進入了。  
他又再度摸了上來。  
凸起的叁角褲被摸索著。  
陰戶在叁角褲內,可以感到有外賓的到來。  
他把她的叁角褲住下拉,拉到兩腿之間。  
這一下子,神秘聖地就在他的手掌控製之下。  
他把手張了開來,用著掌心在陰戶上輕輕地揉著,仿佛揉湯圓似的。  
在他的揉弄之下,她的陰戶發漲,兩片大陰唇發抖,同時,雙腿挾緊著,忍不住地伸縮著。  
他故意把她雙腿分開,用人指插入穴裏。  
她全身抖了一下。  
于是他用手由下往上地挑動著,不時用食指磨擦她的陰核。  
她如同遭受到電極般地,全身都在顫抖著,把頭抛開,呻吟叫道︰“咿…唔…咿…唔…”  
小婧本能的用手去保護她的陰戶。  
張小龍見她欲阻止搔動,于是,他轉移陣地,逆流而上,直攻她的上叁路。  
突然地,他的手觸到奶罩,不得而入。  
他馬上把她上衣扣子解開,同時,把奶罩反手扯掉,兩個山峰盡在眼底。  
他用手抓緊乳房,只覺她的乳房又堅又挺,如出籠的熱饅頭似的,熱呼呼地。  
張小龍愛不釋手地,對乳房一陣輕按細揉,反反覆覆地擠壓,不由得把頭低了下去,咬住那花生米大的乳頭,一動也不動。  
用嘴吸、用舌頭舐、用嘴唇挾著,直把小婧弄得欲火上升,蛇腰扭擺,口乾舌燥,一陣熱火。  
于是…  
小婧再也忍不住了,她想如此下去,遲早處女膜非被插破不可,她急欲閃躲開來。  
她說道︰“小龍,我身體有點不太舒服,想先回去休息。”  
張小龍本來不想罷手,但念頭一轉,何不藉故送她回家之名,把她帶到旅社。  
于是他道︰“好吧!那我就送你回去。”說完,他幫她把那件褪于腿上的叁角褲往上拉回。  
然而,當他的手再度觸到陰戶時,他的手已經感覺到濕淋淋的。  
張小龍打趣道︰“是不是這地方濕透了,想回去洗一洗。”  
她頓時聽得一陣耳熱,罵道︰“死相,這種話你也說的出口…”  
他故做嘻嘻的笑著。  
張小龍付了帳後,摟著她的腰走出了咖啡廳。  
有過了饑膚之親後,小婧沒有先前那塴害羞了。  
他摟著她在街上走,她毫不在意。  
她把頭靠在他肩上,邊走,邊欣賞景色。  
張小龍則把目光放在兩旁的招牌上,找尋旅館。  
忽然,他雙眼一亮,發現了一家挂著幸福大旅館。  
當他們走到旅館門口時,張小龍把腳步停了下來,對她說︰“小婧,今晚我們就在這間旅館過夜如何?”  
小婧臉色大變,她急欲掙脫,結結巴巴的說著︰“不!不行!”  
張小龍緊摟她的腰,始終不放手,死推活推地把她推了進去。  
服務生笑著說︰“太太,如果想住宿的話,請上叁樓叁叁六房間。”  
服務生在前引導著。  
這時小婧很窘,叭咕著︰“什幺太太,見你的大頭鬼。”她生氣罵著。  
他看得嘻嘻笑,道︰“寶貝,看你急的像猴一樣。”  
小婧用手擰了他大腿一下,罵道︰“你才是猴子,誰是猴子。”  
“我又不會吃掉你,有什幺好緊張的。”  
她反道︰“你可別得意,今晚我才不會讓你得逞。”  
張小龍叫道︰“沒關係!”  
她可放心了。  
來到叁叁六房間,服務生把房間打了開,就走了。  
張小龍和小婧一進入房裏,他反手就把門給鎖上了。  
他迫不及地就緊抱著小婧的身軀,火辣辣地吻著她的香唇。  
小婧那裏肯輕易就範,奮力掙脫,往床上一跳,卻被绮子絆倒。  
小婧整個人跌到床上。  
張小龍從後面撲了過去,如猛虎撲羊。  
小婧閃避不及,整個人被壓在床上。  
雖然她極力的反抗,那能掙脫他那強有力的手和身體。  
張小龍采取叁路夾攻,他猛力地親吻,雙手緊壓著乳房,同時,把小腹猛烈地頂著她的陰戶。  
雖然,是隔衫打虎,但是如此的愛撫,使得她全身一陣酥、癢、麻,而不知如何形容她的感覺。  
小婧馴服了,像一支綿羊般。  
相反的,她緊緊地抱著他的脖子,並把她香舌伸入他的口中。  
她用力吸、吮、攪、頂著。  
他的舌根發麻又痛又癢。  
張小龍雖然談不上老手,但看多了性教育的錄影帶子,也知道。  
到此地步,他曉得時機已成熟了。  
于是…  
他將她上衣鈕扣由上而下,一個個地解了開。  
當他開了她上衣的鈕扣後,把她的衣服向兩邊掀開了。  
小婧馬上袒露出她那潔白如玉的肌膚。  
當他看到她的胴體,欲血翻騰。  
但是,他抑製了沖動,先把她的奶罩扯了下來,脫去自己的上衣。  
似乎上半身已經解決了,下一步就是拉下她的長裙及那紅色的叁角褲。  
衣搬被脫得精光。  
她那一身潔白滑嫩的肌膚,兩個不大不小的乳房,恰好一手一個。  
兩片滑潤的陰唇,高高聳起,柔若無骨,豐厚而有余。  
在那短而不長,細而不粗的一片片陰毛掩護之下,使得肉縫若隱若現,一切盡在眼前。  直看的她羞答答地绻伏著嬌軀。  
這一看看得使他一時失措,而失去知覺,不如到底他是興奮或是緊張。  小婧等了片刻,見他毫無動靜,就嬌滴滴的望著他,說︰“常哥哥,你怎幺啦?”  
