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9-02发布:

色欲香天天天综合网无码淫女自述----初尝按摩(狂草梨花,草榴原创)

精彩内容:

黃麗華于2018年5月7日在草榴原創!個人真實故事,狂草梨花賬號發布。(狂草——狂操,梨花——麗華,狂操母狗黃麗華,這就是我的專屬。本來發了兩貼之後有點不太想發了,兩個原因,一來真心太耗費時間,動不動都要幾千字甚至上萬字,對于專業寫手來說,這不算什幺,但是對于我這種從來不會寫什幺的人來說真的很艱難,寫完一篇往往需要用上幾天的時間。二來感覺榴友並不太喜歡我的文筆,第一篇還能有60多個評論,到第二篇就剩下30個了,多少有點挫敗感,也許我這種敘事型的寫法缺乏吸引力吧,狼友很喜歡看那些細膩的描寫,或者是更喜歡那些刺激到現實中不可能存在的情節,這方面的能力我是真的很不足,而對于我本身來說,我更喜歡的是分享自己的事,而不是去杜撰去幻想去編寫,一沒能力二沒意義。
言歸正傳,開始今天的主題。自從跟陳老師的兩次瘋狂之後,我像是解開缰繩的野馬一樣,喜歡上了那種肆無忌憚瘋狂,沒有了底線,沒有了顧忌,從這一點上來說,陳老師可以稱之爲我的性啓蒙導師,雖然更多的是我在主導。對他,我是一直心懷感激,不過可惜的是礙于他的身份,年紀,膽量,還有我離開高中校園的原因,我跟他沒有更多的後續故事,不過我並不貪心,更不願意一直吊在這一個主題上,很多事情,第一次是興奮是享受,但是第二次第叁次之後,當新鮮感淡去之後,也就是那幺一回事,甚至是很無趣的。所以暑期,我一直在嘗試新的精彩,在爲自己的生活注入新的元素。偶然的一次機會,在我那群好同學的引導下,第一次接觸了推拿,那是跟幾個好姐妹出去逛街,高考之後對于假期是非常的期待,有太多的新鮮事物等著我們,一逛就是一整天,走下來腳都軟了,其中一個姐妹建議不如去推拿放松下,對我們大多數人來說,推拿都是一個陌生的詞彙,並不知道具體是幹什幺的,不要笑我們見識淺薄,對那個時候的高中畢業生來說的確沒多少人接觸過,尤其是女生,很多可能一輩子都沒接觸過,疲憊+好奇心趨勢我們去體會了一番。作爲第一次體驗的新人來說,我們甚至不知道推拿包括什幺項目,更不知道原來需要脫光衣服,還好服務的技師是女的,那到沒什幺難接受的,她的技術很娴熟,按的我很舒服,推油之後感覺全身很放松,而那次之後我愛上了推拿,而且還上了瘾。我很享受那種被人服務的感覺,緩解疲勞倒是其次,說真的那個時候能有什幺累,更多的是享受那種赤裸著身體被人服務的感覺,而我也一度幻想,如果是個男技師幫我按摩會是什幺樣的體驗,曾經我也試探性的問給我服務的女技師,這裏有沒有男性技師,不過基本上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的,她們說一般來的都是男性客人爲主,女性客人少,而且無論男女,其實大部分都是希望找女技師,男技師很少能接到單的,所以大多數地方都沒有,這個回答不免讓我有些失望,但也在情理之中,不過在我的堅持不懈下,我終于打聽到哪個地方有男技師,而我也按奈不住去體驗一番。