他揮動雙手,叁扒兩剝之下也把身上的衣物脫了個精光。  
于是,他把頭低了下去,伸出舌頭,往她的玉體猛舐著。  
他由上而下,舐著粉面、酥胸,抵達草原到了百慕達神秘叁角洲。  
小婧的玉體根本不曾被男人撫摸過,更談不上用舌頭舐過。  
因此,她那經得起如此刺激的挑逗。  
一時之間,她的血脈贲張,柳腰猛擺,雙腿也不由自主地張開了。  
小婧嘴裏也不停地哼著︰“唔…嗯嗯…唔…哎喲…”  
她雙腿打開,使得陰戶暴露無遺,她自己也不知道。  
小龍便用手把陰唇向兩邊撥了開。  
他上半身俯下去,用舌頭觸她的陰戶,猛舐著,饑渴地吸著仙津玉露。  
處女的她要塞受到攻擊,她那熬的住,不由自主地把他的頭給拉了開,她才獲得稍稍喘氣的機會。  
但是此時此刻的張小龍,正嘗到甜頭,因此那肯就此罷手。  
他撲在她的身上,挺動屁股,揮動著那支長鞭,朝著小穴亂頂亂插。  
也許她是個處女,或者他沒有對準洞口,因此始終無法入洞。  
但是,就因爲他亂頂亂插,使得她毫無樂趣可言。  
因此,她恨得牙癢癢的,伸出了手緊握著。  
不握還好,一握之下,她嚇了一跳,她自言自語︰“怎幺會這幺粗,又這幺長,這也難怪他插不進去。”  
小婧因未曾和男人幹過,她那曉得就是再粗再長再大的雛巴,陰道也照吞不誤。  
這也難怪,因爲她不曾看過大男人的。  
她所見到的也用不過是幫她弟弟洗澡時,那像小毛毛蟲般的。  
所以當她緊握他的,嚇了一大跳,嚇得她手掌心直冒冷汗。  
張小龍也感覺得到龜頭已微微陷入,于是他用力一頂。  
這下,只聽“蔔滋”一聲,那根已進入了半截。  
他的龜頭感覺得出,裏頭好像有一道堅紉的膜擋住去路。  
于是,他決定要奮力一擊,又是“蔔滋”一聲,大已經長驅直入。  
他本想趁勝追擊,奈何她已痛苦萬分,呼叫不停,同時把雙腿挾住他的身體,似乎要他停止一切的行動,一點也不放鬆。  
小婧叫道︰“哎喲餵…痛…痛死了…你…你好狠…也…也不管人家死活…一下子就那幺用力…唔…唔…快…快抽出來…否則小穴會裂開…”  
她痛的淚如雨下,身體不停地抽搐著。  
張小龍眼見她痛心疾首地哭,頓時憐憫之心,尤然而生。  
于是,他把給抽了出來。  
隨著而來的陣陣淫水,加上片片地血絲“吱…吱”的流了出來。  
張小龍低聲安慰道︰“小婧,你就忍一忍,這是第一次,總是難免會痛的,一會就會好了,更何況這也不會像生小孩一樣那幺疼痛呀!”  
小婧聽了之後,覺得又好氣又好笑,狠狠地在他屁股上打了兩下道︰“見你的大頭鬼,你又沒生過小孩,你怎幺知道生小孩有多痛。”  
張小龍咧嘴地大笑,說︰“這是可以想得到的,你看是嬰兒的頭大,還是頭大?”  
“羞…羞臉!不害臊。”小婧糗他。  
張小龍見她化痛爲樂,便哀求道︰“小婧,現在可好多了吧!再讓我插,否則會漲破了。”  
小婧用手指著他,說︰“你又不是我丈夫,怎幺說讓你說插就插,人家可不來了,那幺痛。”  
小婧故意釣他胃口。  
張小龍急了故意騙她,道︰“你處女膜都被我插破了,也只有跟我結婚,否則沒有人會要你的。”  
小婧急道︰“那我們結婚吧?”  
“結婚是可以,不過…”  
“不過什幺?”她急切反問。  
“我要看你的耐力好不好?”  
小婧涉世未深,她如道他的意思了。  
她長歎了一口氣,道︰“好吧!即使有什幺痛苦我也認了,你高興怎幺幹,就幹吧!”  
張小龍可樂歪了,他如道這一次絕對沒有任何的阻礙。  
他的色心大發,猛撲上去。  
他一手緊按在她的穴口,輕輕的挑撥。  
小婧的欲火又再度上升。  
那支手又伸出了中指,進入了洞穴中。  
他慢慢地抽、插、撩、扣、挖、磨、轉,幾乎樣樣都來。  
小婧在他的挑逗下,嬌軀不停的顫抖,雙肩搖擺,雙腿用力挾的緊緊地。  
張小龍真可稱--十指扣乃郎--。  
她緊緊咬著牙齒,嬌軀噓喘︰“唔…張哥哥…張哥哥…我的小穴裏又麻又癢…快…快幹我…快…快…快插進來…那支手指頭太小了…一點也不管用…”  
張小龍見她如此的嬌呼,而且他的一厥一厥地抖著。  
于是他馬上刺了進去,把屁股一挺,腰部力道一下沉。  
“蔔滋”一聲,從陰戶裏發了出來,全部沒入裏面。  
“嗯…嗯…”小婧呻吟。  
她心中懷疑他的,是否已經全部進去了。  
因此,她伸手往下摸了一把,發現沒有偷工減料,她滿臉笑容。  
張小龍的欲火已被焚燒了片刻,一點也不能再等待了。  
因此,當他後抽的時候,退了一點出來。  
小婧已用右手拉住他的,防止他逃出來。即刻發動一陣猛烈攻擊,長驅直入,直達花心。  
他一下接一下抽送著。  
小婧剛一開始覺得陣陣酥癢遍及全身,但經過他一陣抽送時,那美妙的陰唇一吞一吐,漸漸地裂開了。  
張小龍一陣抽送了叁十多下,使得小婧由快樂轉變成爲痛苦。  
她極力的抑製了痛苦,咬緊了牙根,但是,還是忍不住地呻吟道︰“唔…哎呀…大哥哥…大哥哥…你輕一點好嗎?…還是會疼痛的。”  
張小龍心一軟,見她一臉痛苦的表情,他馬上減少了馬力。  
淺進淺出,反反覆覆地抽動著。  
他把頭埋在她酥胸裏,用手把玩那兩個富有彈性的乳房,同時,也用雙唇緊挾  
兩個乳頭,就像嬰兒吸母奶一樣,又吸又舐。  
他柔柔地叫︰“小婧,還會痛嗎?”  
她羞答答地︰“大哥哥…現在疼痛得都麻木了…你可以放手去幹了。”  
張小龍有點懷疑,問道︰“真的?”  
她點點頭,道︰“真的,我怎幺會騙你呢?”  
他這一回,可真蹩得太久了。  
他深吸一口氣,情急之下,挺住上身提了起來。  
雙手緊按住乳房,下身懸空,以雙腳尖爲支點,然後猛然落下。  
塞得陰道飽飽的,兩片大陰唇向外翻了出來,那一張一合,就像會說話的嘴巴,說道︰“大哥哥,你真可愛。”  
彷佛就和活塞一般,一上一下返覆抽送著。  
那淫水被擠出了“蔔滋蔔滋”的聲音。  
張小龍和小婧的小腹對撞清脆的“劈劈蔔蔔”的作向。  
這兩種聲音交織在一起,就跟跳踢踏舞一樣的清脆,可分出輕重之音。  
她又叫︰“唔…唔…”  
終于她說出了實話︰“咬喲…怎幺…剛才那幺疼痛…現在變得這樣舒服…嗯嗯…唔…大哥哥…我的骨盆腔都快酥了…好…用力…插深一點…用力…”  
她的臉、嘴、心口、手腳全身都發燙了。  
小婧又再度口乾舌躁,心兒急跳,陰精就如同泉水一般咄咄噴水。  
小婧被幹樂了,花心開了,也就顧不得什幺羞恥了。  
她嬌吟叫著︰“唔…哎呀…我…我就希望你…你插這幺深…太好了…大哥哥…我可不如道…你這一進一出…會有這幺快樂…大哥哥…你的好妙喲…”  
張小龍來回抽了一、二百下,幹得他兩腿發麻,兩眼昏花,全身臭汗。  
他心理想︰“當初他自己去嫖妓女,也不過幹了她百來下,她就棄精投降,今晚可真想不到,她剛被開苞就有這等能耐,心中無不贊賞。”  
他的心裏有點怕此戰會失敗。  
于是,他回想起西洋片裏,黑人幹白人女的方法,何不試試看。  
每當他的落下時,他就來用力一頂,然後繞S形的路線抽出。  
他做了幾下之後,果然立竿見影。  
只頂了二十來下,她那大陰戶翻騰了出來,同時身體虛了下來,雙眼緊閉,精力盡消,雖然小婧的精力充足,可見已經漸漸吃不消了。  
因爲每當龜頭用力一頂,撞擊子宮的反彈之力,震得花心整個發麻。  
經驗告訴他,小婧可能再也支持不了多久了,他也就松了一口氣。  
也不如道是她的潛力,還是回光反照,她倏然緊抱著他的脖子,同時高高地坐下。  
突然地,叫聲由低轉高,形同哀號︰“大哥哥…我不行了…我會死…你別再插了…求求你…唔…唔 …咬喲…咬喲…唔…洞裏好熱…你怎幺在我洞裏灑尿…唔…你不可以隨便大小便…”  
她大聲叫道,隨即整個人癱瘓了,四肢由發抖而打直了,就如同中邪一樣。  
張小龍的射出了一股熱騰騰的精液。  
他們兩人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扁扁的,再也提不起力氣來。  
“那不是小便,那是精液。”  
張小龍說完後,雙手一軟,整個人伏在她的胴體之上。  
雞已被電擊一般,不在抖個不停。  
“吱…吱…吱…”  
不停地發射出精液出來。  
兩人都疲憊地入睡了。  她一向有早起的習慣,不過可能也是體力較好。  
當張小龍被她吵醒後,看了看手錶,才七點多。  
他本想多睡一會兒,她又在耳邊念道︰“時間不早了…你可多睡一會兒,大哥哥…我的貞操已獻給你了,萬一肚子大起來,我們要趕快結婚…”  
他笑著,點點頭,心中說著︰“你以爲肚子大是那幺簡單呀!又不是在吹氣球。”  
她起身坐著,大聲叫道︰“血…是血…大哥哥…不得了了…你把我幹出那幺多的血…我會死去的…你好壞喲…”  
他知道沒什幺好大驚小怪的,笑著說︰“別擔心,那是處女才會流血,是你的光榮,代表你已經成熟了…怕什幺?”  
她難爲情的說︰“你好狠,把我幹得流了那幺多的血,還有淫水那幺多,待會給服務生看到了,看你如何交待,真是丟死人了…”  
“像這種事,他們可見多了,頂多換去洗一洗罷了,現在你可以先走了,等我通知你,你再來上班。”  
她點了點頭,在他的臉上吻了一下︰“大哥哥…那我先走了。”  
他也在她面頰上香了一個,目送她離去。  
小婧一走,他也穿好衣服,匆匆下樓,到櫃台付了帳,上班去了。  
*           *           *  
二個多月來,是多幺的奇妙、興奮的事,由身無長物的她,現在已存了伍千元在郵局中。  
雅惠並和小婧共租一間房子。  
這是一家中型的假發工廠,工廠有叁十多個員工,男女工人在一間八百 左右的房裏加工。  
小婧坐在一角落裏--她永遠用于一個十分熟練的工人。  
她渡過了初來時的陌生與難堪,它是有耐心、認真的一位。  
他們把一團團紊亂的頭髮理好,編織在網上,做成各式各樣的假發,這是他們的工作。  
她做得更加賣力,她希望每個月能再多存一些錢,這樣可以償還父親的債務,使它早日還清。  
她腦子裏轉著許多事,手卻不停的工作著。  
放工的時間到了,所有的人都收拾東西預備走了。  
只有她,仍然不斷拼命做著。  
雅惠是一個清秀、瘦瘦的女子,她從背後輕拍小婧的肩,小聲說︰“小婧,下班了!”  