輾轉發側,終于來到了,店面還算不錯,裝修挺豪華,客人也是絡繹不絕,形形色色各種人出沒其中,而我恐怕是其中最年輕的一個客人了。走進去店裏,穿著性感的迎賓小姐接待了我,問我想做什幺項目,我也很直白的說,第一次來,不熟悉,問她有什幺好推介。她很主動的給我推介了幾個沐足項目,我的心思很明顯不在沐足,我就故意問道,這裏只有沐足幺?她說不是的,也有按摩,不過女賓大多是來沐足的,所以優先給您推介了沐足,你想要按摩也有的,然後又哔哩吧啦說了一堆項目,什幺日式按摩、韓式按摩,泰式按摩,名字聽起來高大上,但是一點的不在乎。我很直白的問,有沒有男技師?我的這一問,倒是讓服務生有點吃驚了,她沒想到我這樣一個高中畢業的學生妹來按摩,居然還要男技師,在稍微遲疑了一下之後,她說有,我先帶您進房間吧,技師待會到。聽到這個回複,我非常的滿意和興奮,滿懷期待的進入了房間。
房間裝修很不錯,居然還有洗手間和浴室,而按摩床也很大,有點不像是傳統的按摩床,更像是臥室的床,正當我在欣賞著房間的裝修時,敲門聲響了,在得到我的允許後,技師開門進來了,是個大概30出頭的男技師,高高瘦瘦,算不上帥哥,但是身材真心不錯,看著很壯實。他站在門口,問我是否確定選他按摩,我點了點頭。
“那你先准備一下,我等會兒進來。”技師很體貼,沒有說讓我脫衣服而是說准備一下,而對于去過按摩的人來說,都明白所謂的准備一下是什幺意思。不管我更喜歡于明知故問,我問道,請問我需要准備什幺?不是你幫我按摩嗎?我需要准備什幺?技師被我這一問有點羞到了,低聲的說,按摩推油需要您脫衣服的,准備一下的意思是讓您先脫衣服。我故意追問道,需要脫到什幺程度?剩下內衣?還是全部脫了?技師有點更不好意思了,估計還沒有女賓這樣子問過。他說這個隨您,不過如果身上有內衣的話,待會推油可能會弄髒您的內衣,具體看您選擇了。我故意說道,那就全脫吧,我才不想弄髒我的衣服。他應了一聲好的,那我先出去了。我說不用了,我脫衣服很快,反正待會被你按都是沒穿衣服,現在你出去有什幺意義?直接在這裏吧,好早點開始。說完這話,我都有點替自己不害臊,而技師更是聽的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 ?  叁下五除二,我就把自己拔了個精光,好不知羞恥的赤裸站在了一個陌生的男性面前,我很陶醉于他看我的眼神,感覺得到,他很吃驚,更是很興奮,這種感覺讓我很舒服。在幾秒鍾的停頓後,他問我想先從哪裏開始。
“唔,就背和腰吧,酸。”我輕聲道。而我內心的真實獨白其實是,盡管蹂躏我刺激我吧,不過我倒沒直白到那個程度,我更喜歡循序漸進的引誘,很有成就感。
“好嘞。”
他走去旁邊的衛生間,用溫水沖洗浸泡了一下雙手,一來衛生,而來手溫更合適,浸泡完畢後,一對有力的大手覆蓋在了我的背上,背部算不是我的敏感部位,但是第一次這樣子被陌生男人觸碰,還是讓我神經非常的興奮,真的好想喊出一個字“爽”。
技師的手法相當純熟,他總是可以一下就找到我的痛點,然後大拇指一按到底,酸酸麻麻,別提多帶勁兒。
“這力道可以嗎?”
“嗯。”
“你的背很酸呀。”說完就用那粗大的拇指一下一下捋刷著脊柱旁的兩條豎脊肌。
“嗯。”我舒服得只會說嗯了。
這個技師的按摩水平真的是沒的說,讓我一直很舒服,比起之前幫我按的那些女技師強太多,也許是男人的力度把控比女人好吧,也有可能是這種環境的刺激問題,反正總體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個字,爽。他的雙手一直在我的背部和腰部遊走,雖然我此時是一絲不挂,但是他的手卻也很老實,一點沒有吃我豆腐。不過雖然他沒刺激我的敏感部位,但是我的身體卻早就忍不住興奮了,我感覺得到,我的陰部已經濕潤了。。。
不知不覺,已經過去了30分鍾,背部的按摩也已經結束,技師問道
“要不要現在開始推油?”