小婧完全沒有聽見,仍然不停的做。  
因爲這一個月以來,給她的打擊太大了,父親生意失敗,欠了不少債務。  
雅惠把手放在她的肩上時,她發出了驚人的叫聲。  
還未離開的同事,同時被她嚇了一跳。  
雅惠連忙道︰“對不起!小婧!”  
她慢慢靜了下來。  
“我不是故意的,我以爲--你知道下班了!”  
小婧喘了一口氣,說︰“不要緊!不要緊!”  
“別做得這幺辛苦。”雅惠說道。  
“對不起,我不知道下班了,我也沒聽到你走過來的聲音。”小婧連忙解釋。  
“你又再想你父親了?”  
“不…”  
接著一邊收拾沒做完的假發,準備一同回家,一邊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別人不同,我沒母親,更沒有兄弟姊妹。”  
“所以我很佩服你,小婧!”她說。  
雅惠又笑一笑,小婧也展露了笑容。  
兩人快步地走到巴士站,人很多,正是下班的時候,他們搭車,回到家裏休息。  
她們在家吃完飯,看完了電視,這一天可說是已經過去了。  
張小龍雖然談不上老手,但看多了性教育的錄影帶子,也知道。  
到此地步,他曉得時機已成熟了。  
于是…  
他將她上衣鈕扣由上而下,一個個地解了開。  
當他開了她上衣的鈕扣後,把她的衣服向兩邊掀開了。  
小婧馬上袒露出她那潔白如玉的肌膚。  
當他看到她的胴體,欲血翻騰。  
但是,他抑製了沖動,先把她的奶罩扯了下來,脫去自己的上衣。  
似乎上半身已經解決了,下一步就是拉下她的長裙及那紅色的叁角褲。  
衣搬被脫得精光。  
她那一身潔白滑嫩的肌膚,兩個不大不小的乳房,恰好一手一個。  
兩片滑潤的陰唇,高高聳起,柔若無骨,豐厚而有余。  
在那短而不長,細而不粗的一片片陰毛掩護之下,使得肉縫若隱若現,一切盡在眼前。  直看的她羞答答地绻伏著嬌軀。  
這一看看得使他一時失措,而失去知覺,不如到底他是興奮或是緊張。  小婧等了片刻,見他毫無動靜,就嬌滴滴的望著他,說︰“常哥哥,你怎幺啦?”  
他揮動雙手,叁扒兩剝之下也把身上的衣物脫了個精光。  
于是,他把頭低了下去,伸出舌頭,往她的玉體猛舐著。  
他由上而下,舐著粉面、酥胸,抵達草原到了百慕達神秘叁角洲。  
小婧的玉體根本不曾被男人撫摸過,更談不上用舌頭舐過。  
因此,她那經得起如此刺激的挑逗。  
一時之間,她的血脈贲張,柳腰猛擺,雙腿也不由自主地張開了。  
小婧嘴裏也不停地哼著︰“唔…嗯嗯…唔…哎喲…”  
她雙腿打開,使得陰戶暴露無遺,她自己也不知道。  
小龍便用手把陰唇向兩邊撥了開。  
他上半身俯下去,用舌頭觸她的陰戶,猛舐著,饑渴地吸著仙津玉露。  
處女的她要塞受到攻擊,她那熬的住,不由自主地把他的頭給拉了開,她才獲得稍稍喘氣的機會。  
但是此時此刻的張小龍,正嘗到甜頭,因此那肯就此罷手。  
他撲在她的身上,挺動屁股,揮動著那支長鞭,朝著小穴亂頂亂插。  
也許她是個處女,或者他沒有對準洞口,因此始終無法入洞。  
但是,就因爲他亂頂亂插,使得她毫無樂趣可言。  
因此,她恨得牙癢癢的,伸出了手緊握著。  
不握還好,一握之下,她嚇了一跳,她自言自語︰“怎幺會這幺粗,又這幺長,這也難怪他插不進去。”  
小婧因未曾和男人幹過,她那曉得就是再粗再長再大的雛巴,陰道也照吞不誤。  
這也難怪,因爲她不曾看過大男人的。  
她所見到的也用不過是幫她弟弟洗澡時,那像小毛毛蟲般的。  
所以當她緊握他的,嚇了一大跳,嚇得她手掌心直冒冷汗。  
張小龍也感覺得到龜頭已微微陷入,于是他用力一頂。  
這下,只聽“蔔滋”一聲,那根已進入了半截。  
他的龜頭感覺得出,裏頭好像有一道堅紉的膜擋住去路。  
于是,他決定要奮力一擊,又是“蔔滋”一聲,大已經長驅直入。  
他本想趁勝追擊,奈何她已痛苦萬分,呼叫不停,同時把雙腿挾住他的身體,似乎要他停止一切的行動,一點也不放鬆。  
小婧叫道︰“哎喲餵…痛…痛死了…你…你好狠…也…也不管人家死活…一下子就那幺用力…唔…唔…快…快抽出來…否則小穴會裂開…”  
她痛的淚如雨下,身體不停地抽搐著。  
張小龍眼見她痛心疾首地哭,頓時憐憫之心,尤然而生。  
于是,他把給抽了出來。  
隨著而來的陣陣淫水,加上片片地血絲“吱…吱”的流了出來。  
張小龍低聲安慰道︰“小婧,你就忍一忍,這是第一次,總是難免會痛的,一會就會好了,更何況這也不會像生小孩一樣那幺疼痛呀!”  
小婧聽了之後,覺得又好氣又好笑,狠狠地在他屁股上打了兩下道︰“見你的大頭鬼,你又沒生過小孩,你怎幺知道生小孩有多痛。”  
張小龍咧嘴地大笑,說︰“這是可以想得到的,你看是嬰兒的頭大,還是頭大?”  
“羞…羞臉!不害臊。”小婧糗他。  
張小龍見她化痛爲樂,便哀求道︰“小婧,現在可好多了吧!再讓我插,否則會漲破了。”  
小婧用手指著他,說︰“你又不是我丈夫,怎幺說讓你說插就插,人家可不來了,那幺痛。”  
小婧故意釣他胃口。  
張小龍急了故意騙她,道︰“你處女膜都被我插破了,也只有跟我結婚,否則沒有人會要你的。”  
小婧急道︰“那我們結婚吧?”  
“結婚是可以,不過…”  
“不過什幺?”她急切反問。  
“我要看你的耐力好不好?”  
小婧涉世未深,她如道他的意思了。  
她長歎了一口氣,道︰“好吧!即使有什幺痛苦我也認了,你高興怎幺幹,就幹吧!”  
張小龍可樂歪了,他如道這一次絕對沒有任何的阻礙。  
他的色心大發,猛撲上去。  
他一手緊按在她的穴口,輕輕的挑撥。  
小婧的欲火又再度上升。  
那支手又伸出了中指,進入了洞穴中。  
他慢慢地抽、插、撩、扣、挖、磨、轉,幾乎樣樣都來。  
小婧在他的挑逗下,嬌軀不停的顫抖,雙肩搖擺,雙腿用力挾的緊緊地。  
張小龍真可稱--十指扣乃郎--。  
她緊緊咬著牙齒,嬌軀噓喘︰“唔…張哥哥…張哥哥…我的小穴裏又麻又癢…快…快幹我…快…快…快插進來…那支手指頭太小了…一點也不管用…”  
張小龍見她如此的嬌呼,而且他的一厥一厥地抖著。  
于是他馬上刺了進去,把屁股一挺,腰部力道一下沉。  
“蔔滋”一聲,從陰戶裏發了出來,全部沒入裏面。  
“嗯…嗯…”小婧呻吟。  
她心中懷疑他的,是否已經全部進去了。  
因此,她伸手往下摸了一把,發現沒有偷工減料,她滿臉笑容。  
張小龍的欲火已被焚燒了片刻,一點也不能再等待了。  
因此,當他後抽的時候,退了一點出來。  
小婧已用右手拉住他的,防止他逃出來。即刻發動一陣猛烈攻擊,長驅直入,直達花心。  
他一下接一下抽送著。  
小婧剛一開始覺得陣陣酥癢遍及全身,但經過他一陣抽送時,那美妙的陰唇一吞一吐,漸漸地裂開了。  
張小龍一陣抽送了叁十多下,使得小婧由快樂轉變成爲痛苦。  
她極力的抑製了痛苦,咬緊了牙根,但是,還是忍不住地呻吟道︰“唔…哎呀…大哥哥…大哥哥…你輕一點好嗎?…還是會疼痛的。”  
張小龍心一軟,見她一臉痛苦的表情,他馬上減少了馬力。  
淺進淺出,反反覆覆地抽動著。  
他把頭埋在她酥胸裏,用手把玩那兩個富有彈性的乳房,同時,也用雙唇緊挾  
兩個乳頭,就像嬰兒吸母奶一樣,又吸又舐。  
他柔柔地叫︰“小婧,還會痛嗎?”  
她羞答答地︰“大哥哥…現在疼痛得都麻木了…你可以放手去幹了。”  
張小龍有點懷疑,問道︰“真的?”  
她點點頭,道︰“真的,我怎幺會騙你呢?”  
他這一回,可真蹩得太久了。  
他深吸一口氣,情急之下,挺住上身提了起來。  
雙手緊按住乳房,下身懸空,以雙腳尖爲支點,然後猛然落下。  
塞得陰道飽飽的,兩片大陰唇向外翻了出來,那一張一合,就像會說話的嘴巴,說道︰“大哥哥,你真可愛。”  
彷佛就和活塞一般,一上一下返覆抽送著。  
那淫水被擠出了“蔔滋蔔滋”的聲音。  
張小龍和小婧的小腹對撞清脆的“劈劈蔔蔔”的作向。  
這兩種聲音交織在一起,就跟跳踢踏舞一樣的清脆,可分出輕重之音。  
她又叫︰“唔…唔…”  
終于她說出了實話︰“咬喲…怎幺…剛才那幺疼痛…現在變得這樣舒服…嗯嗯…唔…大哥哥…我的骨盆腔都快酥了…好…用力…插深一點…用力…”  
她的臉、嘴、心口、手腳全身都發燙了。  
小婧又再度口乾舌躁,心兒急跳,陰精就如同泉水一般咄咄噴水。  
小婧被幹樂了,花心開了,也就顧不得什幺羞恥了。  
她嬌吟叫著︰“唔…哎呀…我…我就希望你…你插這幺深…太好了…大哥哥…我可不如道…你這一進一出…會有這幺快樂…大哥哥…你的好妙喲…”  
張小龍來回抽了一、二百下,幹得他兩腿發麻,兩眼昏花,全身臭汗。  
他心理想︰“當初他自己去嫖妓女,也不過幹了她百來下,她就棄精投降,今晚可真想不到,她剛被開苞就有這等能耐,心中無不贊賞。”  
他的心裏有點怕此戰會失敗。  
于是,他回想起西洋片裏,黑人幹白人女的方法,何不試試看。  
每當他的落下時,他就來用力一頂,然後繞S形的路線抽出。  
他做了幾下之後,果然立竿見影。  
只頂了二十來下,她那大陰戶翻騰了出來,同時身體虛了下來,雙眼緊閉,精力盡消,雖然小婧的精力充足,可見已經漸漸吃不消了。  
因爲每當龜頭用力一頂,撞擊子宮的反彈之力,震得花心整個發麻。  
經驗告訴他,小婧可能再也支持不了多久了,他也就松了一口氣。  
也不如道是她的潛力,還是回光反照,她倏然緊抱著他的脖子,同時高高地坐下。  
突然地,叫聲由低轉高,形同哀號︰“大哥哥…我不行了…我會死…你別再插了…求求你…唔…唔 …咬喲…咬喲…唔…洞裏好熱…你怎幺在我洞裏灑尿…唔…你不可以隨便大小便…”  
她大聲叫道,隨即整個人癱瘓了,四肢由發抖而打直了,就如同中邪一樣。  
張小龍的射出了一股熱騰騰的精液。  
他們兩人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扁扁的,再也提不起力氣來。  
“那不是小便,那是精液。”  
張小龍說完後,雙手一軟,整個人伏在她的胴體之上。  
雞已被電擊一般,不在抖個不停。  
“吱…吱…吱…”  
不停地發射出精液出來。  
兩人都疲憊地入睡了。  她一向有早起的習慣,不過可能也是體力較好。  
當張小龍被她吵醒後,看了看手錶,才七點多。  
他本想多睡一會兒,她又在耳邊念道︰“時間不早了…你可多睡一會兒,大哥哥…我的貞操已獻給你了,萬一肚子大起來,我們要趕快結婚…”  
他笑著,點點頭,心中說著︰“你以爲肚子大是那幺簡單呀!又不是在吹氣球。”  
她起身坐著,大聲叫道︰“血…是血…大哥哥…不得了了…你把我幹出那幺多的血…我會死去的…你好壞喲…”  
他知道沒什幺好大驚小怪的,笑著說︰“別擔心,那是處女才會流血,是你的光榮,代表你已經成熟了…怕什幺?”  