重頭戲終于要來了,喜歡推拿的人都知道。
面對這個問題,我的答案當然是要。
我很清楚,推油跟按摩可不一樣,推油的時候,他的雙手觸碰我的區域就大得多了,尤其是敏感區域,我一方面很期待他給我帶來的刺激,另一方面也在想,面對我的身體,不知道他能忍到什幺時候。推油一開始,也是從一些不敏感的區域展開,背部,小腿,循序漸進也是我所喜歡的,如果他一開始就突襲我的敏感位置,我應該會生氣也說不定。在精油的作用下,他的手顯得更有彈性更滑,他的手指在我的身上遊走,讓我的神經很興奮,我一度幾次忍不住發出了呻吟的聲音,我不知道他有沒有聽到,他並沒有說話,只是專心的在開展自己的工作,兩個人沒有說話,房間內只是偶爾傳出我低聲的呻吟,這種感覺很奇妙。
突然,他打破了這裏的安靜,低聲問道:“屁股也要稍微按嗎?”
聽到這句話,內心反應是,你他媽的早該按了,沒看我的都出水了幺。不過基本的矜持還是要的,回到到,沒事,按吧,只要舒服就行,按哪裏都沒問題。
得到了我的授權,他的手終于沒有那幺規矩了,而我期待的更強烈興奮也來了。
他的大手溫柔地蓋住我微微翹起的屁股,沒有急著揉捏,只是那樣放著大約五秒,然後開始慢慢往腰部推去。太舒服了!我就是喜歡這種暧昧又略帶情色的推拿,這種很流程性的手法,卻讓我舒服到了每個毛孔裏。我偶爾扭動一下我的屁股,發出的呻吟聲也更頻繁更大聲了,我的呻吟正是一直信號的傳遞,而技師也不是白癡,領會到了我的信息,心領神會地把手移回我的屁股上,大力揉捏。我可以想象我的屁股在他的大手裏被擠壓成不同的形狀,他的手勁很大,如果沒有精油的話我想我會很痛,不過在精油的作用下到沒什幺痛感,而是一種被人蹂躏被人玩弄的爽。
在他的蹂躏下,我的淫水越發的泛濫,我的心理防線也早已不存在,我現在所期待的就是更多的刺激和蹂躏,我很享受這種感覺,而他似乎也很享受,盡管我的屁股都被他虐待的不成形了,各種大力的抓,按,捏,但他的大手卻沒有停頓,反而越發大力地揉搓起來,我感覺自己就像是一個待宰的羔羊被人蹂躏,這種征服感讓我很舒服。隨後,他的手慢慢揉到我的陰部,我知道,他按奈不住了,而好戲也即將開始。
我很明顯的跟覺得到,他的手指有些顫抖,他雖然知道我很放的開,但是並不知道我的底線和尺度,所以這樣子做對他而言是有風險的,但是我的反應卻給了他信心,因爲在他的手觸碰到我花心的一瞬間,我沒有任何的反抗,而是發出了更大聲的呻吟,這一聲足以表明了我的心思。在簡單的撫摸了我陰蒂幾下後,他的膽子也更加大了,低聲問道:
私處需要按摩嗎?
這個問題已經非常露骨,意圖非常明確了,而我則是回答依舊。
“只要舒服,按哪裏都沒問題。”
聽到我這樣的回複,他的膽子更大了,說道:
“按摩下面就不是用手指了,用別的可以嗎?”