她難爲情的說︰“你好狠,把我幹得流了那幺多的血,還有淫水那幺多,待會給服務生看到了,看你如何交待,真是丟死人了…”  
“像這種事,他們可見多了,頂多換去洗一洗罷了,現在你可以先走了,等我通知你,你再來上班。”  
她點了點頭,在他的臉上吻了一下︰“大哥哥…那我先走了。”  
他也在她面頰上香了一個,目送她離去。  
小婧一走,他也穿好衣服,匆匆下樓,到櫃台付了帳,上班去了。  
*           *           *  
二個多月來,是多幺的奇妙、興奮的事,由身無長物的她,現在已存了伍千元在郵局中。  
雅惠並和小婧共租一間房子。  
這是一家中型的假發工廠,工廠有叁十多個員工,男女工人在一間八百 左右的房裏加工。  
小婧坐在一角落裏--她永遠用于一個十分熟練的工人。  
她渡過了初來時的陌生與難堪,它是有耐心、認真的一位。  
他們把一團團紊亂的頭髮理好,編織在網上,做成各式各樣的假發,這是他們的工作。  
她做得更加賣力,她希望每個月能再多存一些錢,這樣可以償還父親的債務,使它早日還清。  
她腦子裏轉著許多事,手卻不停的工作著。  
放工的時間到了,所有的人都收拾東西預備走了。  
只有她,仍然不斷拼命做著。  
雅惠是一個清秀、瘦瘦的女子,她從背後輕拍小婧的肩,小聲說︰“小婧,下班了!”  
小婧完全沒有聽見,仍然不停的做。  
因爲這一個月以來,給她的打擊太大了,父親生意失敗,欠了不少債務。  
雅惠把手放在她的肩上時,她發出了驚人的叫聲。  
還未離開的同事,同時被她嚇了一跳。  
雅惠連忙道︰“對不起!小婧!”  
她慢慢靜了下來。  
“我不是故意的,我以爲--你知道下班了!”  
小婧喘了一口氣,說︰“不要緊!不要緊!”  
“別做得這幺辛苦。”雅惠說道。  
“對不起,我不知道下班了,我也沒聽到你走過來的聲音。”小婧連忙解釋。  
“你又再想你父親了?”  
“不…”  
接著一邊收拾沒做完的假發,準備一同回家,一邊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別人不同,我沒母親,更沒有兄弟姊妹。”  
“所以我很佩服你,小婧!”她說。  
雅惠又笑一笑,小婧也展露了笑容。  
兩人快步地走到巴士站,人很多,正是下班的時候,他們搭車,回到家裏休息。  
她們在家吃完飯,看完了電視,這一天可說是已經過去了。張小龍雖然談不上老手,但看多了性教育的錄影帶子,也知道。  
到此地步,他曉得時機已成熟了。  
于是…  
他將她上衣鈕扣由上而下,一個個地解了開。  
當他開了她上衣的鈕扣後,把她的衣服向兩邊掀開了。  
小婧馬上袒露出她那潔白如玉的肌膚。  
當他看到她的胴體,欲血翻騰。  
但是,他抑製了沖動,先把她的奶罩扯了下來,脫去自己的上衣。  
似乎上半身已經解決了,下一步就是拉下她的長裙及那紅色的叁角褲。  
衣搬被脫得精光。  
她那一身潔白滑嫩的肌膚,兩個不大不小的乳房,恰好一手一個。  
兩片滑潤的陰唇,高高聳起,柔若無骨,豐厚而有余。  
在那短而不長,細而不粗的一片片陰毛掩護之下,使得肉縫若隱若現,一切盡在眼前。  直看的她羞答答地绻伏著嬌軀。  
這一看看得使他一時失措,而失去知覺,不如到底他是興奮或是緊張。  小婧等了片刻,見他毫無動靜,就嬌滴滴的望著他,說︰“常哥哥,你怎幺啦?”  
他揮動雙手,叁扒兩剝之下也把身上的衣物脫了個精光。  
于是,他把頭低了下去,伸出舌頭,往她的玉體猛舐著。  
他由上而下,舐著粉面、酥胸,抵達草原到了百慕達神秘叁角洲。  
小婧的玉體根本不曾被男人撫摸過,更談不上用舌頭舐過。  
因此,她那經得起如此刺激的挑逗。  
一時之間,她的血脈贲張,柳腰猛擺,雙腿也不由自主地張開了。  
小婧嘴裏也不停地哼著︰“唔…嗯嗯…唔…哎喲…”  
她雙腿打開,使得陰戶暴露無遺,她自己也不知道。  
小龍便用手把陰唇向兩邊撥了開。  
他上半身俯下去,用舌頭觸她的陰戶,猛舐著,饑渴地吸著仙津玉露。  
處女的她要塞受到攻擊,她那熬的住,不由自主地把他的頭給拉了開,她才獲得稍稍喘氣的機會。  
但是此時此刻的張小龍,正嘗到甜頭,因此那肯就此罷手。  
他撲在她的身上,挺動屁股,揮動著那支長鞭,朝著小穴亂頂亂插。  
也許她是個處女,或者他沒有對準洞口,因此始終無法入洞。  
但是,就因爲他亂頂亂插,使得她毫無樂趣可言。  
因此,她恨得牙癢癢的,伸出了手緊握著。  
不握還好,一握之下,她嚇了一跳,她自言自語︰“怎幺會這幺粗,又這幺長,這也難怪他插不進去。”  
小婧因未曾和男人幹過,她那曉得就是再粗再長再大的雛巴,陰道也照吞不誤。  
這也難怪,因爲她不曾看過大男人的。  
她所見到的也用不過是幫她弟弟洗澡時,那像小毛毛蟲般的。  
所以當她緊握他的,嚇了一大跳,嚇得她手掌心直冒冷汗。  
張小龍也感覺得到龜頭已微微陷入,于是他用力一頂。  
這下,只聽“蔔滋”一聲,那根已進入了半截。  
他的龜頭感覺得出,裏頭好像有一道堅紉的膜擋住去路。  
于是,他決定要奮力一擊,又是“蔔滋”一聲,大已經長驅直入。  
他本想趁勝追擊,奈何她已痛苦萬分,呼叫不停,同時把雙腿挾住他的身體,似乎要他停止一切的行動,一點也不放鬆。  
小婧叫道︰“哎喲餵…痛…痛死了…你…你好狠…也…也不管人家死活…一下子就那幺用力…唔…唔…快…快抽出來…否則小穴會裂開…”  
她痛的淚如雨下,身體不停地抽搐著。  
張小龍眼見她痛心疾首地哭,頓時憐憫之心,尤然而生。  
于是,他把給抽了出來。  
隨著而來的陣陣淫水,加上片片地血絲“吱…吱”的流了出來。  
張小龍低聲安慰道︰“小婧,你就忍一忍,這是第一次,總是難免會痛的,一會就會好了,更何況這也不會像生小孩一樣那幺疼痛呀!”  
小婧聽了之後,覺得又好氣又好笑,狠狠地在他屁股上打了兩下道︰“見你的大頭鬼,你又沒生過小孩,你怎幺知道生小孩有多痛。”  
張小龍咧嘴地大笑,說︰“這是可以想得到的,你看是嬰兒的頭大,還是頭大?”  
“羞…羞臉!不害臊。”小婧糗他。  
張小龍見她化痛爲樂,便哀求道︰“小婧,現在可好多了吧!再讓我插,否則會漲破了。”  
小婧用手指著他,說︰“你又不是我丈夫,怎幺說讓你說插就插,人家可不來了,那幺痛。”  
小婧故意釣他胃口。  
張小龍急了故意騙她,道︰“你處女膜都被我插破了,也只有跟我結婚,否則沒有人會要你的。”  
小婧急道︰“那我們結婚吧?”  
“結婚是可以,不過…”  
“不過什幺?”她急切反問。  
“我要看你的耐力好不好?”  
小婧涉世未深,她如道他的意思了。  
她長歎了一口氣,道︰“好吧!即使有什幺痛苦我也認了,你高興怎幺幹,就幹吧!”  
張小龍可樂歪了,他如道這一次絕對沒有任何的阻礙。  
他的色心大發,猛撲上去。  
他一手緊按在她的穴口,輕輕的挑撥。  
小婧的欲火又再度上升。  
那支手又伸出了中指,進入了洞穴中。  
他慢慢地抽、插、撩、扣、挖、磨、轉,幾乎樣樣都來。  
小婧在他的挑逗下,嬌軀不停的顫抖,雙肩搖擺,雙腿用力挾的緊緊地。  
張小龍真可稱--十指扣乃郎--。  
她緊緊咬著牙齒,嬌軀噓喘︰“唔…張哥哥…張哥哥…我的小穴裏又麻又癢…快…快幹我…快…快…快插進來…那支手指頭太小了…一點也不管用…”  
張小龍見她如此的嬌呼,而且他的一厥一厥地抖著。  
于是他馬上刺了進去,把屁股一挺,腰部力道一下沉。  
“蔔滋”一聲,從陰戶裏發了出來,全部沒入裏面。  
“嗯…嗯…”小婧呻吟。  
她心中懷疑他的,是否已經全部進去了。  
因此,她伸手往下摸了一把,發現沒有偷工減料,她滿臉笑容。  
張小龍的欲火已被焚燒了片刻,一點也不能再等待了。  
因此,當他後抽的時候,退了一點出來。  
小婧已用右手拉住他的,防止他逃出來。即刻發動一陣猛烈攻擊,長驅直入,直達花心。  
他一下接一下抽送著。  
小婧剛一開始覺得陣陣酥癢遍及全身,但經過他一陣抽送時,那美妙的陰唇一吞一吐,漸漸地裂開了。  
張小龍一陣抽送了叁十多下,使得小婧由快樂轉變成爲痛苦。  
她極力的抑製了痛苦,咬緊了牙根,但是,還是忍不住地呻吟道︰“唔…哎呀…大哥哥…大哥哥…你輕一點好嗎?…還是會疼痛的。”  
張小龍心一軟,見她一臉痛苦的表情,他馬上減少了馬力。  
淺進淺出,反反覆覆地抽動著。  
他把頭埋在她酥胸裏,用手把玩那兩個富有彈性的乳房,同時,也用雙唇緊挾  
兩個乳頭,就像嬰兒吸母奶一樣,又吸又舐。  
他柔柔地叫︰“小婧,還會痛嗎?”  
她羞答答地︰“大哥哥…現在疼痛得都麻木了…你可以放手去幹了。”  
張小龍有點懷疑,問道︰“真的?”  
她點點頭,道︰“真的,我怎幺會騙你呢?”  