“只要讓我舒服”什幺都沒問題
聽到這幺淫蕩的回答,他不在收斂了,迅速的脫掉了自己的褲子,露出了膨脹已久的老二,正當他准備開幹的時候,我叫停了他。
我的一句“停”,把他嚇的不輕,他以爲我反悔或者生氣了,趕緊道歉想穿回褲子。
我說,我身上這幺多精油,弄髒你衣服多不好,把上衣也脫掉吧,方便。
其實我倒是不在乎他的衣服髒不髒,只是我更喜歡哪種肉體的接觸,而不是跟衣服的接觸,而且我好想看看他身上的肌肉。
聽到我這句話,他算是松了口氣,也很配合的褪下自己的上衣。一絲不挂的站在我面前,說真的,他的身材非常好,肌肉條塊很明顯,再加上身高接近180,給我一種強烈的被征服感,而他的雞巴也早已膨脹的青筋暴起,看得出十分饑渴。
啪!他拍了我屁股一下,響聲清脆,伴著臀肉的微微震顫,他騎到了我的身上,但是沒有直接插進來,而是把他的肉棒在我的外陰來回的磨蹭,而雙手則是把剩余的精油全部的倒在了我的雙乳上,雙手在我的乳房上肆意的撥弄蹂躏,由于精油很多,很滑,他用再大的力抓上去手指也會滑開,所以不會痛,我的乳頭被他撩撥的都有點豎起來了,身體早就受不了,而他下面還是在來回的磨蹭,沒有插進去。
而我也沒有絲毫矜持的必要,我的雙手也開始在的肌肉線條上面撫摸,他的肌肉是那幺的健碩,那幺的結實有力,相比起陳老師一身松垮垮的贅肉,這種感覺實在是太棒了。我的雙手順著他的胸肌、腹肌慢慢的撫摸了下去,直到他的陰莖,我用手摸了摸這不老實的家夥,是那幺的粗壯有力,比陳老師的粗壯太多了,要不是我下面早就濕透了,我想插進來一定會很痛,我的手握著饑渴的陰莖,慢慢引導它進入了那美妙的洞口。
“裏面也要按摩嗎?”他壞笑的問道
“只要能舒服,爲何不按”
聽完我的回答,他用力一挺,由于我的陰道是在太濕滑,也可能是由于精油的作用,那幺粗壯的東西居然一下子全部進去了,直接插入到了深入,我感覺得到,他頂到了我裏面,後來才知道,應該是撞到我的子宮了。那一刻我是深深的感覺自己被征服了,身體爽到了極點,而我的呻吟聲早就不自覺的不斷提升,我懷疑在門外都有可能聽到,不過我並不在乎,巴不得有人在外面聽呢,只要別進來打擾我的好事就行了。
聽著他越來越厚重的呼吸,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就這樣摩擦了十多分鍾,技師身體向前傾了傾,兩手握拳支撐在床上,然後把他那根鐵棍塞進了我緊緊夾著的大腿縫裏。那根鐵棍被我的唇吸附著,熱辣辣的繼續緩緩摩擦。作爲一個沒有下線的騷貨,我沒有絲毫的羞恥之心,我不由得夾緊了大腿,希望彼此都可以有更加深刻的體驗。我趁機抓住技師的粗壯的小臂,摩挲著手臂上的毛發,不由自主地嗚嗚呻吟。口中終于第一次說出了兩個字“幹我”!
“不要可惜你的體力,用力操我,狠狠地操我,給我更多地滿足!”這是我第一次跟男人說這種話,之前跟陳老師,我們更多的是沉默,雙方配合著享受,不說什幺話,而這一次,我是忍不住發自內心的喊出了這些話,我知道,這才是真實的自己,淫蕩才是我的天性,隱私、節操對我是一文不值,我是性的俘虜,我需要的是滿足,這才是最重要的!
聽力我淫蕩的話,技師好像受到了鼓勵,摩擦得越來越快,力道也越來越大,他的雙手似乎要把我碩大的乳房抓爆一樣,一點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而我需要的也正是這個,我需要強烈的刺激,需要征服感,而不是什幺憐香惜玉,而他的雞巴更加是像打樁機一樣,在我的身上瘋狂的輸出,那一刻,我感覺自己的身體是那幺的滿足,那幺的享受。
看到我如此淫蕩如此享受,技師也忍不住說了一句,真他媽的淫蕩!
聽到之後我沒有一點的生氣,相反,很開心,因爲這就是對我最真實最客觀的評價,而我也很喜歡這個評價!我就是喜歡最真實的自己,不喜歡裝,不喜歡做作,這樣的人生才有意思,每個人有屬于自己的標簽,而我從不喜歡去給自己貼不屬于自己的標簽,我的標簽就是淫蕩,放蕩,就是下賤,這就是我,最真實的我,黃麗華,一個來自廣東河源的騷逼賤貨,一個渴望被男人雞巴征服的蕩婦。
在這樣子高強度的抽插之下,雖然房間開著空調,但是我們2個都是大汗淋漓,他身上的有些汗珠都滴在了我的身上,那種感覺真的美妙。
“你們這裏其他的女客人來也是這樣子被服務的嗎?”我好奇的問道
“前半段是,至于這後半段,那是給你特別增加的”他笑著答道
“那這種需要特別增加的女客多嗎?”我追問道
“一半一半吧,女人來這地方按摩,脫光衣服,還要求男技師,你說她們心中會沒想法嗎?只不過有些夠到量嘗試,有些不敢罷了,客人不敢我們也不會亂來的,不過像你這幺騷的,的確是很少見”
聽到這個評論,我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快要結束了,要射在哪裏?”
“就射在裏面吧,安全期”
得到我的允許,他拼足了馬力,做著最後的沖刺,而我也很配合的大聲浪叫起來了,不是“嗯”、“啊”的呻吟,而是大聲的浪叫,一種毫無廉恥毫無底線的浪叫,我的聲音極大的刺激了她的神經,伴隨著他最後一下的沖刺,一大股濃郁的精液射進了我陰道深處。
他也是累的夠嗆,緩緩的抽出疲憊的雞巴。而我這是繼續躺在床上,靜靜的休息,等待身體的恢複,他的精液順著我的陰道慢慢的流了出來,流到了床單,流到了我的大腿,我並沒有去理會,沒有清潔,而是任由著他們自由的流淌。
而他則穿好衣服,收拾好自己的東西,出去打卡,留下我一個在房間。
我不知道我一絲不挂的在房間躺了多久,只知道期間有人敲過門問我需不需要茶水,我沒有作聲,他們也就沒進一步打擾了。
不知過了多久,身上的炙熱開始在空調的作用下褪去,一絲涼意也讓我恢複了正常,我開始起身去清潔,身上的精油、汗液、精液,終歸是不衛生的,花灑的水沖到我身上的時候,我的陰部感覺到一絲的疼痛,我認真一看,我的外陰都被他操的有點腫了,這也很正常,畢竟這只是我第叁次性經曆,他也是我品嘗到的第二個男人,相比起之前的陳老師,他的確粗壯太多了,在配合那幺高的強度,那幺大的力度,紅腫不是很正常的嗎。
沖洗之後,我准備穿著衣服,由于外陰的腫脹,讓我對內褲有些抗拒,而我的胸也被他抓的有些酸痛,我索性就不穿內衣褲,就簡單的穿上了襯衣,短裙,心滿意足的離開了房間。
走出房間,不穿內衣褲的清涼感頓時來襲,沒有穿戴胸罩,穿的又是白色襯衣,粉色的乳頭在襯衣之下是那幺的明顯,而胸部紐扣之間的空暇又是足以讓別人窺探到我的小白兔,而這些,顯然對我來說已經不在乎。在前台接過賬單,我清清楚楚的記得,380元,對于當時的我來說,真心很貴很貴,接近我半個月的生活費了,但是我仍然覺得很值!只不過以後很難經常來這裏消費了。
耗費了一整天的時間,終于完成了這6500字的作品,說真的很不容易,裏面的事情都是我真實的經曆,沒有添油加醋的必要,文采方面遜色這是我很有自知的,不過我還是希望大家可以喜歡,多多支持,多多評論,如果大家不喜歡看,那幺我也不繼續勉強自己寫了。 色欲香天天天综合网无码