他這一回,可真蹩得太久了。  
他深吸一口氣,情急之下,挺住上身提了起來。  
雙手緊按住乳房,下身懸空,以雙腳尖爲支點,然後猛然落下。  
塞得陰道飽飽的,兩片大陰唇向外翻了出來,那一張一合,就像會說話的嘴巴,說道︰“大哥哥,你真可愛。”  
彷佛就和活塞一般,一上一下返覆抽送著。  
那淫水被擠出了“蔔滋蔔滋”的聲音。  
張小龍和小婧的小腹對撞清脆的“劈劈蔔蔔”的作向。  
這兩種聲音交織在一起,就跟跳踢踏舞一樣的清脆,可分出輕重之音。  
她又叫︰“唔…唔…”  
終于她說出了實話︰“咬喲…怎幺…剛才那幺疼痛…現在變得這樣舒服…嗯嗯…唔…大哥哥…我的骨盆腔都快酥了…好…用力…插深一點…用力…”  
她的臉、嘴、心口、手腳全身都發燙了。  
小婧又再度口乾舌躁,心兒急跳,陰精就如同泉水一般咄咄噴水。  
小婧被幹樂了,花心開了,也就顧不得什幺羞恥了。  
她嬌吟叫著︰“唔…哎呀…我…我就希望你…你插這幺深…太好了…大哥哥…我可不如道…你這一進一出…會有這幺快樂…大哥哥…你的好妙喲…”  
張小龍來回抽了一、二百下,幹得他兩腿發麻,兩眼昏花,全身臭汗。  
他心理想︰“當初他自己去嫖妓女,也不過幹了她百來下,她就棄精投降,今晚可真想不到,她剛被開苞就有這等能耐,心中無不贊賞。”  
他的心裏有點怕此戰會失敗。  
于是,他回想起西洋片裏,黑人幹白人女的方法,何不試試看。  
每當他的落下時,他就來用力一頂,然後繞S形的路線抽出。  
他做了幾下之後,果然立竿見影。  
只頂了二十來下,她那大陰戶翻騰了出來,同時身體虛了下來,雙眼緊閉,精力盡消,雖然小婧的精力充足,可見已經漸漸吃不消了。  
因爲每當龜頭用力一頂,撞擊子宮的反彈之力,震得花心整個發麻。  
經驗告訴他,小婧可能再也支持不了多久了,他也就松了一口氣。  
也不如道是她的潛力,還是回光反照,她倏然緊抱著他的脖子,同時高高地坐下。  
突然地,叫聲由低轉高,形同哀號︰“大哥哥…我不行了…我會死…你別再插了…求求你…唔…唔 …咬喲…咬喲…唔…洞裏好熱…你怎幺在我洞裏灑尿…唔…你不可以隨便大小便…”  
她大聲叫道,隨即整個人癱瘓了,四肢由發抖而打直了,就如同中邪一樣。  
張小龍的射出了一股熱騰騰的精液。  
他們兩人像泄了氣的皮球一樣,扁扁的,再也提不起力氣來。  
“那不是小便,那是精液。”  
張小龍說完後,雙手一軟,整個人伏在她的胴體之上。  
雞已被電擊一般,不在抖個不停。  
“吱…吱…吱…”  
不停地發射出精液出來。  
兩人都疲憊地入睡了。  她一向有早起的習慣,不過可能也是體力較好。  
當張小龍被她吵醒後,看了看手錶,才七點多。  
他本想多睡一會兒,她又在耳邊念道︰“時間不早了…你可多睡一會兒,大哥哥…我的貞操已獻給你了,萬一肚子大起來,我們要趕快結婚…”  
他笑著,點點頭,心中說著︰“你以爲肚子大是那幺簡單呀!又不是在吹氣球。”  
她起身坐著,大聲叫道︰“血…是血…大哥哥…不得了了…你把我幹出那幺多的血…我會死去的…你好壞喲…”  
他知道沒什幺好大驚小怪的,笑著說︰“別擔心,那是處女才會流血,是你的光榮,代表你已經成熟了…怕什幺?”  
她難爲情的說︰“你好狠,把我幹得流了那幺多的血,還有淫水那幺多,待會給服務生看到了,看你如何交待,真是丟死人了…”  
“像這種事,他們可見多了,頂多換去洗一洗罷了,現在你可以先走了,等我通知你,你再來上班。”  
她點了點頭,在他的臉上吻了一下︰“大哥哥…那我先走了。”  
他也在她面頰上香了一個,目送她離去。  
小婧一走,他也穿好衣服,匆匆下樓,到櫃台付了帳,上班去了。  
*           *           *  
二個多月來,是多幺的奇妙、興奮的事,由身無長物的她,現在已存了伍千元在郵局中。  
雅惠並和小婧共租一間房子。  
這是一家中型的假發工廠,工廠有叁十多個員工,男女工人在一間八百 左右的房裏加工。  
小婧坐在一角落裏--她永遠用于一個十分熟練的工人。  
她渡過了初來時的陌生與難堪,它是有耐心、認真的一位。  
他們把一團團紊亂的頭髮理好,編織在網上,做成各式各樣的假發,這是他們的工作。  
她做得更加賣力,她希望每個月能再多存一些錢,這樣可以償還父親的債務,使它早日還清。  
她腦子裏轉著許多事,手卻不停的工作著。  
放工的時間到了,所有的人都收拾東西預備走了。  
只有她,仍然不斷拼命做著。  
雅惠是一個清秀、瘦瘦的女子,她從背後輕拍小婧的肩,小聲說︰“小婧,下班了!”  
小婧完全沒有聽見,仍然不停的做。  
因爲這一個月以來,給她的打擊太大了,父親生意失敗,欠了不少債務。  
雅惠把手放在她的肩上時,她發出了驚人的叫聲。  
還未離開的同事,同時被她嚇了一跳。  
雅惠連忙道︰“對不起!小婧!”  
她慢慢靜了下來。  
“我不是故意的,我以爲--你知道下班了!”  
小婧喘了一口氣,說︰“不要緊!不要緊!”  
“別做得這幺辛苦。”雅惠說道。  
“對不起,我不知道下班了,我也沒聽到你走過來的聲音。”小婧連忙解釋。  
“你又再想你父親了?”  
“不…”  
接著一邊收拾沒做完的假發,準備一同回家,一邊說︰“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別人不同,我沒母親,更沒有兄弟姊妹。”  
“所以我很佩服你,小婧!”她說。  
雅惠又笑一笑,小婧也展露了笑容。  
兩人快步地走到巴士站,人很多,正是下班的時候,他們搭車,回到家裏休息。  
她們在家吃完飯,看完了電視,這一天可說是已經過去了。

无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